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返鄉有感

◆陸達誠

     七月中旬回上海探親。七年未見的上海面目全「非」:高樓大廈到處林立,街道粉刷翻新,路面舖上新的磚瓦,巷子裡的樓房外牆全部粉刷一新……,上海好像變成一個盛妝待嫁的新娘。明年它就要成為世界博覽會的東道主,各國貴賓紛至沓來。上海人最愛面子,因此多年前已提早開始給自己的門面打扮起來,要把這個老都市變成一個使人驚艷的現代化大都市。但大家還得再等上二百多天,才能一窺其濃妝艷抹的新面貌呢!

     探親其實就是度假,看親朋好友外無所事事。一個月之久住在淮海中路妹妹家裡,一出門就可以悠哉遊哉地在觀光街漫步。教書、研究、改考卷、指導研究……均可置之腦後,拋到九霄雲外。不過,開始幾天,覺得度假還得學一學,因為身體還不習慣完全放鬆,還未適應接觸一個沒有書本和教室的現實世界。

     到上海那天(七月十四日),陳才君神父過世。雖未送到他的終,也參加了他的入殮大典。陳神父享年92歲,除了30年牢獄生涯外,都從事教育和修士的培育工作。年輕時,在路上碰到他,他可以佇立一個小時,講他才看完的科技小說,什麼上月球或太空之旅的故事。他在被逮捕前,曾向筆者透露,他非常害怕坐牢。但下一次見面時,他已從勞改之地回家,見到遠客就侃侃而談,一談至少三、四小時。客人疲乏不堪,他却愈談愈有勁,不肯作罷。客人雖累,下次還是會去。愛他的人不少,這次計有六百多位教友來送他最後一程。相信天主一定會給他豐厚賞報的。

     碰到幾位五十四年未曾謀面的老同學,他們都已退休,每個月拿到月退俸,足夠開銷,有的買了新樓,享受寬裕的晚年生活。大陸規定女士55歲,男士60歲退休。所以馬路上、巷子裡的人潮川流不息。試想一個一千五百多萬人居住的城市,其中有幾百萬退休人員,如果他們不去兼職,不分週日週末,在街頭巷尾晃蕩,感覺上,倒處人山人海。又因股票一直上漲,熱衷此道者,天天望著電視銀幕,笑得嘴都閤不攏。有些人根本不看每日行情,因為他們確知他們的股票一定會漲。這是在台灣無法想像的奇觀。酒店高朋滿座,生意興隆,夜夜笙歌,就像八十年代的台灣,錢多到淹腳目。唉,真是風水輪流轉。

     年輕的一代是鄧小平復出後成長的孩子,衣著、打扮、髮型與台灣、香港沒有兩樣。並且由於一家只有一個小孩,所以個個從小就是天之驕子,沒有吃過苦頭,絲毫沒有文化大革命的痕跡,他們不是紅的,都是其他顏色的,又酷又辣。

     至於地上地下教會的裂痕明顯地在縮小。許多地下教友看了前年教宗致中國教會的信,比較不忌諱參加地上教會的禮儀。並因那邊有些神父格外優秀,令他們心悅誠服,讚譽不絕。整體看來,以前的緊張鬆弛了不少。

     當然佘山朝聖不能不去。1957年6月在山頂聖母台前許願求恩而立即得到所求之恩的印象驀地湧上心頭,想起了恩師嚴蘊梁神父的詩句:「慈母,慈母垂顧俯聽,膝前兒歌獻童心。」聖母啊,何時我可留居佘山做一個避靜,八天間與慈母您細訴別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