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美

◆二水心台

     大家都說:「愛美是人的天性。」但是,什麼是美呢?為什麼每個人的審美標準都不太一樣呢?

     大概大家都有著類似的經驗:穿著一件洋洋得意的衣服出去(並且還得到許多言不由衷的讚美),卻有許多人背後指指點點,並不認為那件衣服好看。是衣服出了問題嗎?是穿的人不對嗎?還是看的人有問題呢?

     如果說「美」是一個客觀絕對的標準,那就不至於因人而異;如果說「美」是一種主觀的感覺,那就不必在意他人的眼光,只要自己看著好就好了。奇怪的是,大部分人穿衣、化妝等,總問著自己:「我好看嗎?」到底是希望自己看著好,還是希望別人喜歡?人是真的愛「美」,還是愛「被人肯定、被人看重」呢?

     在每個人的基因裡,似乎存在著一種特別的「莫名其妙」;它教人先入為主地分別美醜,卻又隱約知道美醜沒有一定標準;它糾纏著人,使人一生受其困擾,直到人筋疲力盡為止。在選美場中,裁判各以自己「先入為主」的感覺評分,最後大會把分數加起來,比出一個「最美的」;在場外,每個人也在蒐集別人的評分,再把它加總起來,看看自己夠不夠「美」,如果不夠,就難過,再變本加厲地尋求「改善」之道。人在「變美」的努力中,不知花費了多少時間與精力?如果有生之年能讓大家都肯定了,也算努力有成;但如果最後仍然得不到關愛的眼神,那可怎麼好?不是虛度了很多光陰嗎?

     其實我們都知道,在我們的認知經驗裡,沒有絕對的美醜、善惡、好壞,甚至於也沒有絕對的「是」或「非」,我們只是在相對的世界裡,追求更真、更善、更美而已。人莫名其妙地想變得更真、更善、更美,也莫名其妙地總達不到目的。聖經一開始就告訴我們:「天主所造的,樣樣都美好」但「人犯了罪」。佛教教義也告訴我們:「眾生平等,佛性具足。」但「人患無明」。所以,宗教人就想辦法要突破這樣的困境,要恢復無罪的狀況,要明心見性;要不再受是非、善惡、美醜等價值判斷的牽絆。

     人從經驗上說「愛美是人的天性」,但人卻說不出什麼是真正的美,也不甚清楚所謂「天性」真是與生俱來,還是在長大過程中學來的?天性是可以改變的嗎?「美」是價值判斷還是心情感受?最後「愛美是人的天性」就變成莫名其妙的裝扮的唯一理由了。我們還是弄個清楚比較好,以免太枉費此生了。

     聖經創世紀看似「哄小孩」用的神話故事,其實其中頗有耐人尋味的「啟示」,指引出人類尋求真善美的方向。根據創世紀,人類是天主按照祂的肖像,從虛無中創造出來的。天主是「無限的有」,而人類則是「有限的有」。無限與有限之間存在著本質的差異,又如何能說人類是按照天主的肖像做出來的呢?這其中一定有個類似於尋寶圖的「關鍵說明」。

     在創世紀的第三章,當原祖父母被逐出樂園之後,「天主說:『看,人已相似我們中的一個,知道了善惡;如今不要讓他伸手再摘取生命樹上的果子,吃了活到永遠。』上主天主遂把他趕出伊甸樂園,叫他耕種他所由出的土地。天主將亞當逐出了以後,就在伊甸樂園的東面,派了『革魯賓』和刀光四射的火劍,防守到生命樹去的路。」這恐怕就是「關鍵說明」,它提示了「有限有」的苦,又提示了從「有限有」回歸「無限有」的積極可能。

     從「愛美是人的天性」這句話,我們彷彿讀到了另一部「創世紀」,讀到了人類受制於所謂「天性」的事實,又讀到人類恢復「真正美」的可能性,因為愛美既是「後天之性」,也是「先天之性」;從後天之性回到先天之性,只要愛美愛到極致就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