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的憑據就是棄絕自己

◆江奇星

     若要以最精簡的話點出天主教靈修的精髓,那麼,也許唯有「棄絕自己」最能訴說天主教靈修的神韻了。追求靈修生活的人,若還不能認出這神韻所在,那麼就請看,那位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他是如何棄絕自己;也可參考及默觀歷代聖人們,他們如何積極的棄絕自己,才能成為基督完美的肖像。

     「背十字架」和「棄絕自己」,大抵來說,是同義的。正如耶穌所說:「誰若願意跟隨我,該棄絕自己,天天背著自己的十字架跟隨我。」(路九23)因此,一位自稱是耶穌門徒的人,是否真正在跟隨耶穌,其中很重要的標記,就是「棄絕自己」了。

     也許有人會說:靈修的根基應該是上愛天主下愛人,愛才是靈修的精髓所在。至於棄絕自己,最多只排第二。若有人堅持這觀念,我也不反對。的確,若沒有真愛情,是不能成就什麼靈修的。但是,我們也別忘了,真愛的憑據,就是來自棄絕自我;也就是說,不能棄絕自己的人,是奉獻不了真愛情的。

     這不是否定愛的重要,而是許多靈修人忽略了以棄絕自己為憑證。曾經有人對我說:「聖女小德蘭的靈修比較簡單和容易,因為小德蘭只強調愛,沒強調那麼多的棄絕自己。」我認為這說法有待商榷。小德蘭若是缺乏深度棄絕自己的情懷,是不可能去愛得如此徹底的。

     真正而言,並非你有愛,才能將自己奉獻給天主;而是你能棄絕自己,才能將愛情奉獻給天主。也許有人會說,是先有愛情,才能推動棄絕自己。其實也沒關係,「棄絕自己」和「愛情」本有彼此推動的關係。以一個譬喻來說,棄絕自己和愛情就好比火車的雙軌道,雙軌道若缺了一軌,火車是動不了的。因此,棄絕自己和愛情是同等重要的;但在辯證上,需要以棄絕自己為憑證,否則對天主的愛,只是一種膚淺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