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命

◆藏峰

   如果我問「生」的反面是什麼?毫無疑問眾人口徑一致的答案會是「死」。但若我問「生活」的反面是什麼?可能答案就要斟酌一番了。是行屍走肉嗎?是冬眠或煉獄嗎?都不太登對!我認為英文給了個有趣的答案,“live”反過來寫正是“evil"。這層巧合奇妙的詮釋了信仰生活的真諦。這可以從兩方面來解讀;一方面說明了如果我們沒有按照神創造我們的目的(聖召)來生活,那我們就是邪惡的!邪惡不必然要犯罪,為聖人聖女而言他們的告解內容常是不夠愛天主愛人,這就足以讓他們懺悔的痛哭流涕了。如果一個人的生活方式不足以讓他體會到生命的意義或成長,或完全處在自我中心的象牙塔,他自然會在一種空泛的孤寂之中凋零,稱之為惡質生命並不為過。另一方面,邪惡者(魔鬼)畢生最重要的志業就是讓人活得沒有天主,用盡各種包裝說服人相信這個天大的謊言。

  生命是屬於天主的,由不得人做決定,生在怎樣的家庭?活到幾歲?一生的命運……等等,都不是人能夠完全掌控的。所以為什麼教會對於有關生命的議題如此高規格來看待,正是因為生命神聖到只有神才能碰觸的地步。舉凡墮胎、安樂死、複製人、自殺、節育等等倫理問題,都是人為了自身的方便而隨意的將生命處理掉,卻沒有將問題解決掉的一種作法。教會堅守立場的目的是避免將生命給矮化到可以透過科技來決定存留的下場。天主給每個人設計不同的生命自是有祂的上智安排,人的價值就在用這個獨一無二的生命來活出天主的光榮。

  另一方面,生活是屬於人的。縱使生命幾近破碎,仍然能以堅毅的生活態度來展現生命的高度。天主不以給人多少塔冷通來計算人的價值,而是以賺(生活)了多少塔冷通做為標準。這個塔冷通還必須要能發揮屬神的生命力才作數,福音中的兩個富翁的比喻(路十二16-21,路十六19-31)都刻劃出了有生活而沒生命的結局。許多人活著如同搖椅一樣,一直不停的動卻沒有前進。每天的行程排的滿滿的(有事做),但是他的生活方式卻可能對人一點貢獻也沒有(卻沒做事)。很多的娛樂方式如看電視、線上遊戲等等,也正是如此消耗人的生命力的一種生活項目。二月份的空中英語教室雜誌有篇報導說,讓人活得更積極的五種方法的第一條,就是要將電視關掉,因為它讓人產生強烈的孤獨感。

   聞道出版社翻譯了教宗的新書《納匝肋人耶穌》,當中的耶穌受試探這一章道出了魔鬼的狡猾。「瑪竇和路加敘述耶穌接受了三個試探,這些試探反映出祂對使命的掙扎,但同時也觸及人類生活中最重要的問題。所有試探的核心都在於把天主擺到一邊去,……沒有天主,完全靠自己的力量去治理世界……只把政治與物質現實視為真實,並把天主視為虛幻而擺到一邊去,這個試探不斷的以各種不同的形式威脅著我們。」魔鬼企圖讓耶穌將天主排除在祂的使命之外。在變石為餅的誘惑中企圖扭曲人的真實渴望只在於口腹,滿全了這個條件就能當好默西亞了。天主是次要的,吃飽了之後再談的。從聖殿跳下的誘惑企圖誤導耶穌祢是值得天主保護的,天主既然愛祢就會滿全聖詠九十一首的誓言。天主是為我服務的,我才是世界的中心。第三個朝拜魔鬼的誘惑是要勾引耶穌當個現成的默西亞,魔鬼直接將世界的掌控權交給祢就好了不必上十字架。魔鬼用同樣的方式佔據我們的生活,讓我們誤以為沒有天主也可以活得很好。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說這是人類最大的悲哀。

  耶穌說我是道路真理及生命,除非經過我誰也不能到父那裡去。生命是屬神的,經過耶穌就是透過耶穌的救贖與生活模式來走近生命。祂的生活模式就是捨棄性命為換得生命(瑪十39),耶穌來為給我們更豐富的生命(若十10),這個生命人要負責的部份,就是藉著山中聖訓的生活革命指南來生活就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