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比家更好的地方?

◆Fr. Patrick Kennedy/本刊譯

     去年十月我和堂區主任凱利女士談話時討論了一個問題:有沒有可能將我原先在St. Paul的寓所賣了,在堂區附近Eden Prairie為我及繼任的本堂神父另購住屋?她覺得這個想法值得考慮,並提議將此事交由董事會做通盤考量;董事會也很支持這個想法,接下來我就將這件事交給堂區議會共商大計。在說明事情的結果之前,我們先回顧一下這件事的整個過程。

     四年前我被任命為Pax Christi本堂神父後,必須從Coon Rapids遷出,於是我就在Eden Prairie和St. Paul兩地尋覓住處,最後我決定住在St. Paul,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我認為自己不會在Pax Christi久留,不是因為Pax Christi的緣故,而是這些年我在一個地方服務很少有超過五年的,從這項紀錄來看,我想把「住家」放在中心地帶的St. Paul比位置較偏的Eden Prairie妥當些,免得下次調任又要找房子搬家。這是我四年前所做的決定。

     這四年來情況有了許多變化。首先,不久前我被徵詢是否願轉任另一個堂區,我婉拒了,因為以個人的有限智慧以及必須面對未來無可避免的衰老,我應該定下來,不能再忽略個人福祉,必須珍惜和體認在堂區與大家相處的可貴,除了耕耘我也可以享受收穫的喜樂。相信很多人都了解,每隔幾年就要打包搬家所累積的辛苦。經驗和智慧也告訴我,現在不能只是聚焦於教區的各種需要,也該聆聽一下自己內心的聲音,從中體認個人生命中這個階段的需要。

     其次,走過三十二年鐸職生涯,雖然我相信還有更美好的未來,但也不能不思考自己投身於牧職的歲月還有多長。雖然不是即將退休,但歲月轉瞬即逝,催促我不斷走向生命的另一章。在未來的歲月中與你們在堂區共同拓展「管家」【譯按:「管家」是個天主教社會倫理概念,也是個課程】生活的理想,是我的特殊恩寵,而生活在團體中與你們密切來往,想必有益於這個理念,故希望從教會意識及家的氛圍中與你們共同領略這個訊息。

     所以,得知堂區議會也支持這個計畫時,增強了我遷往Eden Prairie的意願,便開始積極尋覓教堂附近的房子。我們看中了幾棟房子,但總是有些因素而慢了一步,錢也不夠。於是我們擴大範圍,尋找能符合我的條件,又合乎日後繼任本堂神父理想的法拍屋。

     我的基本條件是房屋大小可供兩人單獨居住,如果有其他神父派任Pax Christi,也有固定的住處,至於地點選在Eden Prairie,鄰近教堂。我們在Pioneer Trail發現了一棟符合條件的法拍屋,便出價購買,抵押銀行也接受了我們的條件。於是今年八月我搬進了這個家。

     我想一定有人納悶,目前這個時機我們怎能買一棟房子?這個問題問的很好。第一,這棟房子是銀行抵押的法拍屋,所以較市值便宜許多。第二,由於前任本堂鮑爾神父居間調停,與捐贈家庭達成協議,使我們的頭期款又獲得兩成折價。鮑爾神父聽我們說明計畫後,將我們的計畫告訴在他本堂任內的一位捐款人,希望他們更改當初指定這筆捐款做為基金用途的限制,而他們也同意提撥部分轉做購置Pax Christi堂區神父固定寓所之用,其餘金額則透過銀行做質押。這幾年來,前任神父們和我的住所費用都由堂區支付,現在買了這棟房子,同時賣掉我原先的寓所,可省下一大筆本堂神父住所的費用,將神父住宿的特別預算轉為銀行質押貸款,我相信足以支付貸款。

     此外,大家想必也很關心另一個問題:我們怎能確定下一位本堂神父不會像我一樣擁有自己的寓所,那時我們怎麼處理這個問題?我不能確定未來會如何,不過,像我這個年齡或較年長的神父,如果堂區沒有提供住處,可以自行購屋,但這種選擇權在未來會越來越少。因為有關教區神父的住所問題,尤其是在堂區服務的神父,過去五年來做過相當多的討論。比我年輕的神父甚或我的同班同學,不是無意就是無力自己購屋,所以都依循總教區的政策和命令,由堂區為他們提供住處。Roach總主教認為,若神父沒有住所,可以自己購屋居住;Flynn總主教繼續這項政策,但他傾向於由堂區為神父安置固定住所,不希望神父自己購屋,除非有必要。Nienstedt總主教雖然還沒有對這件事公開表示意見,但我想他大概也不傾向於神父自己購屋的辦法。必須一提的是,自己擁有寓所的本堂神父大約四人中有一人,而這個數目未來一定會下降,所以被任命為本堂神父仍擁有自己住宅的人不能不考慮未來走勢,按事情的發展,我預測繼任的本堂神父一定會使用到我們購置的房屋。

     你們一定會聽到關於我們堂區購屋的事,所以願在此為大家說明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很感謝董事會、財委會、堂區議會,以及捐贈頭期款的家庭,謝謝他們對我個人及對這個計畫的支持,因為大家的熱忱,讓我搬入堂區團體,住進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