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母胎中,我已召叫了你!

◆羅秀彪

     我相信大家都做過夢,你曾否想過夢會實現呢?小時候,母親時常跟我說她的一個夢,在夢境中,她看見了一位身穿白衣,滿臉白鬍子的老人站在一塊非常大的岩石上,老人身後則站立著十二位也是全身白衣的人。老人手上抱著一個男嬰,滿臉慈容地對母親說:「妳接受這嬰孩吧!將來他長大後我要把他帶到山上去。」說完,老人和他身邊的人在笑聲中飄揚而去,而母親也從夢中驚醒。當時母親剛領洗入教,巧的是也剛懷孕,她很納悶為何會有這樣的一個夢,馬上把事情告訴我父親。父親是老教友,經過一番揣摩,他告訴母親,老人也許是耶穌吧,後面的十二人是祂的門徒,妳肚裡的孩子就是那嬰孩了。他們認為這個夢很可能是天主的一個啟示,要孩子長大後去做神父。

     雖然這只是一個夢,可是母親的話卻深深烙印在我幼小的心靈裡。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長大後要做神父。而父母親也會有意無意的在親友前拿我開玩笑說:「阿彪長大後最好去當神父。」每次校方要我填寫志願時,我總是很神氣、毫不猶豫的在志願欄填上「神父」!

     升上國中我參加了輔祭團,輔祭時因為站在神父旁邊,一些同學及朋友們都愛稱我為小神父,我心中竊喜,好不神氣。我的本堂神父偶爾也會問我長大後是否要去當神父,我心裡很想,卻不好意思說出口。

     第一次參加神父晉鐸典禮是在高中時,那是本堂第一次有人當神父。當天慶典特別隆重,整個典禮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位執事整個人俯伏在地,對天主完全交付,大家都跪下吟唱諸聖禱文,聖堂氣氛神聖莊嚴。此情此景讓我深受吸引,倍覺感動,看到新鐸穿上祭衣步上祭台時,心中突然一片火熱,告訴自己,將來也要像他一樣走向祭台。

     畢業後我離家到新加坡工作。工作的忙碌與盲目,我對於當初要當神父的熱忱早已消失無蹤,覺得工作賺錢最重要,我有了自己的一套人生規劃,也曾考慮將來要結婚。後來在教會裡認識了一些朋友,他們對外地來的我非常照顧。在參加教堂舉辦的「教友革新體驗」活動後,我開始投入教會活動:慕道班、聖經分享、聖母軍……。團體內兩位教友謙遜而積極服務的態度讓我肅然起敬,他們常與我分享生活體驗並鼓勵我閱讀聖經,從那時起我養成閱讀聖經的習慣,感到生活充實與喜樂,也覺得與天主的關係親密。每當見到這兩位教友如此慷慨犧牲時間為天主服務時,我就不斷問自己,是否也應像他們一樣積極的為主服務。這個問題促使我再次考慮我的聖召,修道的念頭再次湧現心中。經過思考,我覺得最好的服務方式便是奉獻自己,去當神父。

     有一次讀到福音中「莊稼固多,工人卻少」這段經文,心裡忽然有一種非常特殊的感覺,好像天主在向我說話,呼喚我去當祂的工人。這種感覺一天比一天強烈。我開始為自己的聖召祈求天主的指引,一次又一次的祈禱及考慮後,我覺得應該勇敢地踏出這一步,回應天主的召叫。我把這意念告訴本堂神父,剛巧教區舉辦聖召營,神父鼓勵我參加,聖召營後,我想進修院的決心更強烈了。

     但是問題來了,要如何向家人開口說我要修道呢?我若開口,他們一定不會反對。但這時的我卻反而猶豫不決起來,提不起勇氣告訴他們,因為考慮到我是家裡唯一的男孩(家裡人不多:父母、我及一位妹妹)。他們會樂意讓我去,但天下父母心,嘴上願意,心裡難免不捨,我面臨了割捨的痛苦與掙扎。我不忍見到他們傷心,而且我與父親感情很好,這更讓我難於開口。心中的苦惱與掙扎交織,但修道的意願一天比一天強烈,我終於忍受不住,只好硬著頭皮先向母親吐露,再由母親轉告父親。

     我永遠記得父親對我說的話:「你若覺得天主召叫你,你就去當神父吧!家裡的事你不用操心,我們自會料理;但是若在修道過程中,發現自己不適合的話,也不要勉強,家裡的大門永遠開著。」我覺得父親非常了解我,也很愛我,他的慷慨明智及對信仰的堅持和對天主的熱愛,是我非常欣賞的。母親話雖不多,關愛與不捨的眼神卻流露無遺,她默默地為我祈禱。父母對我的支持,給我自由選擇未來的生活方式,讓我在修道的路途上,沒有任何的壓力,心中充滿感激。

     修院的生活有苦有樂。修士們生活在一起,我們一起祈禱、讀書、遊玩,彼此分享生命;因為我們有同樣的目標──成為神父,為天主服務,當遇到困難時,很自然的就會彼此扶持與勉勵,感受到兄弟之間的關愛。當然我們也有意見不合的時候,畢竟我們都來自不同生活背景,之前也有不同的生活觀點與方式,發生摩擦也是自然的事。然而就在一次次的不協調中,我們認識了彼此,也更認識自己。在摩擦中大家一起磨練,共同去面對問題及解決問題,一起成長。我相信是團體的愛,更是天主的愛,把我們緊密相聯,願意繼續共同走這條路。

     我覺得在修道的過程中家人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事。家人的支持與鼓勵,讓我能全心及安心的回應天主的召喚。2003年回馬來西亞牧民實習時,我特地向母親求證,她的那個夢是不是「真」的,母親興致勃勃再次述說往事,父親也在旁稱是,看到他們如此重視我的聖召,是真是夢其實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我深愛我的家人、親友,但我更愛天主,祂對我的愛及我對祂的愛促使我不能不以這種方式回應祂的召叫。我自由地也甘願地對主說:「是的,主,我在這裡,請派遣我。」因為我聽見天主對我說:「我還沒有在母腹內形成你以前,我已認識了你,在你還沒有出離母胎前,我已祝聖了你,選定了你……」(耶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