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聖經一得

◆陳文祥

     主日或平時,我們常懷著虔敬的心展讀聖經。在中文的環境中,公教與新教許多的譯名或用詞常存在著差異,這一點從多元詮釋和合一性兩方面來看,也有著不同的論辯。但即便兩方的立場多麼的不同,好消息是,兩方皆絕對同意,聖經的根源同樣來自神的話語,所以我們一定可以在所有聖經著作中讀到類似的話:「我們不得不承認聖經的首要作者是天主」,是「聖經的作者與編者在天主的靈性感動之下,寫下天主願向他的子所說的話,記下天主要他們記述的史事」,這樣的描繪與如是的肯定,是我們信仰的前提。

     聖經的研究與詮釋實在是艱深的工作。古往今來有多少偉大的思想家、神學家和神職人員努力的想要參透或詮釋神的旨意。吾輩凡夫俗子實在不該僭越,為免貽笑大方;但聖經終究不只為碩學大儒而寫的,更是為了所有人的得救而寫的,因此對所有人而言,應該也必須透過聖經來真正理解神的話語,這說法大概不會有人反對。那麼,對一般人而言,我們要怎麼理解聖經中看似極為素樸卻又充滿真理、一方面極為簡單一方面卻又十分複雜、看起來不合於常理但整體結構卻又如此完美的作品?

     當這樣的問題發生在聰明的聖奧古斯丁身上時,困境似乎得到相當的澄清,透過他崎嶇的求道與皈依的過程,我們可以同時看到聖經本身的偉大與多重面貌。在他的掙扎過程中,他也曾認為聖經的話語有時與他的見解牴觸,甚至不可思議,對一個要求服從邏輯與物理定律的人來說,這當然不能解釋。但後來奧古斯丁的理解與悟道則極具說服力,值得我們細細品味。

     奧古斯丁認為聖經上的見解存在著不可思議性,非但不能證明其不可信,反而正好證明其含義的奧妙高深。一方面,聖經的不可思議性可證明天主的地位乃無上的崇高,絕非有限的人類所能理解;因為我們理智上的缺陷,所以才更需要聖神的介入與帶領。另一方面,聖經的語言常是樸質簡單,絕不賣弄詞藻,這一點證明聖經乃是對所有人開放的,救贖的對象不只是知識份子或上層階級,平民百姓更不曾被遺忘。由於文字淺近通俗,一般人只要對聖經有興趣,只要展讀聖經,皆能從中獲益。也更因為在其簡單的描繪下又隱含深奧的思想,所以常會吸引優秀的頭腦,更深入地研究文字背後的弦外之音,而這樣深入研究所意涵的優良的品性,代表的是有條件更進一步親近天主的旨意。但如果一開始聖經即是用艱深的方式寫成,則進入這一條幽深曲徑的真理之路將會更為稀少。所以,聖經一方面通俗,為所有人的得救保持可能性,一方面極高深,因為天主的國並非如此輕易就可進入,非得經過無比艱難、犧牲、體會與召喚方能達到。

     這樣的見解是奧古斯丁經歷了前半生的痛苦掙扎才理解到的真理,當然這樣的理解也只是其思想中一小部分,卻足以給我們極大的啟發。原來,神的作為經常如此的奇妙,在平實中安插了深奧,在神秘中埋下了可以理解的線索,同時觀照著所有的人,讓人有著平等的機會;但同時也讓不同程度的人,從平民到教宗皆透過同一本書,而且只有這一本書來找到祂。這樣奧妙的平衡實在讓人驚嘆,無怪乎聖經的影響力在世界上無出其右。這就是聖經的力量與權威。而回過頭來說,恰如奧古斯丁所說的:「如果你不是要人們通過聖經而相信而尋獲你,你決不會使聖經在全世界享有如此崇高的威權。」換句話說,聖經在世的權威正好是我們的尋獲天主的保證。

     當然,所有這樣的想法或多或少有著循環論證的問題,因為我們已經認可聖經是神的話語,才使聖經具有無上的權威,但我們閱讀聖經不是正是為了找尋神嗎?假設一個人一方面說,正要開始找卻又同時說他已找到,或者已經找到了卻又說正要找,我們或許也會說這不合邏輯。然而,或許這就是神聖話語的奧秘所在,通過這些令人著迷卻又令人困惑、能夠帶來理解卻又不時生出矛盾的文字,或許衪正在召喚進一步的思考與鑽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