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福傳的本地化

◆杜金換

     梵二大公會議曾給我們有關本地化之提示:「教會對各民族任何不涉及迷信或是不正行為的特質,都有興趣研究。若可能也予以全部保存。在實務上,只要能配合原有真理和精神,也可納入禮儀。」(《禮儀憲章》SC#37)因此本地化乃台灣福傳的重要方向。因筆者是屬於傳教修會的修女,對福傳工作特別有興趣也深感其神聖的使命,由傳教經驗中可以發現,基督信仰若和當地生活相結合則較易為現代人接受。為了更深入了解福傳的不同面向與文化間的關係,尤其是福傳與台灣的關係而特別探討本議題。

--------------------------------------------------

基督信仰與當地文化結合的重要性

     基督信仰是透過文化來呈現,但其本身並非束縛於某一文化,它甚至不是受耶穌生長的猶太文化拘束。因此,基督信仰才能體現於所有文化中。早期基督信仰在各地便有不同的面貌。安提約基、皮西迪亞(Pisidia)、希臘等歸化者,和後來在歐洲、南美、非洲及亞洲發展便有明顯差異。雖然中國佛教來自印度,但歷經改變,亦即本地化的過程,而成為中國文化的一部份。同樣地,這幾十年來台灣福傳採用本地化的途徑,各地也不斷地有其結果顯現。

本地化起源於利瑪竇的影響

     本地化福傳最初始於中國大陸和台灣的開教史,因此台灣傳教史和大陸的開教史是密不可分的。在各種不同政經勢力更迭下,兩岸的基督教會有各時期的興衰與發展。利瑪竇神父(Fr. Matteo Ricci)在中國進行傳教工作時曾入境隨俗,以言以行宣揚基督福音,其方法被視為最適合的福傳。而後到中國傳教的各修會,對福傳工作也有很大的貢獻。

     利瑪竇是最理想的傳教士,因為不只是一位偉大的福傳者,同時也是中西文化交流的功臣。因此,我們視他對中國大陸的傳教功績為台灣今後福傳倣效的模範。利瑪竇認為平信徒在福傳事務中應多參與,因為「平信徒也分擔基督使命為其傳講者,在教會與世上也分擔福傳的使命。」(《教友傳教法令》AA#2)受利瑪竇啟發,而使得眾多傳教者開始強調由平信徒形成的傳教,而成就了台灣本地化的新福傳。

福傳與本地化的相互性

     有人認為福傳比本地化重要,所以想將兩個議題分開。但實際上,福傳與文化是相互為用、密不可分,可視為一體兩面。因此,本地化在福傳事務上絕不可缺少。梵二曾教導基督信仰應該融入信奉者的文化及社會背景中,並肯定在各地適應信友生活上的重要性:「教會早意識到,福音在概念與語言上都能以不同的文化來表現,並藉現代哲學和智慧來闡明。即是冀求福音適應環境、眾人。這樣的本地化就是福傳的定律。」我們也可從聖經、梵二的文獻、教宗的訓諭──尤其是他在世界中傳福音之通諭──包括羅馬主教會議和亞洲主教團會議的結論等。這些記述一致指出本地化的重要性,以助福音植入在地的文化。

     基督的誕生,乃天主與人合而為一,而福傳也是如此。福傳將福音力量扎根於文化人民心中(參Catechesi Trandendae. n.53),進而遵循基督之志。台灣教會也應同樣應以生動及深入的方式具體化於本地文化中,深入民心,並緊密結合,將基督的訊息帶入台灣社會。因此,任何文化都能闡明天主及聖子的神妙奧義,並逐漸呈現它豐富的風貌。

台灣教會的福傳現況

     直至今日,台灣的教會仍具有些許的西方色彩。為此,我們試圖指出台灣在許多方面可運用更多本地化來行福傳。即成立地方教友團體,將福音具體適應、實踐於本地文化,以當地方式呈現出來。例如,適時的運用方言傳教,使用台灣音樂,運用台灣藝術及建築表現在教堂的建構上,以台灣的繪畫藝術描畫出聖經的故事和基督的生平。

     台灣有許多宗教並存,本地化實乃最有助於福傳之法。不過,本地化並非是單單指以本地語言舉行彌撒就行了,而是在整體生活上的表現,將福音落實於台灣的生活中,那才是真正台灣化的福傳。這來自於福音之「體現見諸與文化密不可分的人們,因此天國的建立與發展不得不體諒各文化因素。」福音存在現世之中,而基督之使命便是實現於當地的生活中,也是教會的一部分。也可說:「沒有本地化就沒有福傳,因宣講都需以本地文化呈現。」

結論

     最後,我們希望所有參與福傳的人員能對本地文化有充份的了解,以適當方式傳播福音。這就是台灣教會本地化福傳的基礎。而外來文化的影響也是福傳過程的阻礙,也延遲本地化的發展。

     我們確信,耶穌與我們同在,「直至世界末日」(瑪28:20)。同時,「因為是天主在你們內工作。」(斐2:13)

     我們也向聖母祈禱:「她是福傳的晨星。」請她為我們祈福,讓台灣教會跟隨聖子之路,繼續其所留下的福傳使命:「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 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教訓他們遵守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瑪28:19-20)

     本文以介紹台灣新福傳的方向作結,並完全遵行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對台灣主教團之訓言:「我加上一句,就因為身為本地人,你們才是本地大家庭最適合的福傳者。」(1985年11月8日於羅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