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部分不是雙眼所能捕捉的

◆范澄

     數目字或算數對我而言是很大的挑戰,若是考試,通常是低分飛過;若是帳目,也總是一個頭兩個大。唸中學時,也許是基礎沒有建立好,數學成績總是不理想,記得還曾有個位數成績出現。有那麼一次,我拿了61分,心中雀躍不已,總算及格了,我鄰座的同學卻拿了59分,她傷心得要命,又害怕父母的責罵。看她難過,我居然拿起考卷向老師說把我的一分送給那位傷心同學。當時,那位老師還說你確定嗎?這樣你就少一分囉。我的回答猶如婚禮誓言:我確定!老師也就把傷心同學和我的成績改為60分。現在想起來,這位老師也挺幽默的。

     數目字一直是奇妙又難以捉摸的符號,一直以來我既好奇又佩服發明0至9這幾個數字的人,其中的創意令我驚訝,更令我敬畏,這項發明讓人類可以無止境的把玩0、1、2、3、4、5、6、7、8、9。這些數目字不只是國際共通的語言,同時也改變了人類的生活。無論是普通到日常生活的買賣,或是學術統計的運用,都脫離不了數字,有哪個人或哪一天沒有和數字來往呢?這十個數目字在人類生活中已經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情況了,同時也很微妙的而毫不知覺的影響著我們的生活。

     零的奇妙究竟在哪呢?有意思的地方是什麼呢?那就得看0運用在哪裡。若單只是加減乘除,0的用途就毫無用處,可有可無。若是附加在某數字的後面,它的價值就真不是我們所能想像的,可以是百倍,甚至千萬倍,它所附加的價值是0所能給予的最大無限值了。更奇妙的是乍聽起來「附加」的,好像可有可無,而它所隱藏的卻是奧秘!零是無,是空,卻也是無限與增值!

     靈性就像0,看似無用也很難捉摸,即使沒有它也無所謂,生命照樣要繼續。但是,若發展靈性情況就完全不同了,它帶給人的是生命的品質與生命的意義。除非我們重新覺察自己,認識自己,以全人角度更進一步的去了解自己。靈性生命確實是有點類似零的奧妙!對人而言,靈性看來可有可無;誠如心理學家馬斯洛所說的越是高層的需求,越顯得微弱,但卻是生命的精華,顯然的,重要部分不是雙眼所能捕捉的!

     多年前,國內有出版商印製了「孟氏困擾調查表」,提供給各級學校老師使用,剛引進台灣時,刪除了其中道德與宗教兩部份,這刪除動作代表著台灣學生沒有道德與宗教這類問題?還是其它什麼原因就不得而知了。可以知道的是做刪除的動作顯示對道德、宗教的議題完全不重視,也表現出其中的無知。雖然這份問卷延用多年,也相安無事。

     真的無事嗎?也未必見得!長期以來的宗教亂象,電視靈異節目充斥等等,所引發的社會價值混淆和迷信行為是隨處可見,神棍騙財騙色的事件時有所聞,高學歷的碩士生在實驗室製作毒品販賣,攜子自殺,為情而殘酷殺人……,這些不正常的現象能說與學界不重視宗教與道德無關嗎?

     馬斯洛發現其中的不足,若只著重潛力的開發或自我的實現,人類會變成惡性的競爭者,他呼籲要發展靈性,要兼顧靈性與超越個人的層面。也就是身心靈整合的人性觀。傳統上,心理學著重的生理─心理─社會(Bio-Psycho-Social),加入了靈性層面,形成生理─心理─社會─靈性(Bio-Psycho-Social-Spiritual)的全人觀點。除非我們有全方位的視野,否則將看不清楚人的真相。同理,心理學若不以身心靈宏觀整全的人性觀做基礎,我們將看不到完整的人。

     靈性的範疇很廣,簡單而言,靈性生命是屬超越性的,是人活出意義的層面。有許許多多的管道可以去發展靈性,而宗教即是發展靈性的重要管道之一。若宗教或宗教人無法帶給人活出意義的層面,就會讓人質疑其存在的必要。就基督宗教而言,靈性生命可以說是聖神的果實,因此,以身心靈更完整的人性觀來提升人的全方位生活品質,是教會在二十一世紀可以帶給人類生命意義與提高生活品質,而這也應成為教會的一份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