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墨索里尼的備忘錄

◆剛恆毅

     義大利駐華公使柴祿地離開北京後,暫時住在羅馬等待新任命,六位中國主教祝聖禮以後,我們時常在羅馬會面。柴祿地公使對於義大利給中國傳教區的協助非常清楚,依照各傳教區的需要和我的同意來做分配;總是尊重傳教士的身分與自由,決不用交易方式換取政治上的利益,也認清這件事的微妙處。

     傳教士不是商人,也不是公使的代理人,他們是基督的使者,他們不想也不願意減低自己的純正使命,去為自己的國家去宣傳,而他們的良好工作表現,必然對他們的國家產生正面的效果。中國的愛國運動持續沸騰,重新研究過去不合時宜的方式,也應當放棄某些不正當的手段。

     賽巴來利參議員所創辦的義大利協助傳教士委員會,要求外交部將墨索里尼政府給中國傳教的援助,交由這個機構來分發。這時正當聖座與義大利政府處於非正常關係期,所以我不能正式地交涉這個敏感問題。

     外交部長葛朗底約我在戴奧道黎侯爵私邸會晤,侯爵也請了柴祿地公使以及其他相關的人士。可巧的是前一天(1926年10月31日)墨索里尼在波隆那(Bologna)遇刺,會晤的事因此作罷。於是我把準備好的備忘錄,請柴祿地公使轉交外部長葛朗底及墨索里尼政府。備忘錄後來發生了效力---還是遵照我原先的主張,仍交由義大利駐華公使按實際需要來分配。

備忘錄的內容如下:

     據知,義大利政府給予中國傳教區的協助,原由義大利駐華公使辦理,今改由參議員賽巴來利執行此項工作,而以國家事業救濟傳教士方式辦理,余堅決反對此項規定,如此涉及到技術、原則與適當性等問題。

     技術問題:駐北京公使據有確切之報告,以規定分配之準則,此委員會則無此報告可憑。

     原則問題:天主教傳教事業,屬於教會之崇高機構,不容外力損及教會之自由與地位,此乃教會基本目的。教宗碧岳十一世於《教會事件》通諭及致中國宗座代牧信函中,強調傳教地位的崇高性與純正性。事實上,該委員有意干涉傳教事業之教會管理權,曾致函太原教區鳳主教,令人惋惜的是,此廣大教區施惠於不同國籍方濟會士,此為無可因循之事。任何巨大財物,均不得傷及教會之自由。若該委員會企圖干預分配援助,將引起中國傳教區財產之糾紛。該委員無教會當局授權卻干涉教會財物之支配權,如太原及其它地區賠款。法國直接將鉅款給予傳教區,以作法國傳教區基金;而義大利傳教士應得之款項,就像接受施捨,此不僅攸關傳教士地位,視如看管幼輩,更關乎公義問題。

     適當性問題:面對目前之事,考慮由義大利公使分配之援助,改由國家之委員會辦理之問題,今以孟左尼諾(Man Zonino)言:「贈與之手,贈與時受辱。」

     總之,傳教區困乏而願接納急需援助,應尊重教會自由之完整與聖教行政之完整,更應迫切注意當前中國民族主義怒潮之演進。此項問題應澄清;認為義大利政府無故更改援助中國傳教區方式,此為極其重要與微妙難題,我們極願尋求良好轉機,澄清與解決此項問題。政府甚望傳教士猶如海外僑民為國增光。優良傳教士必忠於聖召,因他們的善行,遙遠的祖國必引以為榮,更為世人認識與尊敬。若一昧宣傳國家主義,宗教工作勢必隨之荒廢,而招致猜疑並激起反感。中國人民感覺敏銳,今中國之愛國運動正熾,傳教士宣傳宗教以外之事,必遭人猜疑、冷淡,人人懂得此理,但為觀念蒙蔽,我們有責公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