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禰相遇

◆陳文祥

     日常生活中,人們對彼此的陌生這一件事,恐怕是最不陌生的。大樓、公寓中鄰居並不相識,就算打招呼也是不帶感情的禮貌;走在街上,近人就算發生重大事故也絕對與我無關;而公事公辦雖然讓我們得到了某些效率,卻在缺少互動、互助與溝通中折損了大半。結果是當不測風雲臨到時,或許才會發現我們失去的常比得到的多。人與人看來「真實的」關係頓時變得虛假。

     反省到這一點的好例子是猶太神學家馬丁布伯(Martin Buber)的論述,他曾寫下:「難道我們沒有發現現代的工作方式與占有方式幾乎把相遇人生與相遇關係之任何痕跡蕩滌乾淨?」他的意思是,精神的實在性完全被物質價值所取代,真正的人生將蕩然無存。這的確是可怕的極端,我們完全不能否認人類社會具有這種傾向。

     不必諱言,這個物化的世界就是以「我—他/她」之間所創造出來的經驗世界,是一個工具化的世界。讓我們看一下伸展台上漂亮的模特兒,她們無論再如何美麗或活潑,終究不過是某一活動的工具。這時的「名模」有沒有「人」的特質包含其中,實在是大可懷疑的。有趣的是,如果我們也看一下模特兒伸展台下的生活,我們同時可以發現純真與物化的關係並存的現象。這或許是當代社會的宿命,就是說,雖然我們還是可能從商品中觀照到「人」的存在,但無可避免的,用布伯的說來說,從一個意義轉到另一意義時,現實的人生又即可被描述、割裂、分類,淪為自然法則之多種體系的匯聚點。

     順這個意義而下,如果夠敏銳的話,我們應當可以發現在外表之下,應該還有某一個真實的存在,才可能使其生命真正活起來。換句話說:我中有我、你中有你,或許才是人生的實情,只是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把那內在的、純真的自己隱藏起來。因此,我們要追求的正是真心的我與真心的你的「相遇」。「我——我」、「你——你」,前一個我與你是物質的我與你,構成現實的世界,後一組則是心靈、本真的我與你,我與你的相遇,構成永恆的對話。

     「我——我」、「你——你」想來有些玄妙,但如果代換為「我——靈魂」、「你——靈魂」就更容易理解。前者的我是物質、肉身的我,後者的我是精神的、本真的我。而「你」的結構亦然。另一方面,外在的我與你構成現實的世界。更進一步亦可能化幻為「他」,與你我無關的他者。

     在不斷物化的時代巨輪下,人類需要某種的回轉,重新找回「我與你」的關係。從宿命、從物質中、從帶著面具的我與你中回轉,讓本真的我與你相遇、交互作用產生真正的契合。

     掌握了相遇的精神,即使單純的他者,我們亦可從中發現本真的你的存在,因此可能產生某種交會,例如人與動物發展的真正感情、藝術欣賞,或從書本中與作者的心靈交會。如是之故,我你他之間的關係是容許變換的,而真正的與生命產生連結,就濃縮在「相遇」這個詞彙之中。

     「凡真實的人生皆是相遇。」這句話由馬丁布伯的口中說出來猶如空谷跫音。當然,這樣感性的話可能讓人以為只是抒情感懷,然則,恰好相反,「相遇」一詞,伴隨的卻是相當嚴肅的意涵。他所探討的是如何反省真實的人際關係、社會關係乃至於人神關係的議題。

     值得注意的是,我與你的相遇不在於消滅對方的主體性,也非相融為一,而是承認彼此皆有主觀的層面而不失客觀性,尊重對方的存在,感受其生命的光華,這即是「交互主體性」的主要意涵。最後,這樣不斷延伸的關係線可以與「永恆之禰」欣然結合。與神相遇是布伯思想的終點,從我與你的相遇、交談,歸結到與天主的相遇、交互靈視,乃是作為一個整全存有合理的思想軸線,布伯歸向天主的恩寵,其神秘主義傾向似乎更接近奧古斯丁。他認為人與人的真實關係是天人關係的模本,真實的呼喚承接真實的反應回答。人與天主的交談在布伯看來無疑是可能的,他有一段接近神秘主義的思想十分值得參考。在幽深寂寞中,不是常有玄妙直觀?難道我與自身的交流不能玄妙莫測的化為奧秘的神通?不被存有所拘者方能與存有相遇,難道此真言竟屬謬說?

     總之,布伯以人與人所構成的世界所具有的雙重特性為起點,論證、鼓勵人的回轉,以心與心的交談取代物質的虛無,最後以天主的存有、與天主的關係和天主的救贖為終途,為人生的終極幸福描繪了完整的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