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年宰牛

      ◆藏峰

     每年新春隨著不同的生肖歲次都會發明不同的吉祥語以賀歲,幾年聽下來最不夠吉祥的大概就屬今年的「牛轉乾坤」了吧!乾坤之所以需要扭轉,大約是之前日子不好過所致。所以新的一年只圖不這麼難過也就心滿意足了!其實,年頭好不好過也賴我們對天主的信靠來決定。為保祿這名宗徒而言,日日設身險境,不知死過幾回,仍是事事感謝、時時祈禱、常常喜樂。(參得前五16-18)

     由聖經當中的紀錄可以探知,牛在以色列民生活中的地位,雖然比不上活在印度的牛(被稱為聖獸)來的尊貴,卻也是到了脣齒相依的地步。舉凡食衣住行外加祭祀、農耕都少不了牠的角色,因此牛理所當然的成了財富與力量的象徵。整本聖經提到牛的章節多如牛毛,沒時間細究。光是在福音中就出現了九次,其中有六次是出現在路加福音。難怪聖史路加的象徵記號就是牛,四部福音相較之下路加筆下的耶穌就稍微勞碌命一些,祂對門徒的要求也比較多,光是派遣門徒就用了九、十兩章的篇幅,這等勞碌特「牛」的!此外路加的筆鋒是特別為弱勢發聲的,舉凡婦女、乞丐或罪人都是耶穌特別照顧的族群。而耶穌則像頭傻牛,將所有的勞苦重擔一肩扛,是一步步走向加爾瓦略山的高級祭品。

     在新約裡的牛幾乎都跟耶穌天主子的角色有關,瑪竇福音中的牛是婚宴的主菜(瑪廿二4;同路十四19),這牛是為了天人之間的婚禮而犧牲的。路加福音前兩次提到牛都是為強調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十三15;十四5),若望福音裡的牛是從聖殿裡被趕出來的(二14、15),祂以自己的身體取代了祭祀的牛,於是耶穌趕走牛之後說的是:你們拆毀這聖殿,我三日之內要再重建起來(二19)。剩下的三次是本文想要宰的牛,出現在路加福音獨有的蕩子回頭的比喻中(十五23、27、30)。至於這頭牛怎麼跟耶穌扯上關係,就聽我來吹個牛吧!

     蕩子回頭比喻的核心意義圍繞在蕩子的皈依與父親的慈愛上,這兩者的撞擊需要一個記號來活化其價值,於是倒楣的牛就派上用場了。「那隻肥牛犢」在這整個比喻中是個專有名詞,所有的角色都知道牠!當父親說「那隻肥牛犢」時,僕人不會問是白的還是長毛的那隻?當僕人告訴大兒子父親宰了「那隻肥牛犢」時大兒子會震驚,是因為「那隻肥牛犢」是千挑萬選的,為了結婚或是更重大的節日的慶祝而刻意培育的。牠必然吃特別的食物,有專屬的欄位,比其他的畜牲受到更多的照顧。否則不會一講大家都知道,而且全家立時處於一級戰備狀態為了狂歡而忙碌。耶穌基督正是這樣的角色,祂為了讓所有的蕩子回到天父的慈懷而成了贖罪祭品,祂正是天父從起初就預備了的和好禮,這個感人的場面每天都在感恩聖祭上重演。肥牛犢一上桌,一切就都圓滿了。父親的慈愛非牛莫甚,小兒子的死而復生無牛不樂,大兒子的妒火也正顯出他愛那頭牛勝過父親與兄弟。

     當今教宗對此有不同看法,他在其著作納匝肋人耶穌(聞道出版社)中指出基督在此比喻中扮演的角色。他提到奧斯定的意見是「父的雙臂就是子」,是一種充滿愛意接納的表達姿態。也提出了葛雷洛(Grelot)的含蓄的基督論,認為「在比喻中耶穌與在天上的父親的身份是合一的。……因此,透過父親的角色,基督具體實現了父愛的行為,這才是這個比喻的中心。」理智上我要聽從教宗的訓導,感情上我則偏好「那隻肥牛犢」會是更貼切的人選。

     福音中的牛豐富的影射了基督的救贖特質,既是天國的新郎又是安息日的主,是復活的聖殿也是被祭獻的全燔祭。這些角色全是為了我們罪人而存在的。我們不禁要與奧斯定一同高唱:「幸福的罪過啊!你竟為我們賺得了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