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牆仍未倒下

◆李家同

     這幾天,大家都在注意柏林圍牆倒下二十週年的新聞,其實,我們更該注意的是:世界上有一座高牆,不僅仍未倒下,恐怕還越來越堅固,也越來越高,也越來越會對世界的和平造成威脅。這座高牆建築在人們的心中,因為它是隱形的,也更不容易推倒它。

     幾天以前,有一位美國的軍醫,持槍對一個軍營裡的人掃射,死掉了十幾個人。說實話,在美國,這種殺人事件,司空見慣,沒有什麼稀奇的,但是,這位軍醫是回教徒,他顯然對美國人的阿富汗政策極不滿意,而他又要被調去阿富汗了,因此他發了瘋,闖下大禍。

     因為這位殺人者是回教徒,可想而知的是美國人對回教徒的反感會更加強烈,對於見識廣的知識份子而言,他們知道世界上瘋子是不分種族,不分宗教的,但是,這麼多年來,美國的電影向來將阿拉伯人描寫成恐怖份子,也含沙射影的暗示回教徒是嗜殺成性的人,這種反回教徒的情節還真在美國悄悄地散發出來。歐巴馬總統甚至發表談話,希望美國人不要因為這件事而掀起反回教情節。究竟有沒有用,誰也不知道。

     歐巴馬競選總統的時候,他的對手麥肯在一次競選大會上,遇到一位年長的女士,這位女士非常激昂地說,「麥肯先生,你一定要打敗歐巴馬,因為他是回教徒。」麥肯立刻糾正她,說歐巴馬並非回教徒,他是基督徒。這件事,美國媒體對麥肯大加讚揚,說他極有風度,也堅持公正的原則,沒有見縫插針。這也是事實,麥肯應受讚揚,但是大家忽視了一件事:他也認為美國總統不能由回教徒來做,必須由基督徒來做。可見他在下意識中,仍然有偏見的。

     這次兇殺案以後,美國人想起在德克薩斯州的一場兇殺案,有人持槍進入一間餐廳,對在餐廳裡吃飯的人狂射,死掉了幾十人,有一位基督教的牧師存活了,他事後也對最近的兇殺案發表了談話,他說他會替所有受害者祈禱,對於殺人者,他說他將他交給阿拉,由阿拉去管。這種言論,充分表示了他對回教的厭惡,也充分表示了他其實並沒有真正的基督徒精神。耶穌基督絕對盼望我們替所有的人祈禱的。

     只要對某一個種族有了偏見,這個社會就很難有真正的和平的,因此我們也應該注意中國大陸的新疆地區的問題。在那個地區,漢人和維吾爾族顯然仍未有所融合,而且偏見絕對存在,所以才會不斷地發生暴亂。

     值得我們驕傲的是我們的天主教會的立場,教會一直對於其他宗教採取尊重的立場,這種立場,使得我們的天主堂從未受過恐怖份子的攻擊,儘管恐怖份子會攻擊所謂的西方國家,卻對天主教會毫無敵意。

     我們有種族偏見,乃是一件十分令我們不安的事,可是,幾乎所有的國家社會都有某種程度的種族偏見。以我來說,我之所以幾乎完全沒有任何的種族偏見,完全是由於我的天主教信仰。我常常想,如果我上了天堂,發現隔壁是一個我看不起的人,那豈不是怪事?

     在過去,我們中國人有一種崇洋心理,總認為外國人比較神氣,中國人在洋人面前,會矮了一截。有一次,我們教堂裡有于斌樞機主教來訪,一大票的外國神父在門口迎接,我才發現那些外國神父對樞機主教的尊敬,有好幾位神父甚至兩腿發軟,我才知道天主教被稱為公教會的原因,我們是真正地將全世界看成平等的團體。

     這個世界上,種族偏見並未因為交通的發達而消失,最近幾年來,我們甚至可以感受到西方社會對於回教徒的仇視,我們更可以看到相當多的回教徒對西方社會的嚴重不滿,這種情形在阿富汗問題上可以被看得一清二楚。美國入侵阿富汗已經八年了,這次入侵,美國並非唯一的入侵者,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國家也派了兵進入阿富汗,但幾年下來,他們仍然無法打敗神學士,神學士的勢力甚至增加到了原來的四倍之多,可見事情之嚴重。為何阿富汗問題如此困難?無非是很多回教徒對西方社會其實是有相當大的不諒解的。

     要解決阿富汗問題,不可能用武力解決的,我們必須要推倒一座高牆,使回教徒和西方社會能有互相的尊敬和諒解。遺憾的是,全世界真正在推廣相互諒解的人並不多,我們很少看到西方國家所舉辦的回教文物展,也很少人介紹回教國家的歷史。在回教國家,這種情形更加嚴重了,有一次,我在土耳其和很多土耳其大學生聊天,令我有點吃驚的是這些大學生居然從未聽說過聖經,他們對於西方社會,可以說是一無瞭解。

     我們希望世界有和平,但是只要種族與種族之間有重大的誤解,和平是絕不可能的,我們應該努力的是瞭解對方,我們更應該努力的是不要再增加誤解。西方電影尤其應該注意,他們常常在無意中侮辱了回教徒,他們絕對是無意的,但是結果是可怕的。要在一夜之間讓高牆倒下,恐非易事,至少我們不能使牆越來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