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風暴中所顯示出的社會不公義

◆李家同

     在這次金融風暴中,有很多人失業,絕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是必然發生的事,也沒有什麼不對。可是,我感到我們必須好好地看看這種失業是否是一定應該發生的。

     我們要知道,絕大多數的企業是有現款存在銀行裡的,而且這些現款的數字其實都是以億計,相當龐大,有的企業的存款有可能高到幾百億之多。金融風暴忽然發生,很多企業的收入的確大為減少,有些因此產生了虧損狀況,問題是:是否企業一旦產生虧損,就應該立刻解僱員工,以減少虧損?

     一個家庭,家長有工作,當然會照顧家人,如果家長失業,我敢說沒有一個家長會將妻小掃地出門的,因為每一個家庭都會有一點儲蓄,在這一段沒有收入的日子裡,家長當然可以利用這些儲蓄來使家裡的妻小獲得溫飽。

     一個企業,如果要在這次金融風暴中保住他們的職員,是絕對有能力的,因為對於大企業而言,這少部分人的薪水實在不算什麼的。問題是:為什麼我們大家都認為企業主解僱職員是正確的呢?我認為這是因為我們都有一個觀念,那就是企業主的惟一責任是維護股東的利益,也就是說企業負責人應該不擇手段地維持高利潤,辭退職員當然會降低成本,也至少使當時的虧損減少一點。

     這種想法正確嗎?我只能說,這種想法反映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社會是不理會普通老百姓的尊嚴的,企業主可以得罪職員,但是絕對不敢得罪有錢有勢的大股東,在權衡利害的時候,犧牲的絕對是小人物。

     換句話說,在我們的社會裡,仍然沒有對於人給予相當的尊敬,一個人的價值和一個零件是差不多的,我們可以隨時換一個零件,當然也可以換一個人。如果庫存的零件太多了,當然要設法改善。如果人太多了,去掉幾個乃是天經地義的。

     但是,我希望我們的想法一定要加以改變的,因為在一個講求社會正義的社會裡,我們一定要注意人在社會裡的地位,我們不能將人的地位和物品的地位相提並論。我們不要只責怪我們的企業主將人和貨物畫上等號,我們整個社會亦是如此,這可以從我們對待外籍勞工的態度上看出來。對於我們而言,外勞乃是我們輸入的一種商品,價廉物美,而且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他們存在我們國內的惟一作用,就是替我們做工,因此我們往往對於他們的權益,不僅毫不關心,還加以種種限制,我們都知道他們飽受仲介團體的剝削,但我們假裝沒有看見,我們不准他們結婚,不准他們騎機車,凡此種種都表示我們的內心之中,沒有對他們有足夠的尊敬,說得白一點,我們沒有將他們看成人,我們多多少少,將他們和貨物畫上了等號。

     我們人類曾經走過極端的資本主義時代,我們都以為我們已走出了這種時代,其實我們仍然在資本主義的陰影之下,我們仍然非常看重企業的獲利情形,好像企業存在的惟一目的,就是賺錢。

     最近,我常聽到很多人高談闊論有關企業的社會責任問題,他們認為企業賺了錢,應該回饋社會,也應該注意環保,令我感到困惑的是:為什麼很少人提倡企業應該給他們的職工更好的保障?金融海嘯發生的時候,正值農曆年時期,對於很多人來講,上一個農曆年真是一個可怕而悲哀的農曆年。

     我們的教宗在文告中,常常提到人的尊嚴的問題,如果我們過分地重視企業的獲利,我敢說,人是沒有尊嚴可言的。誰都知道,企業必須獲利,但是人的尊嚴一樣的重要,我們對任何一個問題,都應該從整個社會的利益來看,不能因為只顧及個別企業的短期利益,而忽略了社會的長期利益。

     對於我們教友而言,我們有時應該深思這個問題,當我們看到一個外勞的時候,我們應該想到他是一個有靈魂的人,他和我們,在天主的眼光中,絕對是完全同樣的,他應該受到尊敬,也應該享受應有的權利。

     很多社會問題都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解決掉,我們不必希望在這個世界上,社會上在一夕之間,所有的不公不義都消失掉,但是我們總應該思考如何能建立一個天主的國,我們唸天主經的時候,不是說,「願祢的國來臨!」嗎?在耶穌基督心目中的社會,人人都應該是人,而不是價廉物美的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