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行亞丁海上

◆剛恆毅

     大約四年前,我到中國時,曾從這婺g過,現在我偕同六位中國主教舊地重遊義大利。

    啟程前幾天,我曾辭別幾位公使,其中與英國公使的談話特別值得一提:「教宗決定任命中國主教,當然是意義深長的行動,但是不怕分裂嗎?」公使是依據普通的意見提到這個問題,司福查伯爵最近寫了一篇文章刊登在美國雜誌上,義大利報紙也有轉載。

    「我不相信會有這個危機。」我回答英國公使。

    「首先,必須根據自然法與教會法典來衡量這個課題。依據自然法的原則,每個能自治的民族都有屬自己的領袖,外人不得干預,歷來教會常尊重此項原則。特別為這文明民族服務的外籍傳教士,他們的職務是暫時性的準備工作、陶成工作,不是無止境的統治。

    三百年來,準備本籍主教時間顯得夠長了。假若再等一個世紀情形還是一樣;一百年後,分裂的假設危機還是與現在一樣。中國人民切實記得1900年有不少可欽可敬的殉教者,足以表示出對教會忠貞的憑證,他們的行動值得與羅馬殉教者媲美。

    我應當提一提中國人民的民族性與習俗:中國人不像中東人思想詭辯,可以說中國哲學在基本上注重實際。中國人的習俗是依照孔孟的原則及一些哲學體系,也留下了一個倫理規誡的總結。

    大多數中國人民接受威信,不太去爭辯。若細心觀察,就會發現中國人的家庭與社會組織與天主教會的組織極其相似,這樣的民族自然會投入教會的懷抱中。事實上,中華民族建基於家庭、宗族與中央權力上,而教會聖統的架構是:本堂區是教友家庭,教區部是宗族,教宗是中央最高權力,就等於皇帝;所以中國人稱教宗為『教皇』。

    即便有分裂的危機,也不能無限期地拒絕中國人接受主教榮銜。現在(1926年)全中國已有二百五十萬教友,每年還不斷地增加。不可能無限期地讓外國人來管理這些中國教友。假若事情走入極端,那就可能爆發紛爭。高度的智慧才能解決紛爭:今日和協地付出,省得明日被迫地交出。

    最後,我的意思也出不了政治範圍,讓給中國人也是適宜的時候了,不過政治對我來說是盲目的。」

    公使對我的理由不置一語,似乎被我說服了。

    但願我們的期望不致落空,因為我們誠心為天主的光榮工作。主教們、傳教士們對教宗的愛載與擁護實可欽佩。

    我認為,中國人的天性細緻、重禮教、溫良、不喜深究,我相信他們不會無限期的混亂。我與同行的六位中國主教已相處二十天,總沒聽到無節制的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