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福傳寰宇篇

◆黃進龍

     南半球的雪梨一向是知名的旅遊地,但金融風暴的衝擊還是延緩了旅人的腳步。不過2009年10月在雪梨召開的第四屆全球海外華人牧傳研討會,從參與者的熱忱卻清楚反映出,福傳者的腳步並沒有隨經濟的波濤起舞。福傳之路果然是路遙知馬力。

----------------------------------------------------

一、近在身邊?還是遠在天邊?

     「在一個多元文化、多元語言及多元民族的教會內,我們要如何做才能保持教會的共融:既尊重在地教區的行政原則,又能確實推動華人的牧民與福傳工作?」在雪梨召開的第四屆全球海外華人牧傳研討會,這樣的關心與思慮,在許多與會者心中響起……。

     華人教友在許多國家及地區日益增多,對關心華人的牧民福傳工作的神職或平信徒而言,如何拿捏華人牧傳的工作與分際,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無論是循既有的模式運作,或朝未來的可能發展,都必須面對所屬教區的不同族群和語文,讓人心中總有些許的不踏實,因為既有所期待,又擔心受傷害。

     其實,語言與文化的差異所帶來的挑戰,從初期教會就已存在。宗徒大事錄記載「希臘化的猶太人對希伯來人發出了怨言,因為他們在日常的供應品上,疏忽了他們的寡婦。」﹙宗6:1﹚若就信仰層面而言,「飲食」並不是最重要的,但宗徒們並沒有置之不顧,反而極積地加以處理。宗徒們針對這一個問題,為我們立了典範,他們的方法是:「讓我們放棄天主的聖言,而操管飲食,實在不相宜。所以弟兄們!當從你們中檢定七位有好聲望,且充滿聖神和智慧的人,派他們管這要務。至於我們,我們要專務祈禱,並為真道服役。」﹙宗6:2-4﹚

     面對民族的差異,保祿宗徒也曾說過:「其實,並沒有猶太人與希臘人的區別,因為眾人都有同一的主,祂對一切呼號祂的人都是富有慈惠的。」﹙羅10:12﹚保祿宗徒在傳教工作上所表現出來的胸襟讓人敬佩,他也強調:「我們強壯者,該擔待不強壯者的軟弱,不可只求自己的喜悅。我們每人都該求近人的喜悅,使他受益,得以建立。」﹙羅15:1-2﹚在保祿宗徒看來,他傳教的對象才是主體。因此他才會說:「對一切人,我就成為一切,為的是總要救些人。我所行的一切,都是為了福音,為能與人共沾福音的恩許。」﹙格前9:22-23﹚

二、與地方一起脈動

     建立本地教會,是初期教會就已開始的工程。耶穌基督的門徒及跟隨者,先是在猶太人的會堂,與一般的猶太人無異,參與安息日的聚會。之後,逐漸有了本身的聚會場所;當伯多祿抵達羅馬宣揚基督時,他就以在地人為繼承人。保祿傳教範圍之廣,莫不以建立本地教會為優先。曾幾何時,教會的傳教路線,受到各種人為因素的牽制,逐漸偏離了初期教會的精神。

     歷史的演變,為時久遠;要重返初期教會的精神,也歷盡滄桑。教宗本篤十五世於1919年所頒佈的《夫至大》通諭,是有關教會本地化核心問題的重要文件。這個文件標誌著傳教區的新紀元:揭開教會本地化的序幕。教廷首任駐華代表剛恆毅總主教更是教會本地化的重要推手。田英傑神父在《鼎》2008年春季號中所著的〈剛恆毅對中國教會本位化及本地化的貢獻〉,不僅對「本地化」﹙localization﹚與「本位化」﹙inculturation﹚清楚定義,也稱許剛恆毅機樞對教會本地化、本位化的貢獻:「﹙本位化﹚,按照若望保祿二世的話,這是『福音降生在遺傳的文化,同時,這些文化被引進教會的生活。』簡言之,這是基督徒信仰植根在一個特定的文化並與之整合。這兩方面,剛恆毅總主教的確是一位先鋒。

     隨著世界各地形成的新興國家及新移民的步履,往傳天國的理想不斷向前推進,但究竟成效如何,則一時之間似乎也難有定論。目前為止仍佔全球最大人口比例的華人,在許多國家的新移民行列之中也佔有相當高的比例。

     近十年來,由「聖座萬民宣道部海外華人傳教處」主任彭保祿神父推動,每三年舉行一次的「全球海外華人牧傳研討會」,分別在歐洲、美洲、亞洲及大洋洲召開過──2000千禧年在羅馬、2003年在美國洛杉磯、2006年在新加坡,以及2009雪梨的第四屆會議。本屆在雪梨所共同探討的主題是「華裔牧傳,共融合作」,而如何將與會人數眾多的大型會議轉化為可具體落實牧傳典範的進修場所,也成為當務之急。

三、半世紀以來

     「聖座萬民宣道部海外華人傳教處」的使命,應由1953年說起。當年5月,教宗碧岳十二世任命比利時籍聖母聖心會士王守禮主教為「東南亞華人教務視察員」。王守禮主教原為內蒙古寧夏主教,矢志畢身為華人服務,1952年遭中國政府驅逐,不久被教宗委以重任,繼續完成未竟的志業。當時在傳信部(後改名為萬民宣道部)擔任秘書長要職的,正是關心華人福傳的剛恆毅樞機。王主教經由設在新加坡的秘書處,與世界各地有華人聚集的教區保持聯繫,協調與安排神職人員前往服務,推展華人的傳教工作,並在精神與物力上盡力支援這些團體。1977年王主教因健康欠佳請辭,翌年萬民宣道部委派馬來西亞古晉總教區鍾萬庭總主教兼任視察員的工作。

     四年後,鍾總主教又因身兼數職分身乏術而請辭,教廷便委任方濟會士彭保祿神父接任。同時,為使海外華人傳福音工作與聖座保持更密切關係,將原設在新加坡的秘書處調往羅馬,以利磋商及推展牧傳工作。彭神父在傳教處服務二十六年,時常到世界各地拜訪華人教友團體,與各地教區神長保持良好的互動,大力推動華人牧傳工作。

     2006年接任萬民宣道部部長職的印度籍迪雅士樞機,對屬萬民宣道部管轄的公學院以及牧傳等單位,採用「融合政策」。2008年6月1日,迪雅士樞機致函已暫時離開傳教處全職工作在美國達拉斯堂區服務的彭保祿神父,萬民宣道部決定:所有海外的民族牧傳工作,改由各地區的主教團負責推動;「聖座萬民宣道部海外華人傳教處」就此正式停止運作。

     這個直屬教廷的變化,一度令籌辦第四屆全球海外華人牧傳研討會的「澳洲天主教華人團體」感到徬徨。但經討論後籌委會決定計畫不變,同時請示迪雅士樞機,也獲得樞機的祝福。因此,研討會如期在雪梨舉行,共有一百卅位參加代表,分別來自澳洲、汶萊、加拿大、中國大陸、香港、印尼、馬來西亞、秘鲁、新加坡、紐西蘭、大溪地、台灣和美國。

四、續航的方向與推動力

     大會演講人之一的雪梨巴拉瑪達教區副主教麥古金蒙席﹙Robert McGuckin﹚,肯定華人天主教團體的臨在使本地教會更充實,他引用教會法典第368、369及381條,闡述地區教會的定義,並進一步解釋「教區」是地區教會中「統一而唯一的天主教會」,為「天主子民的一部份,託付給主教在司鐸們協助之下所牧養……。」他強調:「新移民進入本位化的雙向幅度:學習與成長。接受新移民的國家應避免要求新移民立即的「融入」﹙assimilation﹚,而新移民則應避免自我「隔離」﹙segregation﹚。雙方應朝融合方面努力,新移民可貢獻自身的優良傳承,以充實目前的新家。但融合需要時間,無法急就章。」

     的確,兩種文化接觸及交流,一般而言,都會採取「適應」﹙adaptation﹚、「調適」﹙accommodation﹚,也就是在比較表面的層次開始,以後才會進入到「本位化」﹙融合﹚的層次。羅素曾說過:「世界上許多龐大的族群都是由融合而造成,而融合的過程從來就是痛苦的。惟一旦融合完成,新的群體就會有新的活力與新的規模。所以融合是歷史前進的動力,但如何避免或淡化融合過程的痛苦,則是人類智慧的考驗。」

     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後,更尊重地方的語言與文化,而許多國家也以開放的態度面對族群的需求。隨著越來越多的華人移民進入擁有多元文化、多元語言及多元種族的國家,教會內部也懂得面對言語與民族性的差異,做有效的溝通,以避免人性的迷思,將正當的需求看成威脅,把非主流語文組視為分化教會或阻礙教會前進的代罪羔羊。

     為了追求教會的共融,而犧牲少數族群或語文組教友的正當權益固然不智,但過於強調族群或語文組的需要而疏忽教會的共融,其後果也令人擔憂。因為族群意識有如雙刃刀,雖然可以強化族群的認同感,但若具有強烈的排他性也絕非好事。正如聖奧斯定所說:「在基要的事上要合一;非基要的事上要寬大;在所有的事上要有愛心。」

     許多事情環環相扣,既需「宏觀」,又不得忽略「微觀」。對教會而言,既要維持普世教會的共融,又不得忽略地方教會的特色,還要顧及各區域,甚至各語言組的不同需求。海外的民族牧傳工作,無論是萬民宣道部部長迪樞機所主張的交由各地區的主教團負責推動,或是麥古金蒙席所強調的教區首長的職責,都凸顯了在地的特色。因此,華人牧傳工作必需儘量融入堂區組織、配合教區牧傳方針,甚而在主教團的指導下,彰顯教會的共融與福傳,讓共融與合作凝聚基督的奧體。

-亞洲地區

     在馬來西亞、新加坡及汶萊的人口中,華人佔相當高的比例。過去受惠於王守禮主教所建立的基礎,自1970年代即跨教區推動華人牧傳的工作,後來各教區先後都成立華文教務促進會。印尼的雅加達總教區及澳洲雪梨的巴拉瑪達教區,也都設有華人專職服務單位。

-歐洲地區

     華人移民不斷增加的義大利,主教團在三年前委派崔新剛神父為全義大利華人牧靈協調人,至今全義大利已超過十個地區,有定期的華語彌撒及華文牧傳服務網。而在沒有教區性單位的地區,如法國的巴黎,則以堂區或彌撒中心的方式,持續為華人服務。

-美洲地區

     成立於1978年的「北美華人聖職及修會成員聯會」,對推動北美的華人牧傳工作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近十年來,北美的華人堂區亦有所增加:除了加拿大多倫多總教區四所華人堂區,全面為華人服務外,另有加拿大溫哥華、美國德州等地的四所新建華人聖堂。2012年第五屆全球海外華人牧傳研討會,將在南美洲的秘魯舉辦。

五、華人牧靈福傳一片天

     面對教會最新的發展,在海外的華人教會團體該如何自處?海外華人牧傳研討會經過十年的洗禮與沉澱,是認真思考成立結構性單位的時候了。例如:建立各洲或各區域的代表制、擴大邀請修會團體參與、引用學者專家的分析與建議、傳教方法的運用等等。同時,對設立「天主教全球華人牧傳秘書處」的可行性與功能進行探討。常設的秘書處利於統籌與聯繫,並可協助收集各地的相關牧傳文件與資料,加以整理及出版。

     許多地區的華人福傳工作,常是由個人自發性開始。分散各地的華人,不僅個人回應了天主的召喚,也願投身於團體,共同為福傳努力,這個理念必然是福傳之旅的力量,其目的不在於增添個人或團體的光彩,也不是為營造教會的聲勢,而是全人類的共融,讓「天主是愛」不止於思想而已,更化為實際的行動。保祿宗徒在傳福音時的謙虛態度是行動的楷模:「每人照主所指派的而工作;我栽種,阿波羅澆灌,然而使之生長的,卻是天主。」﹙格前3:5-6﹚教會所有成員若能「……各盡其職,為建樹基督的身體」﹙弗4:12﹚,並確實地「按照主所指派的而工作」﹙格前3:5﹚,就能像保祿宗徒那樣坦然地說:「我所行的一切,都是為了福音,為能與人共沾福音的恩許。」﹙格前9:23﹚

     不論身處何地的華人,自然保持著與生俱來的民族性,而宗教情懷的流露也散發著一種堅忍與節制。當世界的腳步不斷擴大且加速前進之際,福音的活力更需以不同的語言、文化在不同的民族中做積極的詮釋。華人福傳新的篇章,就由此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