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會生活和使命中的天主聖言

◆曾慶導

    2008年10月世界主教會議第十二屆大會通過致天主子民書,集中討論了天主聖言的四個幅度,向我們介紹一個分四階段的靈修旅程:

    ﹙一﹚聖言的聲音﹙啟示﹚:在創造之初,是天主一個劃破空虛靜寂的聲音。「在起初……,天主說:有光!就有了光。」、「在起初已有聖言……,聖言就是天主。……萬物是藉著祂而造成的」﹙創1:1,3;若1:1,3﹚。在這第一個「宇宙的」啟示,人可看到造物主的信息:「高天陳述天主的光榮,穹蒼宣揚他手的化工」﹙詠19:2、5﹚。而按天主肖像造生的人類可跟他們的創造者對話,但也可背離天主產生病苦,當天主聽到人的哀號,看到人的病苦時,要下去拯救他們﹙出3:7–8﹚。因此,那既創造又拯救的天主聖言來與人相遇。

     天主的聲音還進入到成文的「聖經」,所以聖言先於並超越聖經。為此,我們信仰的核心並非只有一部經書,而是成了血肉的天主聖言和他的救恩史。正因天主的話超越了聖經,所以需聖神把聖經讀者「引入一切真理」﹙若16:13﹚,亦即教會的聖傳。聖保祿也宣認他所傳授的是他所領受的﹙格前15:3–5﹚。聖經藉教會,聖經的守護者的訓導,獲得真實可靠的詮釋。

     ﹙二﹚聖言的面貌﹙耶穌基督﹚:「聖言成了血肉」﹙若1:14﹚是基督信仰的核心。沒有面貌的說話不算完美,故永恆的聖言進入時空,取了一個人的面貌,他是那「不可見的天主的肖像」﹙哥1:15﹚,把沒有人見過的天主啟示給我們﹙若1:18﹚。教會傳統經常把降生成人的天主聖言,與寫成文字的天主聖言相提並論。其實,聖經本身也是「血肉」,是以特定的語言,文字和歷史形式,與某古代文化相關的概念表達出來。它的篇章有人的歡笑和眼淚。因為聖經有這「血肉」的特性,我們必須用釋經學提供的方法對它作歷史和文學的分析。即使是最單純的聖經讀者都應對聖經經文有一相當的知識,謹記天主聖言是以具體人的話語表達的,以免陷入基要主義而否認聖言降生於歷史中,否認天主的默感並沒有取代人類作者的歷史特色和個性的事實。為此,我們需借助「整個教會活的傳授」和信德,好能對聖經有一致和圓滿的領悟,以免把耶穌基督和聖經的天人一體性分割。這一體性也會幫助我們發現另一個,即聖經本身深厚的統一性,在它的七十三卷書的唯一「正典」內,在那唯一的救恩計畫裡。

     ﹙三﹚聖言的居所﹙教會﹚:正如在舊約中智慧在人間搭了自己的居所,奠立在七根石柱上﹙箴9:1﹚,天主聖言在新約中也居住在建立於伯多祿身上,有四個支柱的教會上:「他們專心聽宗徒的訓誨,時常團聚,擘餅,祈禱。」﹙宗2:42﹚

     宗徒的訓誨即宣佈天主在人類歷史中決定性的行動:「除他以外,無論憑誰,決無救援」﹙宗4:12﹚。宗徒們知道,為這希望作見證時,是要準備面對迫害的結果的﹙伯前3:16–17﹚。訓誨的高峰是彌撒中的講道,這為今日許多教友而言,仍是與天主聖言相遇的最重要時刻。故此,司鐸應有誦讀,領悟,講解及心靈的投入,使信友產生皈依和自問:「我們該做什麼?」﹙宗2:37﹚再來是擘餅:在厄瑪烏故事裡﹙路24:13–35﹚,耶穌講完梅瑟和先知後,來到餐桌前擘開感恩祭的餅。這是聖言以自身作犧牲的身體作我們食糧的至高行動,是教會生活和使命的泉源和高峰。教會尊敬聖經,如同尊敬主的聖體一樣。

     聖言居所的第三個支柱是祈禱,而時辰頌禱按每日和禮儀年安排,佔有一特別的位置。除此以外,教會傳統的「聖言誦讀」﹙Lectio divina﹚以誦讀﹙lectio﹚開始:經文本身想說什麼?接著是默想﹙meditatio﹚:這經文要向我們說什麼?再來是祈禱﹙oratio﹚:我們對天主說什麼?最後以默觀﹙contemplatio﹚作結:天主要求我們作哪個心靈和生活上的皈依?當我們像聖母一樣「默存心中,反覆思想」﹙路2:19﹚時,會在天主偉大的計畫中找到聯結一切看似分離的萬物的深層締結。

     聖言居所的最後一個支柱是愛的共融﹙koinonia﹚。要成為耶穌的門徒,必須「聽了天主的話而實行」﹙路8:21﹚,真正的聆聽是服從和實踐。正如金口若望說的,當宗徒從他們遇到復活基督的加里肋亞山下來時,並沒有像梅瑟一樣手持寫了字的石版:他們生活本身在那一刻已變成一部生活的福音。

     我們在聖言的居所內,也遇到其他教會的兄弟姐妹。我們彼此雖有分歧,但都一樣尊敬愛慕天主聖言,這是一初步和真實合一的開始和泉源。

     ﹙四﹚聖言的道路﹙福傳使命﹚:在今日俗化的世界,似乎無信和冷漠的人卻隱藏著一個渴望,一個希望的嫩芽,一個戰戰兢兢的期待。教會的福傳使命正是要回應這個飢渴﹙瑪28:19﹚。整部聖經都充斥這樣的呼籲,叫人「不要緘默」,「不論合時不合時」,「要大聲疾呼」。在電子網路遍佈全球的今天,聖經的話也應在各種電子傳媒上傳播開去。基督喜歡用的象徵,敘述,舉例,比喻等傳教方式,今日仍很有意義和感召力。

     如同以色列人在家中舉行逾越節一樣,初期基督徒也在家庭中舉行禮儀。今日,父母也應是最先的信仰啟蒙導師。每個家庭都應研讀聖經,尤其年輕一代,應能藉與成人的聚會和見證,體味基督的魅力。許多貧窮痛苦或找不到生命意義的人,感到天主對他們緘默不語,這股巨大的痛苦嗟嘆,不停在聖經中出現。「惡的奧秘」存在於人類歷史中,但天主聖言卻揭開了它的奧秘,並確保在基督內善必勝惡。另外,天主切望「所有人得救,並認識真理」﹙弟前2:4﹚,在避免混合主義的前提下,基督徒要尊重地與其他宗教人士交談,並在對話中見證聖言,向他們揭示真理和愛的更新更高的境界。最後,許多人認為聖經是全球文化的「大經典」,藝術家,思想家,科學家及社會學家都多次從聖經裡獲得靈感。教會應使天主聖言滲透各文化中,並以各文化的詞彙,概念,象徵和宗教傳統表達出來。但須保持聖言的真正本質,提防和制止任何變質的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