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教廷教育部致主教團主席有關學校宗教教育之公開信

◆曾慶導

     這公開信應轉達給所有參與教育使命的人士,包括最重要的父母,下面是這公開信的一些要點:

     在學校裡的宗教教育的性質和角色已成為論辯的話題。在某些地方這成為新的法律的目標。這些新的法律卻傾向以介紹多元的宗教現象,或以倫理哲學教育取代宗教教育。這與家長們的選擇和教會的教育目標相左。

一、學校在新一代的天主教教友培育上的角色

     教育的獨特任務是全人的整合陶成,但忽略或輕視人的道德和宗教面向的教育會造成對全人教育的危害。

     父母是最先和最主要的教育工作者,因此,天主教父母有責任照顧孩子的基督信仰教育,而父母在盡此本份時應得到社會和其他機構的輔導。依國際法和人權法,家長依他們宗教信仰選擇教育的權利應絕對得到保障。天主教父母應將子女託付給提供天主教教育的學校。若此不可能,就必須用別的方法提供天主教教育。

二、天主教學校的性質和身份

     天主教學校在此扮演特殊的角色。整個信友團體,尤其是教區主教有責任運用一切能力,使所有信徒獲得天主教教育,更準確地說,就是要興辦以基督精神教育的學校。天主教學校的特色要與教會聖統保持連結,確保天主教學校的教育都是基於天主教信仰的原則,而且是由教義正確,生活誠實的老師來教授。這些學校開放給所有認同和尊重天主教教育目標的人。學校應浸透於福音的自由和慈愛精神,以期促成每個人人格和諧的發展。這需要父母、教師和學校當局緊密積極的合作,並構成輔助職責原則,防止一切「學校壟斷」。

三、學校中的宗教教育

     人對超越開放的本質使學校教育應包含宗教教育的成份。道德陶成和宗教教育可以培養學生對個人和社會的責任感及其他公民品德的發展,因此是對社會有利的貢獻。在一個多元化的社會,宗教自由的權利需有兩方面的保證:學校宗教教育的存在;以及這種教育是與父母的信念相符的。父母有權利決定子女應受的宗教教育,強令子女就讀於不合父母宗教信仰的學校,或者令接受完全排除宗教訓練的統一教育,都是侵害父母的權利。

     宗教教育在學校中被邊緣化是非常能誤導和有害學生的。如果宗教教育被限制以「中立」方式來展示不同的宗教,這能造成學生的困惑,造成宗教相對論或對宗教的冷漠。信友家庭應從公立學校──正因為是對所有人開放──得到保證。他們的子女的信仰不但不能被危及,更會得到適當的宗教教育來完成他們的全人教育。這項原則必須存在於宗教自由和真正民主國家的觀念裡。因為民主國家,按其最深最真的本質是為所有公民服務,尊重他們的權利和宗教信仰。以謀求現世公益為宗旨的政權,應承認人民的宗教生活而予以鼓勵。如妄加指揮或阻撓,這便是越俎代庖。基於這些理由,建立學校中天主教宗教教育的內容,是教會的責任,屬教會權下,以保證所教導的天主教教義是正統的。

     宗教教育是天主教學校教育的重要部分。天主教學校的特性及存在的理由,以及天主教父母選擇天主教學校的原由,正是學校的宗教教育。跟其他地方一樣,在天主教學校中的非天主教學生的宗教自由必須受到尊重。這並不影響教會有權利和責任公開傳授及宣揚其信仰。但此傳授和宣揚切忌帶有強制或卑鄙不當的遊說意味的行為。在學校中的宗教教育是符合教會的福傳使命的。

     天主教教育的獨特性並不使它缺乏其作為一門科學所應有的性質。宗教課程必須表現為學術的科目,跟其他科目有同樣制度上的要求和同樣的嚴格性。宗教課程與其他科目的關係並不是附帶性的,而是各種學問間的交談不可或缺的成員之一。

     天主教教育部確信,以上所提及的原則均能對教育工作和各國民族有所貢獻:教育工作是教會使命的主要部分,而各國各民族都期望建立一個尊重每個人的尊嚴的公平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