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黨員需要信仰

◆陸達誠

     暑假赴上海探親有過一個意外的收獲:看到幾篇高級共產黨員的文章。他們都認為信仰絕對重要,應該開放宗教信仰及允許黨員信仰宗教。計有: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副主任潘岳的<馬克思主義宗教觀必須與時俱進>(2001),空軍中將、空軍副政委劉亞洲的<論宗教>(2007),國家經貿委經濟研究中心宏觀部部長的<有教堂的市場經濟與無教堂的市場經濟>(2006)及<有十字架的變革與無十字架的變革>(2008),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北京普世社會科學研究所所長劉澎的<中國崛起的軟肋──信仰>(2009)。這些文章都針對大陸泛濫的貪污現象痛心疾首,認為中國改革開放後,只有經濟掛帥,拜金拜物。這樣下去,中國的文化和道德只有死路一條。這些作者出於愛國的心願,竭力鼓吹信仰的重要。本文只介紹最近一篇劉澎的作品。

     劉澎認為信仰首先必須是一種發自內心的、真正的相信。信仰者不允許自己對所信仰的對象產生懷疑,堅定在自己因信仰而形塑的價值觀上。其次,信仰必須是由衷的,自覺自願的,無條件的接受、認可、相信、敬仰、仰慕、崇拜和追求。人投入了信仰,內外生活和行為模式都受它決定。再者,信仰為個人、民族、國家、甚至全人類都是絕對必需的。對個人來說,它激勵和督促個人為了一個中心的目標而努力;對民族和國家來說,它是社會或國家的成員的共識、故為全國團結奮進的精神基礎和動力。國家的信仰應該是個人信仰的集合和體現。國家要在國內個人信仰的基礎上,擬定全國的信仰。國家的信仰如果與個人信仰脫節,就會失去最根本的動力,變成一張廢紙。

     數千年來,儒、釋、道維護了個人和民族的精神,此三者實為中國的信仰。五四運動拆毀了孔家店,膜拜的是科學和民主,這些西方價值因未與中國文化傳統整合,未製造出一個新的全民信仰。三民主義形同口號,沒有人真正願意獻身於它。

     1949年以後毛澤東高舉「解放受苦受難的全人類偉大的革命」的旌旗,發動各種鬥爭來摧毀阻礙的力量:三反、五反、反胡風、反右…傾巢而出。文革時,毛澤東和他的《毛語錄》成了全國崇敬的神明和聖經,紅色的海洋人潮到處沸騰,勉力掃除一切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憤。這顆精神原子彈震撼了全世界。文革吞噬了無數人的青春、生命和家庭,是中國歷史上最殘酷的一次浩劫。

     鄧小平上台後,推動了改革開放,結果GDP上升了,中國擠身世界大國,但人人要發財致富,信仰的是拜金教。鄧小平去世後,權貴集團瘋狂地鯨吞國家的財產,貧富分化與官員腐敗以驚人的速度蔓延。但是錢非萬能,精神上的幸福無法用錢購到。人們開始尋找宗教的安慰和支持。身為黨員的劉澎要求黨給人民提供一個凝聚全民共識的真正的信仰。這個信仰不是一個特定的宗教,但包容各大宗教。使各宗教在「和諧如一」的原則貢獻自己,並與黨合作,一起以中國文化為本地重建國家的信仰。

     劉氏在文末大聲吶喊:黨一定要開放宗教信仰,要與各種不同的意識形態和解,使各宗教的豐厚資源可以協助黨實現社會和諧的發展目標。

     劉澎的文章氣勢磅礡,石破天驚,一針見血地指出信仰為個人和國家絕不可缺。因為只有信仰才能提供中國、甚至世界,一個真正幸福和發展的遠景。

     河北天主教《使徒報》在前文發表後一個月(2009年8月1日)刊登了一則消息:「中共中央黨校建議允許黨員信仰宗教的報告」。開放宗教及信仰宗教應該是今日共產黨黨員們的共識吧,我們拭目以待另類「改革開放」的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