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跪凳嗎?

      ◆Fr. Patrick Kennedy/本刊譯

在籌劃堂區整建工程時,我們遇到了聖堂設計的相關問題,而我最常被問到的一件事就是:「我們是不是一定需要跪凳?」我想現在應該是答覆所問,解釋箇中緣由的時候了。但是,我們得先回到堂區架構中來談這個問題。

------------------------------------------------------------------------------

     聖堂是我們堂區度過千百個時辰共同祈禱的地方。在這裡,我們一起領受天主藉基督體血流溢的愛,我們為新加入的成員準備洗禮,我們分享婚禮的喜悅,我們深切感受失去摯愛的悲傷,我們痛悔個人過失,我們為老弱病苦祈禱。在這裡,我們聆聽天主聖言也宣講聖言,我們一起在這個團體中成長。總之,堂區是我們彼此之間,也是我們與天主之間的情感交會點;走進這裡,某些情感自然溢於言表,我們總會心心念念在這裡的許多時光。

     我們在聖堂遇見鄰居、朋友,覺得這裡熟悉自在,彼此都有認同感,在這裡好像在自己家中一樣,因為有家的感覺,所以有些人希望這裡能永遠維持不變。凡事只要有變動,即使是積極的變化,仍會讓人覺得不自在。我們對熟悉的事物早已習以為常。

     有鑑於此,堂區整建工程核心計劃委員會首先聽取各方意見,確定有關聖堂的需求,彙整所有意見後公佈在堂區網站「確定的需要」這一欄,目前資料仍在網上。大家所列的需求主要在於空間必須符合兩台彌撒所需,而有關這方面的需求,在前幾年我們已注意到,當時的解決辦法就是另外闢出一個空間來輔助,即設置殉道聖人廳。可是現在大家覺得在殉道聖人廳祈禱或參禮的人,因為視線和距離問題,會有被分隔的感覺。

     另一項需求是入口處不敷使用的問題。由於階梯阻隔,影響到主祭台的動線,坐在前排者視線雖佳,但禮儀行進時他們會形成人牆,尤其是殯葬禮時會阻礙棺木與祭台間的行動。此外,音樂台的空間也不夠,導致樂器伴奏者擠在角落,歌詠團侷促在前幾排座位或必須長時間站立;還有,聖洗池須修建,地毯也沒換過,這些都是在規劃整修工程時我們關注的事項。但是我們也不必拆掉整個聖堂重建,後面的牆仍然保留;扇形座椅的設計繼續使用,讓大家可以看見彼此,也可以看見祭台;做為團體接待用的空間也按計畫保留。我們希望所設想的各項變更,有益於我們的敬禮朝拜,同時保持Pax Christi堂區的歷史連貫性。

     現在,我們可以討論關於跪凳的問題了。(一定有人以為我會避重就輕,對不對?) 跪凳對有些人來說是有象徵意義的,什麼象徵意義?即:有跪凳意味傳統的教堂,非傳統的教堂沒有跪凳,甚至有人把跪凳和保守畫上等號。其實在天主教或其他教派中,以跪姿敬拜天主的歷史久遠,很多人在向天主祈福或懺悔己罪時,也經常是跪著的。耶穌離世前那一夜在山園中祈禱,他是「屈膝向父祈禱」的。(路二十二41)

     關於彌撒中跪姿的爭辯很複雜。初期基督徒相信耶穌基督是人也是天主,因此他們站著祈禱,在表達虔敬的同時,也意味同在人的平面上。第七世紀開始,神學家們著重耶穌的神性勝於他的人性,從這個時期起逐漸以耶穌的神性為認知重點。一直到梵二大公會議(1963~1965),神學家和歷史學家從初期教會生活做為禮儀改革的依據,有些堂區便將彌撒中原先跪下的部分改為站立,因為起立也是表達敬意的一種方式(重要人物進來時我們起立相迎),表示受造物之尊貴是按天主肖像所造。

     我無法確定究竟什麼時候開始使用跪凳的。我們當然可以跪在地上,不過跪在地上關節不太舒服,有跪凳比較輕鬆。如果片面地思考彌撒中有些部分應不應跪下的問題,所考慮的只是問題的一半;有些人在個別祈禱或舉行懺悔禮時更願意跪著,而有跪凳能讓選擇跪姿的人較舒服、較專注。

     2003年,在Harry Flynn總主教帶領下,堂區建築依循新指南的規定,聖堂應設跪凳和聖體龕,此後這項規定成為我們總教區及美國主教團建築指南的依據,所以使用跪凳與本地禮儀相關。安置聖體龕也是我們堂區許多人的疑問,Pax Christi的聖體龕安置於小聖堂,因為最初考量到聖堂的多重使用目的,而一直以來也確有不同的用處,但現在我們可將聖體龕稍做區隔,置於較接近祭台的地方,這是總教區的要求,所以我們正在尋找安置聖體龕的最佳位置,其周邊必須能與其他事物有所分隔,譬如可關掉麥克風。

     教堂是我們相聚讚美感謝天主的場所,雖然在倉庫裡或在主教座堂中都可以祈禱,因為天主處處都在,而每一個地方也都可說是神聖的,但更值得慶幸的是我們能有一個為神聖空間而設計的地方。這棟建築充滿了這二十多年來我們所有人的喜樂憂苦,這個空間是為Pax Christi天主堂的活石所建,整修屋宇是為了Pax Christi聖堂所需,為了聖堂裡的人。

     堂區中也有人表示,若必須在聖堂裡放跪凳和聖體龕,則不必整修這塊空間。我尊重這個想法,但不同意這個意見,因為我們檢視堂區全盤需要是以聖堂和堂區建物為考量,同時依據教會的相關規定。不論個人想法如何,羊群跟隨牧人,依循美國主教團及教區的指示是我們的本分。

     非常慶幸我們有如此盡責的團隊擔任核心計劃委員會,並繼續負責營繕委員會,他們聆聽意見,研究問題,不斷祈禱,用心打造安定健全適合堂區種種需要的建築,使計畫如期執行。這項工作不是由數人或特定者決議進行,現在的各項需要或變動,都是過去兩年來,我們堂區中許多人群策群力,長期研議後的共識,在這件工程上大家都付出了個人心力。感謝大家為了這項計畫付出寶貴的時間和才智。我們堂區尤其感謝所有盡心竭力承擔責任處理事務的人,他們不斷就建築方面的問題尋求最佳的解決之道,由於他們勇於面對挑戰,懂得如何處理後續問題,讓問題迎刃而解,計劃得以循序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