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婚靈修的秘笈

◆陸達誠

     芎林聖衣會劉修女送來一本近譯《主臨我心──真福聖三麗沙的生平與訊息》,邀請我為之寫序。她在二年前巳請過我為她當時的新譯《祈禱的美麗境界》寫序。那是一位日本聖衣會神父的作品。幸而很快就寫成,以後在誠品書房的新書部份見過此書展出。頗令我驚訝的是誠品展覽架上不是放該書一冊,而是放了十餘冊,表示該書銷路不錯。如今又來一本聖衣會的新書,它是否會有上一本同譯者譯的書那麼受人歡迎呢?筆者無法預估。但至少可以想像喜愛聖女小德蘭的教內外朋友必會歡天喜地地捧讀它。一方面因為小德蘭太有魅力,另一方面因為聖衣會的大德蘭和十字若望最近愈來愈成大家的靈修新寵,層出不窮的書籍出籠,表示聖衣會領受的恩典歷久不衰。

     聖女小德蘭和真福聖三麗沙二位傑出聖女有太多相似之處:二人都是活在十九世紀末的法國,前者﹙1873~1897﹚,後者﹙1880~1906﹚相差無幾。二位都冰雪聰明,都在弱齡參加了聖衣會,都只活了二十多年,但都留下了文字,供人揣摩、讚嘆和則效。

     真福聖三麗沙是何許人也?

     聖三麗沙從八歲開始學鋼琴,一直到進聖衣會,共十三年。十三歲時得鎮上舉辦的演奏比賽得首獎。地方報刊登此消息,賀其為明日之星。她喜穿美服,講究髮式,擅長舞蹈,喜歡演戲,又能寫詩,為同儕之中心人物。但她的心早在十歲之前已交給天主了。她寫道:「我決心只愛祂,並且為祂而活」﹙頁8﹚。十一歲初領聖體日,她說:「我們徹底地互相給予」。十四歲時在一次領聖體後,她矢發了貞潔願,「選擇祂做我唯一的淨配…我們互相給出自己,彼此如此地深深相愛,致使決心完全歸屬祂」﹙頁11~12﹚。這樣的女孩,雖然有時周旋在有眾多帥哥的場合,亦不為所動。他們知道「這一位不是屬於我們的,只要瞧瞧她那注視的模樣!」﹙頁22﹚。有一次參加舞會前寫道:「祈求祂要深深地在我內,使得人們在靠近祂的小未婚妻時,能覺察得出來,也會想到祂」。

     在距家僅一百五十公尺遠的地方,有一所聖衣會的會院。麗沙一家搬來第戎(Dijon)時,她只有八歲,她簡直是在隱修院旁邊長大的女孩。母親雖與修女相熟,但反對女兒入聖衣會,曾給她相過親,當然沒有結果。麗沙在二十一歲時終於得到母親首肯(父親已去世),跨入了聖衣會的門檻。從此她真的實現了童年的夢:度一個名符其實天主淨配的生活。

     修道生活給她無法言宣的喜樂,「基督是那麼的可愛,我的未婚夫,我深情地愛祂,在愛祂時,我被轉化為祂。」(頁35)

     請注意最後一句「我被轉化為祂」。神婚的極致,是婚約的雙方因結合而變成一體。公元四世紀的聖國瑞.納祥主教(330~390AD)描寫他和(巴)西略的友誼說:「我們有兩個身體,似乎只有一個靈魂。我在他內,他在我內。我們二人所專心從事的只有一件事:修德行」(參閱一月二日的日課經)。而聖方濟.薩威如此祈禱說:「我的天主,我愛慕你,不是要你救我升天而愛你,也並非不愛你,就要下地獄而愛你。主耶穌,我愛你,只因為你受了無數痛苦、以至死亡,這一切都為了我罪人,都為了我罪人。我的天主,我愛你,因為你早已先愛了我。我願把我的自由完全交付給你。求你用愛情的鎖鏈把我和你繫在一起,好使我永遠跟隨你。」(見《心聲》,光啟版)。啊,我終於了解了:靈魂是無性別之分的,聖戀的確可在男性間及男性與天主間發生。這些有福的聖人在升天前已分享了天主聖三間聖愛的幸福,難怪他們渴望福傳,為使更多靈魂與天主結合,與天主化為一體:「轉化為祂」。

     可愛的朋友,這本冊子雖小,但內容包含了神人相愛的秘笈,讀它,愛它,實踐它提供的資訊,則你會愈來愈快樂,愈來愈自由,因為你將像聖母一樣,成為小型的「滿備聖寵者」。讀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