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讓非教友根本不瞭解福音的意義

◆李家同

     我們天主教徒,加上基督教徒,在全國的人口中,是絕對的少數,這已是值得我們提高警惕的事,但是,恐怕最嚴重的事乃是國人對於耶穌基督的教義,其實非常陌生。如何能知道呢?我們從廢除死刑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得出來,很多贊成死刑的人都一再強調「殺人者死」,當有人提出寬恕這個想法的時候,國人似乎大吃一驚,覺得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

     對我來講,這個現象是非常嚴重的事,耶穌基督強調寬恕,寬恕也是我們教義中最特別的,很少宗教一再強調寬恕,在耶穌基督誕生以前,人類一直有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想法,是耶穌基督修正了這種想法,而且也開啟了人類的心靈。寬恕絕對是我們教義中的一大寶藏,令我不安的是,國人好像完全不知道基督教義之中最重要的一點,莫過於寬恕。

     我仍然強調,教會應該好好地思考所謂傳佈福音的意義,我們常常以為傳佈福音的效果,就是有多少人受洗了,這當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也許我們應該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傳佈福音應該是希望有很多的人至少知道了耶穌基督說了什麼,至於他是否能接受,那是另一回事。

     恐怕問題在於我們向外教人傳播福音的時候,我們有時過分強調神學,有時,這種想法是很難令人接受的,比方說,三位一體就是很難懂的,教會如果一直在這個神學觀點上打轉,我們的教義很難傳播出去,但是如果我們講耶穌宣揚愛,也為了我們,忍受了多大的痛苦來完成救贖世人的使節,大多數人會聽得進去的。我們教會歷史上,也有相當多的聖人,都是以愛人的事蹟出名的,像前些日子被封聖的戴來恩神父,他替痲瘋病人服務,最後自己也染上了痲瘋病而逝世,這種故事,沒有人不受感動的。

     再以德蕾莎修女而言,她對窮人的關懷,也是大多數人絕對會佩服的,尤其令很多人佩服的是她們的組織從不做任何宣傳,她在接受諾貝爾獎的時候,立刻拒絕了專門為她舉行的盛大餐宴,這種做法,都是一般人所絕對讚揚的。最近,有一篇文章介紹了德蕾莎修女所創立的修會,這位先生是一位記者,被派到伊拉克去出任務,在飛機上害怕得要命,但他旁邊坐了一位仁愛修女會的修女,她卻表現得非常鎮靜,對未來可能面對的事情毫無畏懼,這些故事,如果給國人知道了,絕對對我們有利也。

     中國一直是一個禮儀之邦,但是和外國人比起來,我們歷史上也沒有非常有愛心的人,這也難怪,畢竟心中需有大愛,是外來的想法,也是基督教文明的想法。所以,說來慚愧,我們國家一直有痲瘋病人,但是我們卻沒有像戴來恩神父這種人,戴來恩神父之所以肯毫不猶豫地去替痲瘋病人服務,完全是因為他是基督徒的原因。

     我們在台灣,一直都是少數民族,這當然有點遺憾,可是我們最對不起耶穌基督的是我們似乎未能將祂的道理介紹給國人,以至於很多人對耶穌基督的想法非常陌生,對於這點,我有幾個建議:

(1)我們應該有一本非常薄的書,用動人的故事來敘述天主教會內的感人故事,這種故事多的不得了,單單現在在非洲照顧愛滋病人的故事就非常令人感動,這些故事除了要強調愛人以外,最重要的乃是要強調寬恕,寬恕乃是教會的傳統,在教會初期,基督徒受到強大的迫害,但是,基督徒當初絕對沒有報復的想法,他們臨終的時候,仍然是內心充滿了喜悅,而且絕無仇恨。

     我們尤其應該告訴大家教宗的故事,前任教宗遇刺,他康復以後,立刻去探訪了刺殺他的人,而且和他相談甚歡,現任教宗,在去年聖誕夜彌撒時,也曾被攻擊,他也是立刻去探訪那位攻擊他的人。

     這些故事,一定會使我們的社會終於瞭解我們的教義,最重要的是:國人能夠瞭解耶穌基督的教訓:愛與寬恕。

(2)我們應該將這本書先行做一個初步的反應,以試探教外人士對這本書的反應,如果有可以修改的地方,我們應該修改,所謂修改,當然不是修改我們的教義,而是修改呈現的技巧。我們總不要說很多令人起反感的話,我們也不要漏掉任何可以使國人對我們有好感的話。

(3)我們應該先從教會學校開始做起,既然是一所天主教學校,至少可以將教會的基本精神講給大家聽,這絕對不會被他們解讀成傳教的,因為我們這本書的內容與神學沒有多大關係,因此也和宗教沒有太大的關係,而是強調耶穌基督所提倡的愛,這不能算是傳教,只是陳述事實。

     我們教友一定要有一個信念,那就是:耶穌基督的精神仍然是這個世界最需要的精神,我們放眼世界,發現這個世界根本沒有和平,阿富汗,索馬利亞和葉門,都有嚴重的危機,宗教狂熱份子在世界各地製造恐怖攻擊事件,而這些恐怖份子的心裡都是充滿仇恨的人,如果世人接受了耶穌基督的福音,大家都能互相相愛,這將是多麼美好的世界!

     我們這個世界也有極端嚴重的貧富不均的現象,要消滅貧困,其實是需要愛的,我又要在這裡說,如果大家都自私自利,貧富不均的問題會越來越嚴重,因此耶穌基督的福音精神又是重要的了。

     我們教友們都應該努力地將耶穌基督的福音精神告訴別人,這是我們的責任,如果我們做得不夠,我們對不起天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