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我無限感動的德蘭中心

◆李家同

     這幾年來,我一直在德蘭中心教小孩子。我一直都非常在意這些孩子們的功課,可是,最近,我忽然有了改變,我開始注意一個非常基本的問題:孩子們快不快樂?我的結論是:他們非常的快樂,而且也都對前途抱有相當的信心。我覺得這實在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因為這些孩子都是家遭變故的孩子,照理說應該是很不快樂的。德蘭中心也不是不講紀律的地方,孩子們過團體生活,必須遵守很多規定,舉例來說,放學以後,一定要回到中心,不可以到外面去玩。雖然有這些規矩,孩子們仍然非常快樂。

     不知何故,我們現在的社會裡有很多失功能的家庭,這些家庭中的孩子是最值得大家關懷的,因為他們通常沒有來自父母的愛與關懷,再加上他們的家庭本來就是弱勢家庭,經濟狀況非常不好,試想,這些孩子生長在多麼不好的環境之中,他們可能完全放棄了學業,當然也可能對自己完全失去了信心,慢慢地,也會變成社會邊緣人物。社會邊緣人物一定會造成極大的損害。

      德蘭中心之所以能夠使孩子們有正常的成長,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中心的修女們的愛心,最使我佩服的是修女們對五十位同學,個個瞭若指掌,哪一位同學功課有進步,哪一位功課退步了,哪一位同學有特別的才藝,修女都知道,這充分地顯示了修女對孩子們的關懷。這種愛與關懷立刻使孩子們進入了主流社會,我從未看到任何一位在德蘭中心的孩子是行為有嚴重偏差的。

     最近政府一再地強調品德教育,大家仍然陷入了一個迷思,總認為要使孩子們品德好,一定要有人向他們說教,也要有一套教材。我從來沒有聽到修女們長篇大論地向孩子們說教,但是她們本身的身教就足以使孩子們沒有偏差行為了。

     一個孩子如果功課太差,即使他感到有人愛他,慢慢地也會對自己失去信心的,最使我感到高興的是修女們對孩子教育的重視,就以我來講,我一直在教那裡的孩子們英文和數學,最近,我發現修女們除了要我上課以外,還要我寫聯絡簿。聯絡簿上,我必須寫上我要孩子們做哪些數學習題,也要寫上英文要背哪一課的生字等等,孩子的在家老師也會看孩子們有沒有真的做這些家庭作業。我相信如果我在別的單位做義工,大概不會被要求要寫聯絡簿的。

     德蘭中心的另一好處是只有大批的義工來服務,這些義工當然也都是有愛心的,品德上也沒有問題,大多數都是大學生,所以孩子們往往將他們當成學習的對象,這一點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孩子們如果對自己毫無期許,將來也很不容易在社會裡立足的。

     我只知道德蘭中心,所以也只能替德蘭中心說好話,我相信,我們天主教會辦了很多的機構,這些機構也都發揮了很大的功能。為什麼我們辦得如此之好,最重要的是因為我們天主教的神父修女們都是有愛心的人,而且神父修女們也都是很開朗的人,可以和別人打成一片。就以德蘭中心為例,如果這裡的神父修女們個個都極有聖德,但個個都非常嚴肅、保守而且古板,恐怕孩子們也快樂不起來,甚至還可能會對教會起反感。幸運的是:這裡的神父修女們永遠笑口常開,也能了解孩子們的想法,對他們的調皮,非常地能夠容忍,而且也能了解孩子們為何會調皮。

     可是,最重要的是:修女們仍然對專業的重視,孩子如果行為有些奇怪,修女們知道這種事不能只靠說教來解決的,還必須有專業的人來分析為什麼孩子有這種問題,光有愛心是不夠的。我發現德蘭中心相當重視這種專業人員,這也使得修女們可以利用科學的方法來幫助孩子們。

     我們應該以天主教會在這方面的貢獻感到驕傲,我們也應該常常設法讓社會了解為何我們成功。我建議我們提出一個口號,叫做「愛與專業」,沒有愛,我們絕對幫不上這一類孩子的,但是只有愛,並不能解決一些特殊的問題。教會的神職人員都是有科學性思考的人,所以他們能夠將先進的輔導技術溶入愛的教育之中。這些做法,使很多的孩子不至於迷失,而且能夠在長大成人以後,在社會上成為對社會有正面貢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