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主教猶如新苗

      ◆剛恆毅

     我不擬敘述1926年10月28日耶穌君王節,在聖伯鐸大殿祝聖中國主教的盛典,也不想多提不同場合中的接持以及中國主教的答詞。各種日報、傳教雜誌都描述過這次典禮的盛況以及在傳教和政治上的意義。我願引用義大利公使柴祿地的夫人,發表在1926年11月21日匈牙利日報上的文章,公使夫婦曾在中國住過幾年。

     「我在中國時,曾有機會觀察傳教士的工作。教宗在聖伯鐸大殿祝聖六位中國主教之際,我心中湧出感激首批傳教士的傳教事業,彷佛看到拯救棄兒的孤兒院,或令人退避的痲瘋病人得到幫助和安慰。我想到四位聲名顯赫的學者最近到達中國,並矢志要在中國度過一生,不再回國。他們有學子般清新的見解、純正的信仰、勇士的毅力、襤褸的服裝,義無反顧走向中國內地。我景仰這四位的偉大決定,詢問他們何以採取這樣行動,他們神聖而純樸地回答:『我們給中國送真理而來。』如此的肺腑之言。和他們一樣,無數傳教士到遙遠的中國內地,經年累月地看不到一位自己的同胞,還把僅有的那點財物分施給更窮的人。在中國傳教士的工作比在蠻荒世界更艱苦,因在中國還得面對數千年傳統信仰與根深蒂固的宗教哲學。傳教士必須與現實奮鬥,因此難免感到困難及痛苦。幾世紀來,傳教士們默默地工作。今日的盛典,實在是他們豐富行動的最佳回饋。

     宗座今日極具意義的盛典證實,正當中國強烈排外,所謂的反「洋鬼子」,這些洋鬼子當然也包括外籍傳教士,教宗以教會名義在聖伯鐸大殿擁抱這些同一信仰的弟兄,親吻新主教面頰。當東西方結合的剎那,是一個永久合一路上的里程碑。這是因為多少殉難傳教士傾流了鮮血的成果。

     早晨六時,人群湧入大殿,男賓穿著禮服,女賓身著黑衣、頭披紗巾,忙著尋找較好的席位,以便瞻仰祭臺上的禮儀。右邊高處是羅馬貴族席,左邊是外交使節團;殿內兩旁是教會首長,其後是修女及群眾。教宗御前侍衛都披氅衣,頸帶粗金索,他們協助瑞士衛兵伴隨來賓就位,使大家遵行梵蒂岡優美的禮儀。特別允許一些印度婦女穿著他們本國蔚藍色繡錦外衣參在群眾中。

     祭壇上的臘蠋都點燃了,映照大理石閃閃發光,正祭臺上顯得有點暗淡。在正中有天主聖神的象徵,展開雙翅的白鴿神秘地祝福著。祭台前幾位穿紫袍及小白衣的教長作最後的準備。

     白鬚垂胸的亞美尼亞宗主教穿著深紫色氅衣慢慢地向前邁進,群眾開始激動起來;樞機們列隊向祭台前進,更引起群眾的好奇。樞機團主席白孟德樞機高貴文雅、身材魁偉,嘉斯巴厘樞機充滿智慧的古典面孔尤其引人注意。貴族侍衛長雅道郎迪尼親王引領樞機就坐,他們一列紅袍並坐,只有道明會富路維樞機的白色服裝隔斷這條紅線,不過頭上仍然戴著紅色小帽。稍後是馬爾達騎士身穿鮮紅制服,肩佩金章。其次為聖墓騎士,在白制服上繡有紅十字,使人回憶起十字軍。

     大殿入口處突然傳來待衛隊的號令,全殿立即肅靜,銀號隊奏樂,教宗駕臨,正祭台和殿頂上的電燈大發光明。抬轎的人都穿著紅錦緞制服抬著教宗御轎。瑞士衛兵、貴族侍衛隊在前面徐徐前進。教宗後面是新主教及其隨員,兩位襄禮者中的一位是宗座駐華代表剛恆毅總主教,他偕同中國主教從北京到羅馬,祝聖前的退省也是剛總主教領導的。在萬首叢中,教宗的寶座高高顯出,猶如在海上的波動。教宗慈祥地舉起右手向群眾降福,眾人屈膝伏首領受。轎子在正祭台前停下,教宗登上寶座,祝聖典禮開始。

     主教及教長協助教宗穿祭服。教宗的祭服輝煌耀目,戴著嵌滿寶石的高冠登上祭台,在大禮彌撒中,祝聖六位新主教。這種莊嚴的禮儀是歷代不變的傳承,現在更感隆重莊嚴,散發一種美感。在輝耀的光彩中,紅色、紫色、金色服裝非常鮮明,時而為裊裊香煙所遮蔽。

     青年歌詠團天使般歌聲的陪襯更使禮儀引人入勝。新主教俯伏在地表達服從後,由教宗手中領受了聖油與牧杖。教宗分送聖體時,全場更為感動,又把金冠加在每位主教頭上,猶如加在參禮的每人的頭上一樣。

     禮儀歷經五個小時,每一步驟皆深具意義,不僅讓嫻熟禮儀的人感動,外行人也獲得深刻而生動的印象。當新主教向教宗獻上餅、酒時,金色器皿在襄禮的明燭輝耀下構成一幅美景。此時,一曲優美動人的低音歌聲中,教宗在每位新主教面頰上親吻平安禮,也觸及到每個人的心靈,我們也為神聖的和平而祈禱。

     典禮中最動人的部份是彌撤禮成後的時刻,新主教坐在伯鐸寶座下,靜聽教宗訓勉,頭戴金冠的幾位亞洲代表平日在任何環境中少有表情,現在卻大為動容。上主從亞洲選拔的人,在此燦爛輝煌中和其地位尊高的神職平起平坐,雖然仍不勝惶恐,但他們似乎不再感覺是外人,與在場的人是仰信上的弟兄。

     禮儀結束,六位中國新主教走過大殿祝福羅馬人民,這是主教的第一項職務。當教宗返回私邸時,群眾一陣歡呼,教宗在群眾歡呼中身形漸遠。在場的人熱切為教宗和新主教祈禱,中國主教將要返回遙遠的土地上,回到神秘的中國,帶回空前典禮之神聖光輝禮物,以及基督在世代表祝聖的時刻,心靈充滿聖伯鐸大殿上伸展雙翼的鴿子聖神所帶來的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