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光

 ◆藏峰

     「光」這個神奇的受造物,是天主的第一個創造,最新鮮的創意。天主用一整天的時間欣賞她,其他的受造物也因她而曝光。由她的裙襬盪漾出來的,除了明亮、溫暖之外,還譜出了顏色。眼睛是接觸光最直接的感覺器官,光除了彩繪了世界之外,也讓看到光的受造物變的美麗。你會發現,深海的生物如果不會自己發光的話,都長的黑黑醜醜的,夜行性動物多半沒豔麗的彩衣,一般的宅男宅女也是極盡邋遢之能事,見不得光!美麗是天主創造萬物最原始的期待與愛情的流露。

     若望福音以一種不同於對觀福音的方式,將耶穌介紹給世界,瑪竇和路加筆下的耶穌,是一個被賜給人的嬰孩,耶穌是進入世界引領人性由下而上的救主。若望福音則強調一個由上而下的耶穌,這個耶穌的記號就成了「真光」。有神學家認為若望福音刻意紀錄耶穌顯了七的奇蹟並講論七個比喻,是有意凸顯耶穌開啟了新的創世紀。仔細對照這七組奇蹟與比喻,跟創世紀的七天裡發生的事還真不乏一些有趣的巧合。第一天天主創造了光,而耶穌治好瞎子(若九)並宣稱是世界的光(八12)。第二天天主造了水,而耶穌步行水面(六16-21)變水為酒(二1-11)並向撒瑪黎雅婦人及群眾宣稱自己是活水(四;七38)。第三天有了植物,而耶穌顯增餅奇蹟(六1-15)宣稱自己是葡萄樹(十五),第七天天主進入了安息,而耶穌復活拉匝祿(十一1-43)並宣稱自己是道路真理及生命(十四6)。這樣的二次創造要建構的新世界是在人心內的天國,一個重新宣認天主為國王的樂園。

     由於若望將耶穌描述成進入世界的真光,就必然的要扮演一個領人「看見」的角色。於是我們會發現,有許多若望福音獨有的記載是與「看」有關係的,特別是耶穌對門徒的召喚幾乎都是用看的。隨著福音序曲而上場的第一個配角-若翰,遇見耶穌時說的第一個字就是「看」,這曠野的呼聲要人看出耶穌是天主的羔羊。若翰「看」的邀請在福音中的說法是給光作證。當若翰派遣門徒去跟隨羔羊時,耶穌的邀請也是:「你們來看看吧!」首批門徒這深情的一看引爆了連鎖反應,安德回去帶弟弟西滿來看。耶穌給了西滿一個注視之後就賜予他刻法這個新名字,這個注視是真光具穿透力的認識。斐理伯領納塔乃耳來看一個理智看不出名堂的納匝肋人,耶穌也用新的視野召叫他來跟隨。耶穌看出他是一個毫無詭詐的以色列人,因著他信德的回應耶穌又許他將會看見天使護擁的人子。某些猶太人反對耶穌,耶穌的解釋是因為他們看不見這世界的光(十一9)。關於猶達斯出賣耶穌的行動,若望的形容是他出去並走入了無光的黑夜(十三30)。在十字架上耶穌給若望新的聖召說:「看!你的母親。」復活後的耶穌也召喚生性多疑的多默來看看祂的手,多默立時看出耶穌是主。身為導師,耶穌教導門徒的方式是為他們「開光」--開啟看見真光的眼,人就會跟隨了。

     另一類的「開光」是對復活的光照與理解。在若望福音廿章所記載的復活報導中,出現了許多的「看」,瑪利德蓮的看、伯鐸的看與若望的看。中文都譯為「看」,但希臘原文是不同的三個字。瑪利看見石頭被移開是肉眼的看(blepo),伯鐸看到捲好的汗巾斂布是經過觀察的一種注視(parakupto、theoreo),而若望一看見就相信了是一種靈性的覺察(horao)。是三種面對復活光芒的不同層次的回應。

     耶穌的開光之旅吸引人看出祂是真光之外,更邀請人向內心世界內觀。認出自己是天主的肖像這個事實,從而讓天主在心內發光。若望小兄弟會的創會人費道明神父告訴我們,要我們從三個面向去認出內在的天主肖像,由人心內的治理權(dominium)、理智及愛,漸進式的由理智來行使治理權,由愛來指揮理智。如此這三種能力的正當運作下,人即能越發肖似天主,而天主也就越能在我們內休息。這是真光最美的綻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