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中的鴿子與橄欖枝

〜讓大雨流瀉的土地再生 圖/文:吳嘉俊
〜心繫南台灣,從行動出發 圖/文:王志弘/嘉義同濟中學
 

     創世紀中洪水滅世的故事,和舊約許多章節一樣,都帶有一些傳奇的色彩,可是這個故事雖然是舊約的場景,放在現代生活中同樣真實,因為洪水在全球各地都不是陌生的事。洪水後諾厄方舟裡放出的鴿子銜著橄欖枝回來,帶回雨過天青的平安,也為人間帶來一片純淨。

     近幾年來,全球暖化的認知,喚醒了很多人對大自然變化的危機意識。從美國的卡翠娜颶風、今年暑假菲律賓更甚於以往的水患、到台灣的八八水災,更讓人驚覺大自然的災害隨時隨地都可能侵襲自己。因此尊重大自然循環法則的呼籲不斷,但這樣的呼籲是否足以提醒我們在依賴現代科技的同時也應加強精神面的提升,是一個不能不深思的問題。

讓大雨流瀉的土地再生
圖/文:吳嘉俊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水土保持系主任、高雄萬福天主堂傳協會主席
)

     當全國的子女開始準備為自己的父親慶祝父親節的同時,莫拉克颱風於年8月8日悄悄登陸台灣。無論電視或平面媒體如何預報颱風可能帶來的災害,隱藏在每一位子女心中期盼與父親歡度佳節的喜悅心情,遠超過對即將來襲颱風的警覺與擔憂。直到高雄縣小林村的瞬間毀滅,讓所有仍然沐浴在歡樂心情中的國人開始驚醒,而警覺的程度也隨著災情的不斷傳出而昇高。

     觸目驚心的災區畫面、期盼救援的災民焦慮急切的等待,與痛失親人或家產的哀嚎,充斥了所有電視畫面與平面媒體。在各方愛心的瞬間匯集、救災物資與人力的動員擁入下,整個社會人情的溫暖中隱約瀰漫著一股蓄勢待發的撻伐氣氛,猶如即將溢堤的洪水,澎湃衝擊著社會人心。

     台灣一直處在自然災害侵襲的邊際地帶,所需要面對的,除了始終不斷的地震之外,又需要忍受颱風洪水的威脅,而暴雨所帶來汛洪的副產品往往是毀滅性的崩塌、地滑與土石流。以台灣有限的土地面積,高度開發的城市及城都邊際地帶,讓所有居住其中的人民無法不面對潛在的自然災害威脅,若再加上河川行水區的佔用與佔耕、沿海地區的地下水超抽、山坡地的不當使用,更加速了潛在災害發生的機會與致災規模。而潛在的威脅總是在無形中發展的,也經常突如其來的爆發。

     莫拉克風災警報解除的兩個月後,雖然重建工作一直在持續進行中,但生活於受災影響範圍外的一般社會大眾,對於莫拉克水災的驚悚景象終將逐漸淡忘,如相隔50年於1959年發生的八七水災一樣,在台灣人民的心中早已不復記憶,雖然當年的傷亡與損失對台灣造成的影響可能至今猶存,但直到2009的八八水災,五十年前的八七水災才再度成為話題。

     1996年7月31日至8月1日間強烈颱風賀伯,挾著強風豪雨侵襲台灣,為台灣帶來重大災害;尤其是南投及阿里山地區,全台在電視媒體現場畫面的報導下認識了土石流。當時造成51人死亡、22人失蹤、463人受傷、503間房屋全倒、880間房屋半倒、559公頃農田流失、1,266公頃埋沒,並且有2,157公頃遭海水倒灌,農業災害損失高達199億元,而賀伯風災也被認定為繼1959年八七水災以來最大的自然災害,它的威力讓全台同胞見識到大自然反撲的力量。

     十三年過去了,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我們學會反省了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倘若天父將地球交給人類管理,我相信人類利用土地的7000年歷史,基本上說來是不及格的。過度且理所當然地取用大自然資源,使人不知反省反而變本加厲,結果造成無法彌補的氣候變遷,近幾年來極端氣候出現頻率增加且規模愈來愈大,不當利用大自然資源必然也是原因之一。科技進步讓我們的觸角得以伸展到全世界各角落,但卻把我們對於大自然應有的尊敬與對同胞的關懷窄化。

     以一個天主教的教友身份來看此次的莫拉克風災,我認為天主教的福傳工作,可以考慮與環境生態的議題結合,讓所有教徒走出教堂的院牆,伸手去接觸因為受災而需要撫慰的心靈,擁抱天主父所造大地的真與美,進而在心中產生對主的崇敬。當心胸開始放寬,因為私利所構築的心靈枷瑣逐漸淡化後,將更容易接納異己,並在潛移默化中傳遞福音,讓天主教的社會觀感更多元、進一步結合民生議題,最後成為生活的一部份。

心繫南台灣,從行動出發
圖/文:王志弘/嘉義同濟中學

     八八水患震撼台灣,把所有熱血的心緊緊糾結在一起。自己帶領的是高國中生,不知能幫上什麼忙?隨著災情的持續擴大,想投入災區幫忙的心更是不曾間斷。其實不只我,孩子們也是。我們學校教育中強調愛心與服務,校長經常提醒學生「愛心擺中間,利他作為思考方向,服務是行動方法。」因此不斷有孩子來詢問:「老師,我們可不可以做些什麼?」甚至還有孩子家本身就是淹水的受災戶,也在清理家園之後,想到為別人服務。

     看到童軍總會召集的訊息,行動有了眉目;經轉介後直接聯繫上屏東縣政府文化處,這份心意終於化為實際的行動。

     8/23:我們21人(3位老師、2位校友、13位高中童軍、3位家屬),在校長的派遣及全校師生的祝福下,前往屏東展開我們的任務。

     8/24:進入林邊災區,被分配服務的地點是火車站地下道,工作是團隊合作傳遞水桶把塞在裡面的淤泥給清出來,一天下來腰酸背痛,但心中十分滿足。

     8/25:到新埤鄉物資中心協助整理物資,傍晚至林邊鄉中林村發放物資。近距離接觸林邊鄉災情最慘重地區的災民,我們體會到感同身受的經驗。

     8/26:清理工作近尾聲,需要協助的不多,在林邊鄉光林村幫忙兩位獨居老人清理家裡,成為這個行動的句點。救災行動結束了,服務的熱忱與愛卻沒有終點,我們聽聽大家的心情和想法:

------------------------------------------------------------------------

     呂濰筠:從電視看到很多人為水災做了很多事,我自問:我可以做什麼?機會就來了。雖然很累,但如果一點小忙能夠幫得上災民,就很值得了。在打包物資時更學到如何分工能有更好的效率,所以行動中,協助了他人,自己也有收穫!

     蔡家豪:被派去發放物資及便當時,我們那一隊是去災情最嚴重的地區,週遭的土堆的比人還高,難以想像水災當天。當我發現水窪的水有流動現象,可以排出水了,這習以為常的事情,他們卻有極大的反應,我很難理解,只有災民能體會。

     陳聖儒:知道要去救災,心裡振奮但又怕爸媽反對,出乎意料獲得了爸媽的支持,讓我十分感動。越深入災區景象越慘,民宅裡的土淹沒了一樓,還有土高到椰子樹的椰子可以直接摘。這次的經驗讓我更深一層思考物質的價值及災害的應變。

     吳承諺:我想要去救災,因為從我們家的受創程度及新聞報得很嚴重。沒想到老師居然真的可以帶我們去。很開心,因為可以去服務別人,但也擔心,因為傳染病疫情升溫。既然來了,就盡全力幫忙,也要照顧好自己,不要造成別人的負擔。

     李伊茹:救災使我們親近災民,沒有遭受災害的人或許很難懂得災民的感受,但只要我們多付出一點,就可以減輕他們的負擔。第一次投入救災活動,是一個很寶貴的經驗,從救災的人數之多,我感受到台灣的人情味。

     陳韻竹:救援行動中每分每秒所做的事,對我都是一種體會和成長。受災戶看到我們發放清潔用品時,無不帶著感恩的心,不時的為我們加油打氣,一聲「你們辛苦了!」聽在我們耳裡是一種感動,他們的微笑也成為我們服務的動力。

     楊庭期:一般人眼中不起眼的事,在災民眼中卻興奮不已。幫忙的空檔觀看附近景象,突然一個水溝通了,立即有人拍照。水溝通了,為什麼這麼高興?對他們意義重大,因為水已經阻塞半個多月了。困難使再怎麼微小的事,也可能造成心理上很大的感受。

     陳建睿:我想必須用尊敬的態度面對受災的村民,他們沒有向命運低頭,而是勇敢的找尋出路,對前來幫助的人抱著感恩的心情,報以鼓勵的微笑,每次得到這些意料之外的回報,總讓我的精神為之一振,看著他們堅毅的背影,心中覺得他們也是偉大的人物!

     許竣傑:出發時心中還存著一些遲疑,畢竟是第一次去救災。一路上有人加油打氣,讓我們勇氣倍增。印象最深刻的是發放物資時,車子一度被卡在爛泥裡動不了,村民立刻招呼人來幫忙推車,霎時彷彿大家的心都連在一起了,頓覺家人也不過如此。

     呂佳潾:志同道合的學生加上三位不知老之將至的熱血老師,為八八水災展開了一般高中生不會經歷的旅程。我們每天無不使勁做好手上的事,唯恐延遲災民家園復原進度。我最感謝與佩服的角色不是志工或國軍弟兄,而是房子已被淹一半還親切向我們展露微笑的災民,他們用自己的艱苦鼓勵了我。

     黃于芹:校長叮嚀「去災區是協助別人的,千萬不要沒照顧好自己,成了他們的負擔。」走在積水的道路上,無法預期的我掉入一個排水洞,水深及胸,雙腳插入淤泥,被拉起時心想:完了!竟造成別人的負擔。一旁目睹的阿婆、阿伯急忙拿水管幫我清洗,在水極度缺乏的情況下毫不吝嗇,身處困境仍大方幫助陌生的我,讓我感到無比溫暖。

     江守謙:坐火車到災區,途中遇到一位阿姨帶著一個有罕見疾病的小孩上車,到高雄轉車時,聽到阿姨跟小孩說:「你的病要快點好起來,像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一樣去幫助人。」她的話讓我嚇了一跳,自己純粹只是想去幫忙,沒預料到因此感動他人。原來我們的行動無意間也鼓勵到許多人。

     劉瑞和:在中林村挨家挨戶送便當,有位阿伯拿到便當非常感謝我們,還開玩笑的跟鄰居說:「吃了十幾天的豆子差點變成和尚了。」我心裡想,受災戶應該是悲傷的,但阿伯卻非常樂觀,讓我救災的沉重心情一下子就不見了。災後大家都不好過,但心情不悲觀,一切都有希望,一切都可以共同度過。

     吳乾溢老師:中學時代常聽校長說「施比受更有福」。當時只當是一般青年守則的格言,直到這次參與林邊救災行動,才塑造出「生命共同體」的群體感,才消解個人孤寂無依的感受。這不正是五年級生自年輕時代即已耳熟能詳的夢想嗎?救災使「施比受更有福」這句話在心中鮮活起來了。

     黃素雲老師:當鴿子從遠方叼回一枝橄欖葉,方舟上的諾厄知道,洪水終將退去,所有生靈將重回大地。和孩子們一起到屏東救災,最大的感動就是看到了希望。雖然疲累,但一路上受到許多陌生人的鼓勵,還有孩子們不怕苦不怕難的表現,讓我很以他們為榮!也覺得台灣的明天是有希望的。

------------------------------------------------------------------------

     四天三夜讓我們深刻地與受傷的土地一起脈動,學習很多、體驗很多,也成長很多。最要感謝的是我們有位很特別的校長,支持我們去實踐愛心與服務。這趟行程不易,高中孩子到災區,必須得到家長同意。沒想到家長竟同意讓孩子進入災區前線,這是很大的奉獻。我試想,有一天換成是我的孩子說要去災區幫忙,我有沒有辦法慷慨答覆?家長的慷慨令我感動,更感謝他們對我們的信任。孩子們的真誠付出,落實了學校的教育和童軍精神,讓同行師長感到欣慰,且深信社會中的熱血青年會一代一代地傳承下去,滋潤這片美麗的土地。

     救災行動,看似給,實是得--能給,是上天給的福分夠多,能得,是用心去體會與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