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贖的溫柔與光芒
--當她走過人間大地

◆本刊整理

     有人說,天主教是「拜聖母」的宗教。這個說法始於何時何地,沒有正式的研究或出自任何考據,可能是因為不完整的認知衍生出的一種印象和說辭,對信奉天主教的人而言,當然不同意如此詮釋天主教信仰。

印象或真相

     猶如穆斯林此生必往麥加朝聖,在全球超過十億的天主教徒中,許多人也視「朝聖」之旅為信仰生活的一種高峰經驗,而朝聖地的首選,除了耶路撒冷聖地和梵蒂崗所在地的羅馬,就屬聖母朝聖地最熱門,法國的露德(Lourdes)聖母朝聖地、葡萄牙法蒂瑪(Fatima)聖母朝聖地,都是國際間最具知名度的朝聖地。台灣宜蘭礁溪的聖母朝聖地、大陸上海的佘山聖母及河北的東閭聖母,也是華人天主教教友熟知的朝聖地。還有許多聖母朝聖地,如:墨西哥的瓜達露貝(Guadalupe)聖母可說無人不知,波蘭琴斯托霍瓦(Czestochowa)聖母,巴爾幹半島南斯拉夫(今波士尼亞)小鎮默主哥耶(Medjugorje)聖母、義大利洛雷托(Loreto)聖母朝聖地,也都在上榜名單中。

     此外,各地以聖母為名的教堂也為數不少。以全球各地由教宗特賜榮銜的大教堂(Basilica)來說,不可能沒有聖母聖殿,有些國家中與聖母相關的教堂更占相當的比例。我們從全球五大洲各取一例來類推實際情況:

 

亞洲 以印度為例:
印度天主教人口也許不比佛教、印度教,但宗座特賜榮銜的大教堂也有17座之多,其中13座教堂是以聖母命名,如:救贖之母、恩寵之母、和平之后……。
非洲 以全非洲地區的12座大教堂為例:
這12個大教堂中的8座是以聖母為名:阿爾及爾的非洲之母聖殿、貝寧的無原罪聖母聖殿、喀麥隆的宗徒之后聖母聖殿、象牙海岸的和平之后聖殿、迦納的聖母七苦聖殿、盧安達的聖母聖殿、塞內加爾的拯救之母聖殿、烏干達的萬福瑪利亞聖殿。
美洲 以墨西哥為例:
位居中美洲的墨西哥,天主教人口高達八成以上,境內27座大教堂,25座教堂與聖母相關(Our Lady of ......),如聖母升天、聖母無玷始胎、玫瑰聖母、仁慈之母、聖母七苦、光明之母……。
歐洲 以比利時為例:
和台灣面積差不多的比利時,是天主教人口居多數的國家,全國有26座大教堂,其中聖母大殿共有16處,超過半數。
大洋洲 以澳大利亞為例:
有5座大教堂的澳大利亞,其中3座與聖母相關,分別是墨爾本郊區維多利亞市的凱旋之母聖殿、天使之母聖殿及聖母聖殿主教座堂。而大洋洲只有一座大教堂的關島,就是以聖母之名為名:聖母瑪利亞甜美之名大殿(Basilica of the Sweet Name of Mary)。

     上表所列大教堂數目,都是宗座特賜為聖殿(Basilica)的教堂,不包含地方城鎮的本堂,各地天主教都有自己的堂區,這些堂區的數目遠超過大教堂,每個堂區也都有自己的名稱,以聖母為名的本堂,雖然沒有精確統計數字,但數目想必不低。以台灣為例,被列為宗座大教堂的僅兩座--高雄「玫瑰聖母聖殿主教座堂」、屏東萬巒鄉「萬金聖母聖殿」,而全台從北到南的七個教區還有數百個教堂,其中有些聖堂的規模大於這兩座大教堂。這兩座大教堂也正好都以聖母為名。

     如果從聖母為名的教堂有這麼高的比例來看,讓人誤以為天主教拜聖母,或許也不令人驚訝。不過,亞洲地區從東北亞的日、韓到東南亞的印尼、馬來西亞,並沒有知名度高或規模大或人氣特別旺的聖母朝聖地。菲律賓是天主教人口居多數的國家,但國內對耶穌聖嬰的偏愛似乎更甚於聖母。所以,僅以名稱做推論,很容易陷入斷章取義的偏頗。

吸引力與知名度

     多年來,法國的露德、葡萄牙的法蒂瑪這兩個聖母朝聖地,在國際間始終保持一種莫名的吸引力,這麼高的知名度從何而來?

法國露德聖母朝聖地

     露德(Lourdes)是位於法國南部的小鎮,定居人口約一萬五千人,就人口來說,實不能與百萬居民的城市相比,但每年超過五百萬人從世界各地來到露德,不論朝聖祈禱、求恩治病、觀光旅遊……,就人數來說,露德被視為歐洲最大的朝聖地,不是沒有原因的。為什麼一個小地方能吸引全球的關注,能召集那麼多的朝聖者?從露德小鎮難以抵擋的魅力,似乎已透露出「奇蹟」的意味了。

     1858年十四歲的農家少女柏爾納德在露德看見一個異象:身著白衣腰繫藍帶氣質不凡的婦人現身她面前,從那位女士的自我介紹知道她就是童貞聖母瑪利亞。此後聖母多次顯現於同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就是今日露德聖母朝聖地最受關注的聖母山洞。她指示柏爾納德飲用那裡的泉水,如今露德聖水一直是朝聖者心中的清泉,去露德的人都會帶些聖水回來分享親友。聖母吩咐柏爾納德告訴本堂神父在這裡建聖堂,三年後第一座聖堂蓋成,雖然當時的建築與今日美輪美奐的大教堂不可同日而語,但同樣具有天主臨在的神聖與尊威,能激發信仰的凝聚力。

     聖母顯現時也提出了擴大地區範圍及禮儀行動的指示,今日露德成為歐洲最大的朝聖地,被公認為是全球知名度最高的朝聖地。當聖母顯現於此的消息傳開來後,許多人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紛紛前來此一探究竟,不過好奇的訪客很快就被虔敬的朝聖者所取代,越來越多的人聚集這裡祈禱求恩。因此法國政府在當年政教分離的硬性規定下,強制徵收教會這塊土地歸給地方政府,但在主教據理力爭下又暫時歸還教會。之後歐洲陷入戰爭的混亂,這個地方的所有權也爭議不斷,直到1941年確屬教會所有,朝聖地的發展逐漸擴大。

     柏爾納德在露德看見聖母的奇遇,不只停留在她個人的經驗中,她的奇遇之恩,至今牽動許多人的信仰步伐。每年從復活節到十一月一日諸聖瞻禮,露德聖母朝聖地湧進大批人潮,他們滿懷虔敬來到露德,又帶著信仰的滋潤踏上歸途。朝聖者跟著露德的禮儀行動,彌撒當然不可少,不論在教堂或露天;聖體降福與團體和好聖事、火炬與燭光遊行,淨化朝聖者沉重的心靈,也帶來朝聖之旅的光明,繼續燃燒信望愛的因子。

     很多人相信露德的泉水有治病的療效,來此祈求治癒之恩,經泉水浸潤而痊癒的例子也確實不少。但一百五十年來在露德因泉水治癒的事實,經天主教正式核定為奇蹟的迄今僅六十七件。這類事實雖然不少,但羅馬教廷對於奇異現象向來謹慎,在尊重當事人感受的同時,也以最嚴謹的態度加以求證。

     一百五十年來,露德小鎮始終未改變信仰的樸實,即使人潮穿梭如織,不影響宗教的寧靜,不受塵俗的侵擾。地方沒有隨著觀光客的腳步開發,沒有在周邊興建大型旅館,沒有為發展地方而結合休閒產業拓展經濟效益,雖有販售宗教物品的商家,但聖物的基本作用在於朝聖者的紀念品或禮品。

     所以,在露德聖母朝聖地「遇見天主」,一直是許多朝聖者共同的經驗。

-葡萄牙法蒂瑪(Fatima)聖母朝聖地

     法蒂瑪聖母朝聖地成為國際著名朝聖地之前,也歷經許多波折。1917年5月13日,十歲的路濟亞(Lúcia dos Santos)和她的兩個表弟見到一位女士,她閃耀著比太陽還強的光、放射出比水晶更耀眼的剔透,她的出現似乎沒有讓這些小朋友受到太大的驚嚇,只是被她的光芒吸引,她教三個孩子以補贖拯救罪人,要他們每天念玫瑰經,這是帶來個人平安與世界和平的一把鑰匙。接下來每月的13日,三個孩子都會看見這位女士。10月13日那天,現場湧入七萬人,包括反對宗教的報社記者,在場的人都說看到天空的異象,可是除了三個孩子,沒有其他人看見聖母的身影。

     究竟是不是聖母顯現?各種考驗和不同的推論隨之而起。那天在場的人看到太陽在天空中旋轉,綻放不同的色彩,又幾度黯淡無光,有人以為世界末日來臨,有人認為是可藉科學解釋的天象,可是卻又提不出任何科學佐證。也有人將聖母顯現扯到政治問題,當時共和國革命後天主教會勢力不斷受到限制,許多天主教徒覺得受到迫害,整個葡萄牙社會形成一種對立,一邊是城市自由主義者,另一邊是農村保守的天主教徒,教會為重獲政治掌控而促成這項行動。各種臆測導向不同的結論,模糊了事實的真相。

     1917年從5月到10月,聖母前後顯現了六次,三個孩子中的兩個男孩還來不及長大,都在1919年死於那兩年大流行的西班牙流感。路濟亞後來進入修會成為修女,直到2005年2月13日逝世。隨著歲月的變化,這個事蹟並沒有煙消雲散。1930年10月13日教廷正式宣布法蒂瑪聖母奇蹟的超自然性值得相信。教宗碧岳十二世(1939-58)、保祿六世(1963-78)及若望保祿二世(1978-2005)都支持法蒂瑪聖母的敬禮。

     一般私人性質的顯現,並非羅馬天主教信仰的部分,教友們可以選擇相信或不信,教會也不會規定為必須相信的信理。但天主教會審慎地驗證這些顯現,以確定是否值得被相信,不因為很多人相信而鼓勵大家接受。

-華人世界的聖母朝聖地

     上海附近的佘山,早在1864年就在山頂供奉了聖母像,也有朝聖客上山朝聖。1924年首任駐華宗座代表剛恆毅總主教,在上海召開全體中國主教會議時,舉行了奉獻中國於聖母的慶典,又率十五位主教赴佘山奉獻中華於聖母。1942年教宗碧岳十二世冊封佘山教堂為乙級宗座聖殿(minor Basilica),成為遠東第一座獲教宗特賜榮銜的聖殿。隨著時局的變遷及信仰的沉澱,佘山逐漸成為中國境內全國天主教朝聖中心。而經教宗核准為中國兩大朝聖地之一的河北東閭聖母朝聖地,因朝聖活動受到限制,人潮不比佘山。

     台灣宜蘭礁溪的聖母朝聖地,聖堂建築不同於歐式教堂風格,中式的聖堂反映了文化與信仰的融合。朝聖地周邊是台灣北部著名的觀光景點,吸引許多人駐足,遊客雖多,但不影響朝聖地的清靜,也不致干擾朝聖者所尋求的內心平安。

真善美聖的化身

     天主教敬禮聖母,因為聖母瑪利亞是耶穌基督的母親。在人性經驗中,母親的角色本來就極具重要性。聖經中對聖母的描述有許多動人的形象,而很多人在實際的信仰生活中也常感受到她給人帶來的喜樂與慰藉。很多人在聖母朝聖地經驗到母性之愛的溫柔與光芒,成為個人生活的內在動力,帶動生活的轉變,也帶來生命的救贖。所以很多人以耶穌的母親為信仰的典範,尤其喜愛聖母的代禱和陪伴,以聖母為表達信仰虔誠的一個中介者。

     人間大地不可能免除黑暗勢力的侵擾,人的內心世界也不可能保持完全的澄澈。聖化的力量可以支持人走出陰影,可以指引人走向光明。因此,多少世紀以來,朝聖者的步履未曾間斷,只是選擇了不同的目的地。

     選擇聖母朝聖地,不論路途遠近,主要目地當然不是要去「拜聖母」,而是希望透過朝聖之旅的行動,在神聖與寧靜的氛圍中,發現自己內在深層的改變和皈依,更進一步走入信仰的泉源。

     不論相信與否,聖母朝聖地的奇遇故事可以成為個人心靈的啟發,也可以做為人生不同旅程的加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