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教會與伯鐸的領導

◆張春申

     「十二」該是聖經中的一個重要數字:舊約以色列民族淵自亞巴郎,其孫子雅各伯生有十二個兒子,於是以色列民族有了十二支派。至於耶穌宣講天國來臨之初,為了準備建立新的天主子民,他召叫了十二位,後來稱為宗徒的弟子;他們的名字在福音中多有記載。其中之一即是出賣他的猶達斯,他見耶穌被判而後悔,遂上吊死了。(參瑪二十3-10)此後,宗徒大事錄的教會中,在聖神降臨之前,瑪弟亞代替了他(一15-28)然而這部重要的大事錄,在思高聖經中分為前後兩編;前編稱為伯鐸事錄,後編稱為保祿事錄。保祿稱作宗徒與耶穌召叫的十二宗徒誠為不同;我們暫時不談他,先自伯鐸的領導出發。

     四部福音,不論對觀福音或若望福音,都以耶穌為中心,陪伴他的是他召叫的十二宗徒;但是那時耶穌已經為他的未來教會準備第一任教宗,雖然他與現代教宗之差別,表面而論,難以想像。毋庸在此討論。我們寫的是伯鐸的領導,宗徒大事錄最早記載的是他在耶路撒冷領導的教會,此後,則以同樣長的篇幅記載了十二宗徒之外的一位,被稱為宗徒的保祿。這兩位大宗徒構成了我們正在講的教會故事。其實有關前者,我們在講耶穌的故事時,已經多次提出他扮演的角色了。另一方面,在新約中,除了四部福音和宗徒大事錄之外,尚有伯鐸前書與後書,都與伯鐸有關。不過作為他的事蹟而編,可以分為傳統的三面,亦即管理、宣講與聖事。當然一切尚為非常原始的型態,所有資料限於福音與宗徒大事錄;雖然,新約聖經中尚有以伯鐸為作者的兩封書信,後者有人該是託名之作,此非我們的話題。我們只講伯鐸領導初期耶路撒冷教會的一段故事。

     事實上,耶穌升天與聖神降臨之後的短短一段時間中,伯鐸在耶路撒冷的初期教會中,確是擔任領導的角色,但為期極短。此後,新約聖經中僅有兩封歸於他的名下的書信而已。耶穌升天與聖神降臨之後,伯鐸即率領十二位宗徒在耶路撒冷開始宣講死亡、復活與升天的基督,即有三千人受了洗,構成了初期耶路撒冷的信徒團體。對於這個新教會,宗徒大事錄如此介紹說:「他們專心聽取宗徒的訓誨,時常團聚,擘餅,祈禱。因為宗徒顯了許多奇蹟異事,每人都懷著敬畏之情。凡信了的人,常齊集一處,一切所有皆歸公用。他們把產業和財物變賣,按照每人的需要分配。每天都成群結隊地前往聖殿,也挨戶擘餅,懷著歡樂和誠實的心一起進食。他們常讚頌天主,也獲得了全民眾的愛戴;上主天天使那些得救的人加入會眾。」(宗二40-47)

     這段對初期團體的描寫,旨在表達聖神降臨之末世性神學意義,因此其象徵性質顯然可識,並非制度之建立,更不必視之為共產主義。但無論如何,宗徒的領導地位是相當明顯的,尤其伯鐸的角色更為突出。根據宗徒大事錄的記載,其時集在一起的大約一百二十弟兄;這個數字也該同樣地使人想起宗徒的教會,因此伯鐸向團體提出的第一件事,即是回歸耶穌宣講天國的出發點上所立的十二宗徒,由於其時,十二之一的猶達斯已經了結自己的生命,於是伯鐸要求回歸耶穌召叫宗徒的「十二」,在他口中,宗徒大事錄的作者述說了猶達斯的死狀:「但這人竟用不義的代價買了一塊田地,他倒頭墮下,腹部崩裂,一切臟腑都流了出來。耶路撒冷的居民盡人皆知。」(宗二18-19)繼而作者又敘述了初期耶路撒冷教會團體的一次選舉,由兩個候選人之一的瑪弟亞加入十二宗徒的行列。現在我們已開始了講教會的故事,但是教會是耶穌基督建立的教會,因此為了連接,不免又回顧已經發生過了的事,但同時也為初期耶路撒冷教會揭開序幕,於是伯鐸的角色立即在教會中呈現了出來。其實,我們講教會的故事,並非一般所說的教會史,更是限於新約聖經的範圍之內,亦即四福音之後的「宗徒大事錄」的範圍之內,而這部書所指的宗徒,實質上是伯鐸與保祿二位而已。

     有關伯鐸,我們在「講教會的故事」中已經寫過「教會的第一位教宗」,扼要標出他的角色;但尚要細說一些他在初期耶路撒冷教會中的領導。值得注意的,此時在耶路撒冷的伯鐸已與耶穌公開生活的他,在性格上如出二人。在跟隨耶穌階段,他頗露鋒芒,但予人感覺出他個性上的率直與衝動。不過宗徒大事錄中的伯鐸,一方面經過耶穌受難時考驗,另一方面領受了天主聖神的恩典,確是表達了初期耶路撒冷教會中的領導角色。事實上,即使在聖神降臨之前,他已在初期團體中首先發言,提議有人遞補猶達斯為宗徒(參宗一15-26)充分彰顯他的領導角色。他不獨斷,要求的是團體的意見與行動。替代猶達斯的瑪弟亞是在他主持的團體會議中加入十一位宗徒之列,保持了耶路撒冷的十二數字,象徵這是新的天主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