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 歌
The day Thou gavest, Lord, is ended,

◆吳新豪

     一般人晚禱時大都會感謝上主一天的恩賜和照顧,懇求他寬恕自己的過犯;並在求賜一夜平安時,亦祈求能以喜悅及希望的心迎接新的一天。

     這次介紹的這首「晚歌」是頗特別的,因為祈禱者除了上述的內容外,還跨出了個人的空間和時間的格局。

     「晚歌」歌詞如下:

1、  The day Thou gavest, Lord, is ended,
       The darkness falls at Thy behest;
       To Thee our morning hymns ascended,
       Thy praise shall sanctify our rest.
          主賜此日, 轉瞬已經過,
      遵主威令, 黑夜又臨,
      我們早起, 向主獻晨歌,
      今將安息, 再奏頌聲。

2、  We thank Thee that Thy church, unsleeping,   
       While earth rolls onward into light,   
       Through all the world her watch is keeping,   
       And rests not now by day or night.
          我們向主, 奉陳至敬心,      
      靜看大地, 由暗入明,      
      普天之下, 教會常警醒,      
      不分晝夜, 服事人羣。

3、  As o’er each continent and island   
       The dawn leads on another day,   
       The voice of prayer is never silent,   
       Nor dies the strain of praise away.
          大陸海洋, 名區與僻境,       
      黎明所到, 又是一天,       
      祈禱之聲, 未曾一息停,       
      頌讚歌音, 到處悠然。

4、  The sun that bids us rest is waking   
       Our brethren ’neath the western sky,   
       And hour by hour fresh lips are making   
       Thy wondrous doings heard on high.
          太陽剛才辭別了我們,       
      又去喚醒西方弟兄,       
      時時刻刻, 到處新歌唇,       
      輪流讚美奇妙神功。

5、  So be it, Lord; Thy throne shall never,   
       Like earth’s proud empires, pass away:   
       Thy kingdom stands, and grows forever,   
       Till all Thy creatures own Thy sway.
          家國興衰, 轉瞬成陳跡,
      衹有主座永遠長存,
      發榮滋長, 永恆的盛績,       
      直到眾生向主輸誠。

     寫這首詩的是倫敦聖公會牧師若翰·依萊敦(John Ellerton, 1826-1893),寫於1870年。1874年修訂後,於(英國)基督教知識普及協會(SPCK)的教會詩歌(Church Hymns with Tunes)出版。若翰畢業於聖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是教會聖詩的權威,編譯了近百首聖詩,發表於《古今聖詩詩集》(Hymns Ancient and Modern) 中。

     譜曲者也是一時之選:格萊孟·蕭勒斐(Clement Cotterill Scholefield),1839年出生在英格蘭的政治世家,畢業於劍橋聖若翰學書院是一個詩人、及自學有成的作曲家。他從劍橋大學畢業後就任聖職,及在大學講課。常作曲投稿於蘇利文(Arthur Sullivan)主編的教會聖詩集( Church Hymns with Tunes)。1904年逝世於倫敦。

     詩歌的第一節就看到:祈禱者注意的並不是自己,而是上主。是上主使日夜交替:白天是上主所賜,夜晚也是奉祂的命而來;白天充滿著人們對上主的歌頌,夜間的休息也因人對祂的讚美而得到聖化。第二節描述在地球運轉時,教會也沒有日夜之分地,輪流在世界各地警醒著。因此曙光不斷地每天的來臨大地,祈禱也不斷地從全球各地昇起。晚禱時要隱沒於西山的太陽,會喚醒地球另一方的兄弟;由是,讚頌祈禱之聲在大地上總不會間斷。就這樣,顯示著上主的王權遠超越世間上的,永無止境,永世長存。

     依萊敦寫這首詩的目的是給傳教區用的,從詞句裡可隱約嗅到那想家的味道:「太陽剛才辭別了我們,又去喚醒西方弟兄。」但它所強調的是教會已散佈在世界上,且不分地域、文化、語言……同為一體之美好感受。

     在各地陣亡戰士的典禮外,維多利亞女王也特別選了此首讚歌,在她的統治六十周年慶典中詠唱。只是令人感嘆的是,1997 年英國把殖民地香港交回中華人民共和國之時,在交接儀式中英國旗從大會堂廣場旗緩緩降下時,英國的軍樂團奏的也是這首聖歌。

     這正好提醒我們聖經中上主的話:「天與天上的天,地和地上的一切,都屬於上主你的天主。」 (申命記10:14)「家國興衰,轉瞬成陳跡,衹有主座永遠長存,發榮滋長,永恆的盛績,直到眾生向主輸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