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春」題解

◆高誼

     自從住進北京大學宿舍,「暢春新園」便成了我在北京最常用的四個字。它位於北大西牆外,是由四棟樓組合而成,其中絕大多數住的是北大博士生,故又有「博士樓」之稱。

     出暢春新園往北有兩座歷盡滄桑的琉璃瓦山門。其中一座門匾上書「敬建恩慕寺」五字,下方碑文寫著:「原址為清朝康熙帝暢春園內的清溪書屋,他一年將近一半時間在此『避喧聽政』…。」據研究,暢春園是康熙為自己建的第一座御園,此後雍正、乾隆在此基礎上又建了圓明園及清猗園(即後來的頤和園),形成了由香山、萬壽山、玉泉山及暢春園、靜宜園、靜明園、圓明園、清猗園所組成的「三山五園」龐大皇家園林區。

     暢春園年久失修,加上英法聯軍及八國聯軍的浩劫,早在民初已荒廢。而今原貌杳然,取而代之的是宿舍樓及解決吃飯問題的「北大暢春園食堂」,還有一所中學及民營的「暢春園食街」。每每徘徊於山門前,總好奇它的原貌為何?發生過哪些歷史舊聞呢?

     在清初傳教士的書信中,除了發現當時許多在康熙身邊供職的傳教士經常隨康熙入園之外,更發現由於當時正處於「中國禮儀之爭」的高峰,暢春園曾是中梵外交的重要場景。

     教廷當時派遣了兩次特使團赴中國與康熙進行交涉。第一次是安提阿主教多羅特使團,於1705年到北京。羅光總主教《教廷與中國使節史》記載,多羅主教「抱病在床,由皇上差官到北堂用肩輿迎入宮…抬入暢春園」,又云:「元宵時,皇上招多羅往城外御園觀燈。觀燈以前皇上遣太監賜宴。宴畢入園看燈火,皇上屢遣宮監賜食」。一開始氣氛頗為融洽,康熙態度也十分溫和。爾後多羅主教又兩次與康熙會面,終因文化上的誤解及堅持,不但未達成共識,反而使中梵關係惡化,最後多羅主教於1710年病逝澳門,年僅41歲。

     第二次特使團由亞歷山大主教嘉樂率領,於1721年進京。陳垣所編《康熙與羅馬使節關係文書》中有<嘉樂來朝日記>,記錄了當時嘉樂主教與康熙間多次交涉的內容。嘉樂主教與康熙共會面十三次,其中至少四次是在暢春園的清溪書屋,有時還同時召見當時在京的所有傳教士。中國天主教史上著名的教宗克列門十一對「中國禮儀」的禁約,也在此處譯成中文供康熙御覽。然此禁約卻使康熙勃然大怒,乃至於下令禁止在中國傳教,嘉樂主教使節團的目的仍舊在東西方彼此的誤解中失敗了。

     中梵間的早期交往竟是如此不快,不禁令人掩卷嘆息,但又感到一種「身歷其境」的雀躍。不僅每天所住、所見的暢春園,乃至於北大、北京,都是近代史的主要場景,蘊涵豐富的歷史積澱正等待我們去發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