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得

◆范澄

    住在都市裡的現代人,無法時時刻刻享受到大自然的山水田園風景,為了符合現代的生活型態,有許多人開始學習如何在自家注入生活美學,而「陽台」就成了現代人引入山水花草的好地方,我也不例外。我喜歡在陽台種花種草,讓整個陽台擺滿各式各樣的花草,地方不夠大時,只好往牆上發展,為的是有一天我的生活空間能成為一個香草花園。我家附近有個農會的花圃,販賣不少的花種和盆栽,我常去到這個花圃享受大自然的生態氣息,除了家裡陽台之外,這裡可說是我休閒解悶的另一個世外桃源。每天早起的第一件事是澆花,時間足夠時就拿小鏟子鬆土或換花盆,往往三兩個鐘頭很快的就過去了,每次手拿剪刀整理花草,總有一份不捨的心情,又同時想起植栽專家的話:「要捨得剪,不剪,它就亂長!不剪,它就長不大!不剪,它就發揮不出它自己的潛力!」我帶著不捨剪下需要被剪下的花草,然後默默的祝福它們,有時還真是有點捨不得剪下,只好對著花草說聲抱歉了!

    人生的道路又何嘗不是如此?走在充滿曲折的人生道路上,常讓我們感到困頓無力,當面對難關時,就要像修剪花草一般,剪去該修剪的地方,要有所割捨才有所成長。就是這份捨得與放下,滋養了心靈深處,這份滋養帶來能量,心靈深處的能量轉換產生了智慧,智慧的心讓我們明白有捨有得、有捨無得、無捨有得,無捨無得是無常人生的常態,能去分辨什麼是該割捨的,並懂得放下,才能走得豐富才能走得多彩多姿。關於「捨得」的功課,大德蘭最懂得其中的智慧了……

不再有憂慮,不再有害怕
與主在一起,什麼都不缺
有主就滿足!有主就平安!

     這句話是她的至理名言,充分的表達出她捨下了身外之物的保障與自在,一心一意的只保有基督在內心深處,縱使在心靈黑夜中也努力保有這份信念,她以「無」來表達這種境界。大德蘭的虔誠讓她在心靈上更富有,也更自由,而且心中無所懼怕,勇於踏出自我。美國心理學之父William James在他的名著---宗教經驗的種種---曾指出聖徒性的信仰特徵是感受到:一種更廣闊的生命之感,高於這個世界自私、瑣碎的利益。覺得理想的力量與我們的生活有一種親切的聯繫,並願意委身於他,受他支配。當封閉的自我界線消融時,一種巨大的振奮與自由之感油然而生。情緒的中心轉向愛與和諧般的情感,關注於非自我中心的要求。

     印度德肋莎修女和中世紀的大德蘭一樣,心中無懼,勇於踏出自我,建立專門收容路邊瀕臨死亡的病人、乞丐的垂死之家,協助這些人在臨終之前至少活得有尊嚴,活得像個人。她打破了各宗教間的藩籬,收容來自各方的對象,不分宗教信仰。過程中的挑戰重重,包括種族、文化、宗教及習俗……的困難,但是她深信所做的是天主的工程,也就心中無懼,勇於接受了這份挑戰,並看成是自己的責任。我想,當時的她問自己的不是「想做什麼?」而是「應該去做什麼?」她所做的事啟發了來自各國的志工,不分男女、年齡、宗教、文化、教育程度、社會地位,有走出白色巨塔的醫生,也有賦閒的退休者或展翅高飛的年輕學生,大家都是自掏腰包,吃自己,住自己,聚在一起只為一個相同的目標---為窮人中的窮人服務。我親自見証了這些志工一起替病人洗澡、洗衣、洗碗、擦地、餵飯、換藥、按摩、撫慰……即使語言不通,但透過熱忱的眼神、比手劃腳加上幾句簡單的英文,彼此都能了解對方而合作無間,快樂而真誠的服務,志工們的熱忱、愛心與勇氣讓人無法不感動。這是紅塵世界中難能可貴的景象,是窮人中的窮人透過德肋莎修女的感召,凝聚各地志工一起服務,奇蹟藉他們的愛心正悄悄的發生!

     在生活進程中,我們不斷地被告知要增加銀行存款數,要購買房地產,要獲取學歷、證照……不斷地以所擁有的來增加自己的安全感,卻忽略了人的存在性才是最重要的。兩位德蘭深知自己是神的女兒,同時也體認別人存在性的尊嚴,兩者相同的地方是服務他人。中世紀的大德蘭著重靈性生命,在內心尋找天主,並致力於重整生活,建立更合乎修道人的修道院。而二十世紀的印度德肋莎修女則著重以人為中心的理念,為窮人中的窮人服務。兩位都活出了基督所說的「豐富的生命」,而且還繼續影響著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