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為母親的耶路撒冷教會

◆張春申

     宗徒大事錄已自基督的福音,延續為教會的傳佈,因此聖神降臨形成的是年輕的新娘耶路撒冷教會,但她已是母親,因為她有子民,他們都曾接觸過耶穌基督;認識他、愛慕他、跟隨他。現在大家圍繞在耶穌的母親瑪利亞四周,由他的宗徒團體與其首領伯鐸指揮。這是初生的教會,但她很美;好像只是思想與紀念她的主耶穌,由自他領受了的聖神推動而生活,從事往普天下去傳播福音,宣講基督的神國。但他們做的第一件事,卻是在聖神降臨之前所完成的一次選舉。這需要在講教會的故事之初提出,它與建立在宗徒之上的教會有關。

     耶穌召叫的是十二宗徒,他們是基督的門生,福音的傳人;事實上在他們等待聖神降臨之前,聚集一起的最初只有十一位,因為那個出賣耶穌的猶達斯,當司祭長與公議會判決耶穌該死,將他解送到羅馬總督比拉多前時,卻後悔了。他把三十塊銀錢退還司祭長及長老,卻被拒收,於是他自己上吊死了﹙參閱:瑪27:3–10﹚。因此聖神降臨之前,初期教會在伯鐸領導之下舉行了一次選舉,提瑪弟亞列入十一位宗徒之中,保持十二之數;所以教會是建在十二宗徒的基礎上的。我們已經講過聖神降臨、教會的聖誕;事實上,最初僅是在耶路撒冷的教會,因此稱她為母親教會,由於自她,耶穌的宗徒開始向外宣講授洗;以後去撒瑪黎雅等地,前往普天下去使萬民成為門徒﹙參閱:瑪28:16–20﹚。因此耶路撒冷的教會是母親教會,我們必須瞻望她活躍的生命。

     耶路撒冷初為母親,她呈現的教會生命將為耶穌自己召叫與培訓的宗徒團體來發揚廣大,這在新約聖經中一本稱為宗徒大事錄的書直接記錄。實際而論這本書的主要人物可說一是伯鐸,一是保祿。前者今日稱之為宗徒之長,而後者卻在四部福音中沒有名字。我們正在講的教會故事,幾乎以他們二人為主角。

     講教會的故事,我們已經由她的聖誕開始,然而卻只擬簡單地探討,她怎樣活生生地出現人間歷史的過程。其實,耶穌復活升天之後,以伯鐸為首的門徒團體以及一些跟隨過耶穌的婦女們,和耶穌的母親瑪利亞,集在一起同心祈禱;聖神降臨後,立刻開始宣講,首先是在耶路撒冷城內,之後走進普天下。我們要講的教會故事也僅限於新約聖經的資料。

     領導耶路撒冷團體的則是伯鐸,他已如出二人地帶領其他十一宗徒站在群眾面前宣講耶穌基督,而且不止一次。伯鐸的聽眾多為住在耶路撒冷與來自僑居地的猶太人,於是他根據以色列的歷史宣講復活的基督。基本上那些都是猶太傳統的信徒,他們成長在期待默西亞來臨的渴望中,不過他們中僑居各地的朝聖客,會懂方言,大多不懂希伯來話,現在聽到的卻是以自己的方言的講道,誠是怪事。這段經文表達的是難以想像的場面,我們先抄錄下來,因為事情實在奇妙!

    「看,這些說話的不都是加里肋亞人嗎?怎麼我們每人聽見他們說我們出生地的方言呢?我們中有帕提雅人、瑪待人、厄藍人和居住在美索不達米亞、猶太及卡帕多細雅、本都並亞細亞、夫黎基雅和旁非里雅、埃及並靠近基勒乃的利比亞一帶的人,以及僑居的羅馬人、猶太人和歸依猶太教的人,克里特人和阿剌伯人,怎麼我們都聽見他們用我們的話,講論天主的奇事呢?」﹙宗2:7–11﹚

     普通多以宗徒能通「萬國方言」表達此事,然而好像並不符合經文所指的情景,因為同一時空中,來自不同方言的朝聖客,聽到的卻是按照自己方言所表達出來的;另一方面,十二宗徒多是講阿拉美話的加里肋亞人;他們之間能夠如此溝通,誠非一般人間之事,而是天主聖神降臨的功能。整個事件是個奇跡,而且非常特殊,因此宗徒大事錄直言:「眾人都驚訝猶豫,彼此說:『這是什麼事?』另有些人卻譏笑說:『他們喝醉了酒!』」﹙宗2:7–13﹚

     十二宗徒帶領的初期教會在聖神降臨之後,首先是在耶路撒冷開始運作,由伯鐸主導;這位在耶穌苦難時三次否認自己為門徒的悔改者,現今如出二人地宣講復活的基督,而且非常成功;初次即有三千人受洗,如此開始了教會的故事。

     講教會的故事並非寫教會歷史,基本上我們根據的是新約聖經,旨在信仰中經驗初期教友的生活,宗徒大事錄為我們簡潔地報導這個新興的團體:

     「他們專心聽宗徒的訓誨,時常團聚,擘餅,祈禱。因為宗徒顯了許多奇蹟異事,每人都懷著敬畏之情。凡信了的人,常齊集一處,一切所有皆歸公有。他們把產業和財物變賣,按照每人的需要分配。每天都成群結隊地前往聖殿,也挨戶擘餅,懷著歡樂和誠實的心一起進食。他們常讚頌天主,也獲得了全民眾的愛戴;上主天主天天使那些得救的人加入會眾。」﹙宗2:42–47﹚

     路加的這段簡介初期耶路撒冷的教會生活該是他的教會學的產物,難能視為歷史記錄,因為他自己陸續會報導一些真相,不過我們應當肯定初期耶路撒冷教會應當反映出新興團體的活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