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鐸事錄

◆張春申

     新約聖經在四福音之後,接著的是稱為「宗徒大事錄」的書,按思高聖經,分為前後兩篇,前編是伯鐸事錄,後編是保祿事錄。實際而論,保祿事錄名實相符;至於伯鐸事錄,的確以他為主,然而幾乎是初期耶路撒冷,在耶穌復活升天後的實況,因此包括的更是宗徒主持的耶路撒冷教會事錄,伯鐸的角色是突出的,但並不如保祿事錄中的連貫緊湊,而且他常是與其他十一位尤其與若望宗徒在一起。如此說明之後,我們以特寫方式來記錄他。

     「領導者伯鐸」該是非常明顯的頭銜。耶穌升天之後,大家等待天主聖神降臨之前,伯鐸即在大約一百二十人的團體中發言,提議有人遞補已自殺的猶達斯,而且指出候選人需有的條件;也可以說在場的一百二十人是在他主持的會議中,完成了提名與選舉的程序,結果瑪弟亞被選,加入十一宗徒之中,此舉是在聖神降臨之前,是否暗示這是歷史中的耶穌的延申,完成了教會的結構。(宗一15-26)

     「講道授洗者伯鐸」是聖神降臨後的活動,他率領十一位宗徒,在耶路撒冷宣講死亡與復活的耶穌基督,顯然成效卓越,有三千人領洗;不僅如此,而且尚有奇蹟相隨,一如納匝肋出來的耶穌。初次是他與若望去聖殿時,見了一個生來便瘸的乞者,伯鐸握住他的右手扶他起來,他立即跳起來行走,因此他也是「施行奇蹟者伯鐸」。(宗二14~三10)

     「被捕、受審、釋放者伯鐸」,由於宣講耶穌從死者中復活,引起司祭與聖殿警官的惱怒,遂與若望同被捉拿,押在拘留所中一夜,第二天審問時,嚴令他們不可再宣講耶穌的名。他們卻回答得非常直爽:「聽從你們而不聽從天主,在天主前是否合理,你們評斷罷!因為我們不得不說我們所見所聞的事。」(宗四19-20)審問者由於民眾的壓力,同時也找不到藉口來處罰他們,於是想恐嚇他們一番,予以釋放。(宗四1-21)

     「治理初期共同生活者伯鐸」維持共同生活的制度,即「凡各人所有的,沒有人說是自己的,都歸公用。」於是,凡有田地和房屋的人出賣之後,都把賣得的錢帶來,放在宗徒腳前。照每人需要的分配。有阿納尼雅夫婦者扣留價錢,卻也受了懲罰。(參閱:宗四32-37、五1-11)

     「大顯奇蹟的伯鐸」率領宗徒在百姓中顯了許多奇蹟,以致有人把病人抬到街上,放在床上,在伯鐸走過的時候,至少他的影子能遮在一些人身上。還有許多耶路撒冷周邊城市的人,抬著病人和被邪魔糾纏的人,齊集而來,他們都得了痊癒,導致大司祭不得不把他押在監裡。(宗五12-16)

     「堅持者伯鐸」在夜間又有天使打開監獄的門奉命去講有關生命的話。天一亮他們就進入聖殿施教,警官與差役又把他們帶去公議會受審。大司祭審問他們說:「我們曾嚴禁命令你們,不可用這名字施教。你們看,你們卻把你們的道理傳遍了耶路撒冷,你們是有意把這人的血,引到我們身上來啊!」伯鐸卻回答說:「聽天主的命應勝過聽人的命。我們祖先的天主復活了你們下毒手懸在木架上的耶穌。天主以右手舉揚了他,叫他做首領和救主,為賜給以色列人悔改和罪赦。」(宗五29-31)

     「視察撒瑪黎雅的伯鐸」與若望是在斐理伯宗徒之後到那裡去的(參閱:宗八4-8;14-25)。由於教會在耶路撒冷遭到迫害,信徒逃散到猶太和撒瑪黎雅鄉間,斐理伯特別受到注意。原來那裡有個術士名叫西滿,應用邪術很得人心,但當他信服斐理伯,受洗以後他隨從了他。後來,當耶路撒冷教會聽說撒瑪黎雅接受天主的聖道,便打發伯鐸和若望到那裡去。他們三人一到,就為城市的信眾祈禱,使他們領受聖神。西滿術士看見後獻給他們銀錢,期待得到同樣的能力。但伯鐸向他說:「願你的銀錢與你一起喪亡,因為你想天主的恩賜可以用銀錢買得。」(宗八20)由於這段記錄,後代教會中有了一個專名,稱那些將教會的神聖事物以金錢買賣者犯了「西滿買賣」之罪(Simonia)。初期教會逐漸在全猶大,加里肋亞和撒瑪黎雅得了平安,伯鐸與若望巡視各處,最後返回耶路撒冷。

     「再次出巡的伯鐸」是當教會在全猶太、加里肋亞和撒瑪黎雅建立起來之後,他巡視各處,到了居住在里達的信徒那裡,治好了一個躺在床上八年的癱瘓病者;到約培復活了一個已經去世的女門徒塔彼達,這事傳遍了全約培,就有許多人信了主。(宗九36-43)

     「收納外邦人之伯鐸」的創舉與他的辯護,是基督教會之大公會議。一般而論,新約讀者多以保祿為外邦宗徒;不錯,但伯鐸是肯定此一原則的重要人。整個事件記載在宗徒大事錄第十章中,而且篇幅很長,並藉此結束了宗徒大事錄的伯鐸故事。我們把它簡述一下。在凱撒勒雅有個意大利營的百夫長是個敬畏天主的人,在夢中有天使命他打發人去約培找伯鐸。另一方面,伯鐸自己也見了異像如下:「他看見天開了,降下一個器皿,好像一塊大布,繫著四角,縋到地上,堶惘釵U種四足獸、地上的爬蟲和天空的飛鳥。有聲音向他說:「伯鐸!起來,宰了,吃罷!」伯鐸卻答說:『主,絕對不可!因為我從來沒有吃過一樣污穢和不潔之物。』聲音第二次又向他說:「天主稱為潔淨的,你不可稱為污穢!」這事一連發生了三次,那器皿隨即撤回天上去了。(宗十11-16)之後雙方見了面(宗十17-33)伯鐸公開承認「耶穌基督是萬民之主」。(34-43)最後,當伯鐸還在講話時,聖神降下到在場的人身上,包括未受割禮的外邦人身上。於是伯鐸決定性地說:「這些人既領受了聖神,和我們一樣,誰能阻止他們不受水洗呢?」(同上47)這是教會走向普世性的決定性事件。這事傳到耶路撒冷,那些猶太基督徒非難地說:「你竟進了未受割損人的家,且同他們吃飯!」伯鐸又得詳細說清事件為自己辯護。如此結束了宗徒大事錄前編,即伯鐸事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