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只存活在當下

 ◆藏峰

你們要提防法利賽人的酵母,即是他們的虛偽。但是,沒有遮掩的事,將來不被揭露的;……我告訴你們做我朋友的人們:你們不要害怕那些殺害肉身,而後不能更有所為的人。……你們應當害怕殺了以後,有權柄把人投入地獄的那一位;……五隻麻雀不是賣兩文錢嗎?然而在天主前,他們中沒有一隻被遺忘的。就是你們的頭髮,也一一被數過了;你們不要害怕!你們比許多麻雀尊貴多了。(路十二1-7)

     在希臘文中PERSONA(位格,人格)的原意有「面具」的意思,意謂躲在人的軀殼之後,主導這個肉身行動的那一位就是人格。這似乎透露出隱藏、掩飾是人的天性。它讓人在社群中得以存活,能短暫的應付因醜行而動搖的社會地位。然而這個保護措施是有缺陷的,不只是有時效性,而且它很容易成為魔鬼攻堅的缺口。讓人不斷的圓謊,面具一張又一張,而忘了面具後的自己長什麼樣,離天主的距離自然越來越遠。

     在靈性的戰鬥上我們是這麼真實的感受到,人性軟弱的力道常常遠勝過天主恩寵的力道。這不能只是一昧的指責自己沒有信德所以感受不到天主的恩寵就能解決的。這是怎麼回事?天主既然愛人,為什麼不讓人感受到祂的存在?人性限度像地心引力一樣的讓人無法擺脫這股向下拉扯的力量,但是若沒有這股力量,我們無法踏實的在這個人世間行動,這種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會讓我們喪失尋求及皈依天主的動機與動力(來自張力)。我們甚至能說,人性的軟弱是皈依天主的必要之惡。因破碎而來的壓力,是彈向成全的反作用力。

     天主似乎不怕人軟弱,這不是人離開天主的原因。耶穌要人擔心那能將人投入地獄的惡者,牠是最會哄騙人離開天主的那位。牠挑撥離間的公式之一是:使人只注意自己的軟弱而深感不配,既然不配,何不做我自己。公式之二是:讓人將目光分散在可以不去注意自己軟弱的地方,忙於工作、把剩餘的時間都用來休閒,讓人不去面對軟弱也就不必面對天主。公式之三是:以自我為中心,根本不需要天主,也能活的很好。

     耶穌要人注意另一股力量──天主的慈愛。這是人性軟弱的唯一逃生門,也是蕩子回頭的動力。生命自己會尋求天主,好像嬰兒有吸奶的本能一樣。更可貴的是天主不可能忽略我們,連頭髮都一一數過。當人正視自己的軟弱在天主內的價值時就能背起這個十字架,耶穌要在這十字架上復活。這個軟弱讓保祿被打下馬,讓伯鐸背主。同樣的張力也引導他們向基督狂奔,讓二聖能成為教會的兩大柱石。凡人與聖人的差別在於我們對天主的愛有多信任。縱使我們一整天都活在自己的軟弱中,在睡前的一刻我後悔了,為了愛天主而做了一件小事或唸了一句禱詞,在天主眼裡這一件小事的價值遠勝過一天的墮落。

     聖俗往往在一念之間,在這一念間有三股力量在相抗爭。人的限度和為了抗拒此限度而來的自我意識、魔鬼的誘拐、天主的慈愛。比數上似乎是二比一,天主沒有勝算。實際上天主的德能掌控一切,當然包括祂所設計按祂肖像的人性。要理問答中提到,人最肖似天主的地方就是人的自由意志,除了因為這與天主自有者的概念相似之外,也隱含著人的自由意志雖然受到原罪的損傷,本質上卻是與天主性契合的。雖然這個深沉的召喚常常微弱到被現實所掩蓋,卻是不會消失的。

     成聖就在於每一個當下所做的決定,是選擇相信天主的慈愛還是魔鬼的哄騙。據說人每天會閃過54000個念頭,也就是每天有這麼多成聖的機會。毋怪乎保祿宗徒要求我們常思念天上的事,這個習慣必然促使人做決定時趨向天主。聖女小德蘭沒有超過三分鐘不想到天主,德肋莎姆姆與人談話兩分鐘之內一定會提到天主。耶穌要我們脫去舊人穿上新人,這個新人不是以後要成為的樣子,他只存活在當下的每個決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