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來書所反映的耶穌的靈修

◆房志榮

     聖言降世,居我人間,過著和我們同樣的生活。人有靈修生活,道成人身的耶穌也有他的靈修生活,用以帶領我們的靈修。希伯來書是新約聖經諸書中的一部很特別的作品,它在不同的段落說出聖言降世時的心情,在世上的任務,及離世時的祈禱。很值得我們加以反省、默禱。下面就從此一書信的特色和內容,分兩部分略談希伯來書所反映的耶穌的靈修。

一、希伯來書的特色

     2008年印發的新約和合本修訂版(《聖經新約全書附詩篇、箴言》台灣聖經公會2008年6月出版)在希伯來書篇首介紹其三個特點說:1)耶穌是上帝的兒子,他忍受一切苦難,始終順服父上帝的旨意;2)上帝立耶穌為永遠的祭司,高過舊約的祭司們;3)藉著耶穌,信徒們得以從罪惡、恐懼和死亡中被拯救出來。這正和引言中所說的耶穌降世、在世、離世三點相投合。要想多談一點希伯來書的特色,可參考我十幾年前的一篇演講:「聖經舊約與新約中的祭司」(刊於《神學論集》87號,1991年春,頁101~115)。今將其中有關希伯來書的部分略予介紹。

     四部福音中,「祭司」從未用於耶穌或他的門徒,而常用於猶太的祭司們。耶穌的宣講生活是先知性的,與祭司無關。他的死及他所建立的晚餐禮卻與祭司有關,但又不像一般所想的那樣簡單或理所當然。十字架祭獻及最後晚餐的舉行,突破了傳統的禮儀規範,而指向一個新的開始。最後晚餐中,耶穌口中的幾句話,說出了他用血所訂的新約,因此建立聖體的那一幕,及日後教會所舉行的彌撒聖祭才有那麼重大和永久的意義。

     再說耶穌的死,耶穌在髑髏山上被釘死毫無祭獻的意味,因為祭獻不在於殺牲,而是祭司在指定的地點所行的獻禮。摩西律法清楚分別殺牲與獻祭的區別(見申十二13-16)。耶穌的死不單不發生在聖殿裡,且在耶路撒冷城之外,沒有任何禮儀陪伴,沒有遵守什麼禮規,那是一個處罰,是羅馬兵士執行的一個死刑。髑髏山事件把耶穌與祭司之間的距離拉得更遠了。因此初期教會的宣講不提耶穌是祭司,而更愛說他是彌賽亞,是達味之子,是上帝之子。

     希伯來書可不同了,它用13章篇幅講耶穌的祭司職。本書信原是一篇演講詞,有引論(一1-14),有收尾(十三20-21)。後來在把講詞寄給各教會時,才附上書信體裁的四節尾聲(十三22-25)。這短信可能出自保祿的手,而前面的講詞並不是保祿的,但這不妨礙本書的內容。正相反,希伯來書在啟示耶穌的祭司職上擔任了十分重要、甚至不可或缺的角色,一如本文第二部分要嘗試著說的。

二、希伯來書所繪的基督畫像

     基督取信於上帝(三1-6),與人共甘苦(四14~五10),是全人類的大祭司(七1-28)。基督的死亡和受光榮不僅是一個真實的祭獻,且是唯一的真實祭獻,取代了所有的古代祭獻。因為先前的那些祭獻停留在今世層面,只是一些約定的禮儀,不能淨化人心,不能改變人(九9、十1-4),也不能把人提升到上帝的層次。基督的死不然,那是一個完整的個人奉獻(九14),把整個人完全放在上帝的旨意下(五8、十9-10),同時把人由腳根到頭頂完全翻新,使人與上帝有親密的交往。這樣,基督藉著他的死亡成了天上的祭司(九24),清洗了世人的罪,訂了新盟約,永久的盟約(九15、十三20),他流的血使我們能自由地走向上帝(十19)。

     上述的一切,希伯來書從耶穌的靈修觀點上,用三個人生的時段,以如詩如畫的語言表達出來。首先是聖言降世時的心情:「所以,基督到世上來的時候,他說:『上帝啊,祭物和禮物不是你所要的,但你曾給我預備了身體。燔祭和贖罪祭是你不喜歡的。那時我說:上帝啊,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十5-6)這是多麼感人的心路歷程的起步!這些話不是作者杜撰的,而是採自詩篇四十章7節(希臘文原是「耳朵」,作者將之轉為「身體」,以此身體代替舊約燔祭和贖罪祭用的牛羊),以表達《詩篇》不只預言了耶穌的苦難(如二十二篇),也說出聖言降世時的心情:以上主的旨意為依歸。

     關於耶穌在世的三十多年,希伯來書作者也寫得很生動:「作為萬物的宗旨和根源的天主,既然領導眾子進入光榮,藉著苦難來成全拯救眾子的首領也是適當的。因為祝聖者與被祝聖者同出一源,因此,耶穌不以稱他們弟兄為恥。他說:『我要與我的弟兄宣揚你的聖名;在集會中我要讚揚你。』又說:『我要依靠天主,我和天主所賞給我的兒子。』孩子既有同樣的血肉,他照樣也取了血肉,為能藉著死亡毀滅那握有死亡的權勢者---魔鬼,並解救因死亡的恐怖一生當奴隸的人。其實人人知道,他沒有援助天使,而援助了亞巴郎的後裔。因此他應當在各方面相似弟兄們,好能在關於天主的事上,成為一個仁慈和忠信的大司祭,以補贖人民的罪惡。他既然親自經過試探受了苦,也必能扶助受試探的人。」(二10…)

     耶穌離世的第三個時段寫得尤其悲慘:「當他在血肉之身時,以大聲哀嚎和眼淚,向那能救他脫離死亡的天主,獻上了祈禱和懇求,就因他的虔敬而獲得了俯允。他雖然是天主子,卻由所受的苦難,學習了服從,且在達到完成之後,為一切服從他的人,成了永遠救恩的根源,遂蒙天主宣稱為按照默基瑟德品位的大司祭。」(以上二段經文都採自《思高聖經》)這是指受難前夕的山園祈禱。

     希伯來書所指出的耶穌靈修是:人出生在世的首要任務是尋找並實踐天主的旨意;在世時要與兄弟姊妹認同,一起讚揚上主,接受試探;最後離開世界時,能安心順命,把一切託付在天父手中。這樣能「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