相遇筆山墨海

◆彭玫玲

     歐羅巴利亞兩年一度的藝術節,在庚寅元旦隆重落幕,從2009年末開始,將近四個月期間,布魯塞爾迎接兩千位來自大陸的藝術家、藝術品,演出、展覽及相關的系列演講,把比京妝點的特中國,其中「再序蘭亭」書法大展及「中國古代文人生活」,因緣際會,有幸跟隨兩位比國策展漢學家---史蒙年(J-M. SIMONET)博士與羅芳思(F.LAUWAERT)教授就近觀賞,旁聽籌備展出過程訂定主調的第一手幕後新聞。

     皇家美術館讓出原現代館主要大廳,由「蘭亭情境」引出「書法與正統」、「書法與政治」、「書法與宗教」、「書法與文學藝術」,展覽自甲骨文至現代書法,史先生笑謂佈展期間中方策展人看著石濤的「對牛彈琴」全幅立軸,不禁嘆道:「咱們這些傳家寶,到了西方可真應了這畫中話。」不愧歐洲第一位書法博士,史先生安慰他們說 :「別難過,不會讀譜也可欣賞音樂,同理,不懂中文也可欣賞書法之美。」安泰銀行的「文化空間」則在皇家廣場旁展出羅芳思教授編織的「墨客齋之夢」,遷就現實考量,「夢境」在海報上成為「中國古代文人生活」,法文標題則改為「文人三夢」,為延續夢境,比利時高等漢學院與自由大學合作,羅教授趁熱以展出的系列金農山水冊頁,陶淵明歸去來辭,白居易琵琶行......為教材,深入導讀畫中詩文。

     文人畫以詩、書、畫三絕為最高境界,然而「近世進士盡是近視」,聾人的對話也不限東西。

     經過千山萬水來到異鄉,時空易位,有利走進歷史重溫記憶。從另一個角度再認識心目中的詩畫中國,我也得進入「始於馬槽,終於十字架」的禮儀年,才識得人間紀年的意義。

     剛勃藝術學院(ENCAV de La Cambre)五年,要求學生找出自己藝術語言。子曰:「不學詩無以言」,讚許子貢:「賜也,始可以言詩矣!告諸往而知來者!」詩是凝煉的中華記憶,語言必須經過學習與對話,既不能如臨池水仙顧影自憐,也不可能穿上他人嫁裳自欺欺人。令人不解的是,號稱前衛的藝術學院與反對基督宗教的自由大學連線,理論課程架構,以批判基督宗教為立足點,追求自由的第一步卻是反自由,斬根除本,斷了西方文化之源頭活水,站上唯我獨尊的傲慢祭壇;幸有年齡和文化差異,讓我有退省空間,冷眼旁觀,與藝術學院並行。神師領我到聖依納爵的神操學校註冊,日復一日向聖言開放,藉默觀祈禱,跟隨人子,經由巴勒斯坦,走向人間千山萬水!明此心見本性,進退有據,找到安身立命之所繫。在向祂對禱時,祂聽我,我聽祂,因為祂,天上人間終於直接連線,聖言成了我的母語,對話對象。梅瑟在燃燒的荊棘叢前聽到:「我是自有者」,他心想這下我要死了,誰能活著聽見雅威?在天主之前,誰能以我自命,在人子之後,我們終於可以以「我」自稱:「我,是十字架上,藉著基督,偕同基督,由火與血重生,在聖神內,天主羔羊領回父家的那位!」

     梅熙雍(Olivier MESSIAEN) 對天主開放,對受造物開放,對東方民族音樂開放,他的音樂因為以天主為知音而滿全。

     時入四旬期,日正當中,耶穌告訴來雅各伯井汲水的撒瑪黎雅婦人,時候到了,從此世人不在這山或那山欽崇天主,唯要以心神真理認識上主。在露德瑪瑟碧石窟,聖母立足的岩石,凜冽清泉沁石而出,似梅瑟沙漠杖擊石,或是磐石基督肋旁泉湧活水意象?

     露德歸來,一系列水墨創作,史蒙年先生以幽冥微曦,光中之夜的千年鐘乳石作評,我的繪畫語言不能不是靜觀默想的回聲。

     石濤「搜盡奇峰打草稿」,尋找的卻是不可見不可聽聞的無聲之化外之境;從見山是山至見山不是山,因為來自父的唯一子現身說法,在祂內一切成了「是」,復活之晨,破曉清明,還原造化之初山光水色,東方西方在祂內終得相遇筆山墨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