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裙vs皮衣

◆藏峰

    佛要金裝,人要衣裝,服裝長時期以來一直被用來展現身分地位。現代衣著款式複雜,但往往也能從不同的穿著喜好看出一個人的行業與性格。當衣服從純為禦寒蔽體的角色提升到美學的講究時,衣服就成了自我的延伸了。從衣料來看,原來都取自於大自然。工業革命之後尼龍等人工材料席捲肆虐,蔚為風潮。等到大量生產之後新發明變得俗氣,取之於自然的反而越顯珍貴。近年來環保意識抬頭,穿上天然衣料都要小心被潑油漆,被罵殘害動物,浪費土地。時尚風在激進的環保人士的抗議行動或遊行中常藉裸體來強化訴求,服裝竟然又復古到伊甸園的時代。何苦來哉!   

    在創世紀中記錄了兩款服裝引起了我的興趣。這兩款服裝都在人犯了罪之後才發明的,可見人犯罪之前的伊甸園該是四季如春的。一個無罪一身輕的人的心境也當是春風自在的。第一款衣服的生產可說是原祖犯罪之後的第一個行動---用無花果樹葉編了個裙子圍身(創三7)。這個行動的反應之直接、必然與迅速,足以用反射動作來形容。這件草裙用現代心理學的名稱應該叫它做罪惡感吧!

    罪惡感是人犯罪之後才發展出的一種新的情緒,這情緒的效果是讓人與外物產生疏離。罪惡讓人性出現不美的部份,要掩蓋隱藏。沾染至今,罪惡感倒也成了人的天性了。這件衣服能給人的保障有限,樹葉會枯萎凋零,既不堅固也不耐用。同樣的罪惡感也只能發揮短暫的功能,它像是人的神經系統向人發出警訊。這個良心譴責催促人為自己的過失做調整與彌補的動作,如果一直不處理就會麻痺或是慢慢長出毒瘤而不自知。   

    這件衣服穿在身上也發展出幾款不同的造型,有一種叫做不健康的罪惡感,完全無法原諒自己曾經有過的錯誤,縱使已經辦了妥善的告解仍然覺得自己是不乾淨的,一定會下地獄。所有的事情發生都只從負面的悲觀的角度來解釋,他的天主只會是賞善罰惡的判官。聽說崇尚切腹自殺的日本人穿的最多。另一款叫做狹心症,所有的問題都是我的錯,凡事以規條來自我虐待,戒慎恐懼的活在譴責當中。這樣的人也活不出信仰的自由。第三款是聖人專用的制服,稱為良心敏銳。他由於對天主的愛太深,不容許有一絲不夠愛天主的時刻存在。與前兩款的差別在於第一個是由對自己的厭惡發展出來的變態良心,後者是基於對天主的愛的細膩。

    一般來說,健康的良心是會虛心接受譴責,也有勇氣向錯誤負責,並修正調整之。無論如何,這三款都好過一絲不掛天體型的草裙,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被人指責就鑽漏洞規避責任,並且合理化自己的行為。有什麼好遮掩的,這就是我!怎麼樣?   

    罪惡感不能完全幫助人從錯誤中成長,所以天主加給人一件皮衣保護人(創三21)。這也是天主在說明完罪惡的結果後的第一個行動,可見接納、愛護、憐憫是天主的天性。這件皮衣也穿在亞當的長子加音身上(創四15),也穿在回頭的浪子身上(路十五22),最後祂甚至將自己愛子身上的衣服脫下來分施於人(瑪廿七35;谷十五24;路廿三34;若十九23)。當人完全相信了天主的無量大愛,才有勇氣與力量從錯誤中再出發。罪惡感是透過良心的聲音刺激人用自己的力量悔改,但人的挫折承受度有限,不是所有的罪過都能再站起來,特別是得罪天主的錯誤。如果沒有天主親自披上皮衣,恢復人性的尊嚴,人將難以自持。

    耶穌說:「沒有人會拿新布補在舊衣服上,因為新布會扯破舊衣服。」罪惡感的意義是要人脫去舊衣,而相信天主的慈愛。脫去與人疏離的自我防衛,穿上天主的恩寵來面對自己的限度。皮衣穿久了,終有一日我們要在天主與眾人前毫無遮掩的接受審判。那些曾緊抓皮衣以求皈依的人,將永遠活在天主的慈愛內,而無須透過皮衣來提醒天主的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