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裡/窗外

◆本刊整理

從人類元祖犯下原罪的那一刻起,人間便陷入了幸福與罪惡交織的紛紛擾擾,任何時代、任何社會都不能免於善惡的對峙和掙扎,更不幸的是,總有人會在善惡的各種拉鋸戰中失守,不得不為選錯邊負責,承受罪罰的後果。

-----------------------------------------------

行到水窮處

     為生命告別之旅進行「生命思維」系列講座的單國璽樞機,帶著堅定的信念走入各地的校園、醫院和監所,分享自己生命的故事及人生的方向,見證信仰的力量和真理的價值。電視訪問節目中,單樞機娓娓道出為什麼選擇學校、醫院,以及監獄、看守所。他說,特別選擇監所,因為進入監所的人是偏離了社會正軌,而他們的脫軌行為對整個社會秩序的影響非常大,所以他希望藉生命的思維幫助人扭轉不正確的觀念、調整偏差的步伐,鼓勵監所中的收容人決心悔改,走出陰霾,回歸正軌,也讓整體社會正常運作。

     社會中總有一些人的脫序行為牽制了社會的脈動,為使社會的輪軸持續前進,法律往往成為最後一道防線,所以國家給偏離軌道的人設置了監獄、看守所、戒治所。而宗教的關懷則以不同的面向,為人預備心靈成長的空間,所以照顧監所中的收容人不僅是法律的責任,也是宗教關懷的具體行動和確立方向。

     天主教的團體沒有忽略聖經中的教導:「我在監裡,你們來探望了我。」(瑪竇福音二十五36)很早就有神父、修女進監探望鐵窗內的人,但早期多以個別行動為主,所到之處也有限,但只要法律許可,就有神父修女及少數教友答覆召喚。隨著社會的進展及越來越放寬的法律門檻,天主教監獄牧靈的服務團隊逐漸壯大,1992年「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監獄服務社」正式成立,今日固定加入這個行列的約六百人,如果把這些年當中前前後後投入進監獄牧靈服務的總人數加起來,當然不止此數。

坐看雲起時

        台灣天主教正式走向組織化的監獄牧靈服務團隊,因為一位重要的推手扮演了關鍵的角色。1986年自美學成返台的洪山川神父,接受了台北教區的一項使命---加入監獄宗教教化行列。當時擔任輔大訓導長的洪神父,先應邀召集教授學者編寫教案,協助台北縣坪林職業訓練所的教化工作,但教授們很快就發現了,高等學府的專業知識與職訓所的矯正訓練實在落差太大,很難有效答覆這項需要,因此負責召集的洪神父立即改舷易轍,改以牧靈活動為宗教教化主軸,邀請台灣牧靈中心加入,規劃主題、設計活動,組織帶領活動的團隊。可是這項計畫剛開始不久,即因位於坪林的職訓中心汙水處理問題一直無法解決,最後不得不搬遷,而這個剛起步不久的宗教教化計畫也隨之結束。可是這並非一個句點,反而使天主教監獄牧靈範圍擴大,更加速了前進的腳步,在洪神父的召集下,各教區投入這項工作的兄弟姊妹不斷加入,而監獄牧靈服務社也因此成立。這是否也印證了天主為人關閉一扇窗,必會開啟另一扇門的真實性?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監獄服務社」是經內政部核准成立的社會團體,結合天主教聖職人員、教友及社會熱心人士從事監獄(含看守所、觀護所、戒治所等)牧靈及社會服務工作,成員遍布於台灣七個教區所涵蓋的範圍---台北教區(台北市、台北縣、基隆市、宜蘭縣)、新竹教區(新竹市、新竹縣、桃園縣、苗栗縣)、台中教區(台中市、台中縣、彰化縣、南投縣)、嘉義教區(嘉義縣、嘉義市、雲林縣)、台南教區(台南市、台南縣、澎湖縣)、高雄教區(高雄市、高雄縣、屏東縣)、花蓮教區(花蓮縣、台東縣),在各教區都有分社,各有服務的團隊,各團隊的所有成員都非專職工作者,也不以權責為導向,而是以天主的召喚為團體的凝聚力,以福傳的精神為服務的原動力。最初的召集人洪山川神父成為台北總教區的總主教後繼續帶領這個團隊,擔任指導神師,現任理事長是高雄教區的成濤先生。目前各教區直接參與服務的總人數超過6百人,其中3百多人獲得法務部「志願服務記錄手冊」,為合格講師,在全省57個監獄、看守所、戒治所參與教化工作。

     哪裡有需要,監獄牧靈服務的足跡也隨之而至。各教區的方式或有差異,但整體服務項目大致分為:個案輔導、工場教化、團體輔導、愛滋收容人訪視、宗教教誨、讀經班、讀書會、戒毒班、音樂班、聖化班等。政府的政策也是參考指標,例如配合政府抗毒政策,為染毒收容人提供「戒毒班」企劃課程,為HIV收容人設立「中途之家」提供心理的照護,給愛滋病的收容人多一層關懷。監獄牧靈以信仰的核心價值,同理收容人的需要和實際狀況,同時兼顧法務部的法律政策,幫助受刑人透過福音及社會關懷和真理的光照,樹立正確的人生觀,改過向善回歸社會,投身建設社會的行列,這是國家政策的訴求,更是宗教與人文的關懷。

窗內見藍天

     身陷囹圄,不少人的心中會感到憤憤不平,而落入一種似是而非的陷阱中---社會裡這麼多違法犯紀的人,為什麼唯獨我必須接受法律制裁,許多和我一樣觸法的人卻能逍遙法外。但也有很多人很快的就找到另一個平衡點,發現自己究竟在哪裡踏出錯誤的第一步,感到遺憾,也後悔思慮不周所犯下的錯誤。入監探望收容人的服務團隊,所面對的人可能有著各種人生的際遇,各種錯綜複雜的心情,雖然並不認識他們,但沒有把他們當成陌生人,如果不視他們為兄弟姊妹,大概也不會走進這扇阻隔自由的鐵門,期望將自己的關懷及外界的支持帶進去。

     如果探訪者在表達自己的關懷時,直接提出「以後不要再犯罪了」這類的想法,這種苦口婆心恐怕比不上同理心有效。入監者是因違反了法律,但監獄牧靈的工作重點並不在於「糾正」脫序的行為,因為關懷與鼓舞更勝於督責,所以從福音的啟迪和祈禱的力量鼓勵身陷困境的人,在人心中的播下福音的種子,等待種子萌芽。

     雖然天主教監獄牧靈服務社的團隊中,許多人都具備相當的專業能力,但志工們的自我成長也很重要。因此監獄牧靈服務社每年舉辦兩次研習會,延聘專家講解相關特殊課題,彼此分享工作心得,提升服務品質,並擴大這種志工培育模式,主動提供法務部自辦「志工教育訓練」,由法務部核發「志願服務記錄手冊」。因為關懷與照顧的重點與方法,需要與時俱進。

     鐵窗外的人進入監所的第一個印象往往是:裡面的設備很好。從一般社會生活水平來說,各地監所的物質條件似乎都無所缺。但對必須等候刑期的人而言,再好的設備比起失去自由的痛苦,都顯得無足輕重,沒有喪失自由的人大概也不容易體會這種心境。期待重享自由,相信是鐵窗內所有人的共同心聲,但不是所有人一定了解,在這個過程中尋獲心靈的自由其實更是關鍵,發現錯誤、痛悔罪惡,是導向自由的正途,在寬恕與被寬恕的心靈釋放中,才能找到真正的自由。因為罪與罰所限制的不只是外在的自由,也包含內心的禁錮。

重返新世界

     沒有人可預料未來是否諸事順遂,重新回到社會中的人他們的未來也會面臨這樣的挑戰。在人生旅途中再起步的時候,不一定有掌聲,如果不幸被社會貼上標籤也不令人意外,曾經入獄的原因也許複雜或有委屈,但歷史無法倒帶,事實也不會湮滅。所以重新走入一個新世界,不能欠缺接受挑戰的決心。

     參與監所牧靈的志工有些人常有更深的期待,希望當受刑人重新再站起來時,能使他們免於進退失據的困境,所以天主教的監獄牧靈如果能延伸範圍,繼續照顧,譬如代謀職業,提供生活住宿…….那是更理想、更負責的做法。這也是設置中途之家的主要目的,一個暫時的安身處當然有助於紓緩部分現實的壓力。然而中途之家的成立與服務,比入監所探訪陪伴的困難度要高出很多。

     鐵窗外的世界是多元且複雜的,而為別人貼標籤似乎也是人際關係中無可避免的現象。很多人不願意與曾經是受刑人的人為鄰,知道住家附近設置了中途之家,總要設法加以阻撓。面對這種莫名的阻力,照顧中途之家的團隊,要有很大的毅力與智慧,來克服各方的阻撓,協助更生人重返社會。天主教在這方面不遺餘力,所以有教區運用原有屬於教會的建物,照顧一些暫時無法自力更生的人。

     天主的愛沒有界限,但各行各業都有其範圍,監獄牧靈的工作不能不加規範。不論如何,各地監所的關懷行動或中途之家的實際照顧,都是希望讓回歸正途的人循著社會的軌跡走出自己的路,這比凡事都代勞,可能更務實。

方向與力量

     洪總主教說,監獄牧靈這項工作獲得社會上許多人的認同與支持,甚至有教外人士願意透過天主教的監獄牧靈,為社會盡一份心力,而以捐款的方式贊助;有些不能直接參與服務的人,也常以財務作為後援。所以這個工作有源源不斷的資源,包括人力和物力。這當然是一件讓人欣慰的事,經費方面沒有憂慮,規劃運作時就有較大的彈性;不過經費和運作必須審慎,這當然是很重要的關鍵。雖然洪總主教謙虛的說,他只有在早期直接參與服務,後來所有工作都是各教區的團隊自行組織行動,但長期以來他對這項工作的熟悉度及累積的豐富經驗,都是將這項牧靈工作帶向成功的要素。

     監獄牧靈也是天主教福傳的一環,出發點是將手足情懷的鼓舞與人性的關懷付諸實際行動中。這麼多有心人投入天主教監獄牧靈服務行列,足以反映人情的溫暖,也更證實基督的愛深入人間。這項工作源源不斷注入生命,就是因為人的信仰呼應了天主的愛。所以,有越來越多的受刑人表示,希望在充實心靈面時加入信仰的認知。

     今年法務部宗教教化以「生命教育」為前提,監獄牧靈團隊針對這個主題,透過讀經班、慕道班等課程,提供收容人更多信仰的內容。不過,監獄牧靈的出發點,並不是為增加領洗數字,而是希望藉設計課程內容讓人體會到福音的價值,讓福音(好消息)成為生命中的喜訊,讓宗教的正向力量潛移默化,轉化扭曲的觀念及錯誤的行為。信仰的素材可以加深他們對人性的了解,藉以觀照生命及沉澱心靈,也可做為反省生活的思考,培養正確的人生觀,累積向善的能量。

     洪總主教表示,監所是散播福傳種子的田地,但他不主張一定要在監所中為人付洗。監所中的陪伴過程是為人鋪展未來的道路,有心領洗的人在結束鐵窗生涯後,可以做進一步的抉擇,再決定是否接受洗禮、加入教會。讓人自己去發現耶穌基督確實是「道路、真理、生命」,是耶穌給人的自由,而教會遵循了祂的方法。

-----------------------------------------------

在我們慶祝天主教在台福傳一百五十年後,回顧這段福傳旅程,讓人欣慰的是,在台灣天主教的人數實屬「小眾」,但教會所關注的不只是某些層面的人,從來沒有忽略社會任何一個角落,耶穌說:「我不是來召叫義人,而是召叫罪人悔改。」(路加福音五32)而監獄牧靈服務團隊稱職的扮演了福傳的尖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