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想背後的原因

◆陳文祥

     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知道這個世界上存在著某些「定律」:物體往下掉是因為地心引力;車子會跑是因為熱能被轉換成動能;日升月落是因為星球依照某個軌跡而運行;當然,我們也相信若人生病的話那必定是某個生理系統出了問題,我們知道當器官健康運作時,人當神清氣爽;我們也需要工作,知道應該把事情作好;子女應該做一個聽話、乖巧的小孩;學生應該努力讀書;政治家應當為人民謀福利等等,還有太多例子。結論是,我們傾向認為一事物的發生、運作會有其「道理」,如果一件事的出現「沒有道理」,我們會感到驚訝,或許再想一想,也就想通了;如果一件事真的沒有道理,我們就會說:一定是哪個地方做錯了、一定是哪個思想被誤用了,或許該重新計算、或許應該被導正。

     為什麼我們會把「秩序」、「理性」、「可以理解」等視為理所當然?這個世界不能是完全沒有道理的嗎?為什麼我們不遵守某些內在的、外在的原理就無法在這個世界繼續下去?或許有許多人會認為這樣提問很無謂;有些人會說事物有一定的道理只是常識,意思就是不要再問下去了。但有一件事實在奇怪,我們說事物的發生有其理由、背景或基礎,隨便用哪一個詞。但當我們問這世界為什麼有理由時,卻是沒有道理可以解釋的。試想一下,如果這個有秩序、可以理解的宇宙的成因是不可以理解的,這樣會不會摧毀掉我們對這個世界可以理解的「想像」。還有,如果這個問題是不能被解釋,那麼,我們真的那麼有自信地說,這個宇宙是有其道理麼?

     這樣看來,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好像會比為什麼車子會跑、地球會轉動、應該做好人來的重要許多、或至少同等重要。因為宇宙的存在有其理由這件事正是我們所處世界可以運作的基礎;因為有那一個根本的理由,才有我們現在有序的生活,不是嗎?基於此,我們甚至可以推論,如果不想一想這個問題,活在這個世界上實在夠不上叫做「理性」。

     或許有些人覺得這個問題太大,實在不是一般凡夫俗子探問的對象,但就算如此,為什麼不能「假設」宇宙有其理由,就像如果孩子考試成績不好,會先「假設」一定是某個地方不懂,而不會「假設」課本亂寫一樣。讓我們先假設這個宇宙的成因有其基礎,再來看我們理解的這個基礎到底對不對,是不是較合乎我們在世的運作習性。

     那麼,一旦我們假設這個宇宙背後有其可以理解的基礎時,這個基礎應該會是如何的型態。我們會說,一定會是非常偉大的,因為如果人類的成就已經夠偉大,那個孕育這個宇宙的理由一定更偉大;一定是清楚明白的,因為電腦要跑、車子要動、飛機要飛,只要有一點點邏輯不通,立刻就要當機、立刻就要拋錨、立刻就要墜毀。同理,這個成因只要有一點不貫通,則被造就的這個宇宙立刻就要消滅;這個宇宙的成因也必須是廣大無邊際的,因為人類理解的對象是無限的,我們實在無法想像人類的成就會到如何的地步,所以宇宙的成因必須是廣大無窮的。一定要是公正無私的,因為人世界運作的道理必須是會合於條理,否則就要如霍布斯所說的「豺狼世界」,但這世界是有序的,對他人公正處事其實對自己最有利,因此造就這個宇宙的成因也必須如此;最後,這個宇宙的成因有必須是與人類有關係的,因為善與愛是讓我們這世界繼續下去的根本原因,我們實在不能想像如果宇宙成因不包含善與愛的屬性,反過來講,我們也不能想像,這個宇宙成立的基礎如果不愛人類的話,將會產生什麼後果。

     接著,我們也會發現前面的三個型態讓我們發現一個造物者,而後二者讓我們發現一個與人相關的「天主」或「上帝」,這兩大類結合起來,就構成宇宙成因最合理的解釋。

     最後,無疑的,以上的推論從人的理性而來,但對人而言,這是最為合理的解釋,當然這也只是一種「假設」,因為人類的理性終究有限,面對一個無限者,人的理解當然只能是一種推論;但除此外,還有什麼解釋可以通過邏輯或理性的考驗而讓人心悅臣服。或許很多人會說「信仰」遠比理性重要的多,但如果信仰與理性同樣指向一個結論,那麼,可以想見----這個信仰的力量將會如何的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