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的方針

◆剛恆毅

     天津益世報刊登了教宗碧岳十一世在羅馬公佈給中國主教的通諭摘要:從我們的政治及業務上的見解以及我們思想正確態度上看,很容易看出天主教在世界上和在我們的國家中的影響和地位,這個影響力不如已往,但是天主教仍然保有一個強大的現世力量;誰若相信失去現世權力必然也會失去精神的權力,那是一種錯誤的想法。

     就事實而論,天主教沒有現世權力的野心,而是精神訓練最適宜的方法。天主教人數在各處日益增進,從芝加哥舉行的聖體大會就可以證明教會的活動力;無論從任何角度來解釋或者不解釋,總而言之,天主教是現世生活的重要原動力。

     教宗的通諭顯然地是針對在中國的反基督教會運動而公佈的。他先說明中國教會正在進步中而感到欣慰;隨即進入真正主題,指出有些青年相信天主教傳教士是帝國主義的工具,那是被騙了。在通諭的其他部份辯駁這種控訴。依據天主教的本質,教會是大公無私的,在教宗領導下的權力,儘量釋出給中國教會。任何意見都不能反駁這些論證,即使我們不是天主教教友,也不是基督教徒,卻仍然珍視耶穌教導的道德價值;我們也知道天主教常推行世界大同的理想。

     教宗親自祝聖六位中國主教,證明教會的方向,是要天主教會接受現在的中國思想。

     我們懷念初期的天主教傳教士們的貢獻,如義大利的利瑪竇、德國的湯若望、比利時的南懷仁等人;我們可以說,中國對天主教有很大的感激,敬佩這些人在中國鼓勵研究數學、修訂曆法、繪製科學化的中國地圖、建造天文臺,如北京天文臺。

     十六世紀,利瑪竇來到中國,當時歐洲的文藝復興開始不久,科學在西方剛起步。在宗教改革上,假若教會在中國不斷地採取寬容態度,那麼,傳教士在中國的傳教工作、科學工作一定會繼續下去,將會帶來歷史上的重大突破,今天的中國將成為科學發達的地區,而中國現代史也將改寫。不管怎麼說,中國人民不會忘懷這批初期傳教士的貢獻。

     依我們的看法,教宗受到了中國反宗教運動的恫嚇。假若在現世的國家中,宗教在何處可能達到政治目的,中國無疑是其中之一。

     我們接受教宗對教會計畫的保證,但是天主教會的問題不是只專注在教會與教宗身上,也注意到為數不少的帝國主義身上。因此,教宗的通諭曾遲延了一些時日,歐洲的列強政府仍然希望維持保教權,以便實行他們的政治野心。

     中國失去土地,賠了鉅款,並賠償教會所受的損失,這些問題足以使人憂慮。然而,賠款割地並沒有成為教宗的財產,而是屬於列強專有;我們沒有聽到天主教會以世界正義之名義大聲疾呼,在這種情形下,教會也許是被利用了,雖然不是出於心甘情願,至少給了不少的方便,或者暫時受制於帝國主義。

     在歐洲近代史中出現了一些罕見的現象,也是我們考慮的特別因素。法國總理甘貝達曾聲明法國的敵人是神職人員,另一方面卻又堅持法國在外國傳教區的保教權。德國首相俾斯麥曾宣佈文化鬥爭,即反天主之戰,但另一方面也貪圖保教權。每件事皆說明,今日歐洲的要人很多都是甘貝達與俾斯麥的同路人。

     確實,教會的領袖警告其屬下不得參與中國政治,也不得在政治上剝削中國。但這項實質保證,能否使法國、義大利、比利時確實遵奉這項勸告呢?唯一解決在中國的問題及可能的保證,就是與聖座直接建立關係。就是說,有關中國教會的事項,只有教宗有權與中國接洽。在庚子年前,曾作過這樣的嘗試,可惜受到來自法國的阻力。

     天主教在中國有相當權力,而不是由教宗掌握,也不是為教會利益而應用;教宗必須注意這項問題,也無須理會中國的反宗教運動。教會的方針已經走上了正軌,但是還有相當的距離,除非把劣根清除,否則教宗的保證很難令人信服,也不易達成主要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