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世寧的故事

◆陸達誠

     2007年大陸電視台放映一部新製的連續劇「宮廷畫師郎世寧」,播出之初,收視率不高。改名為「康乾盛世秘史」後,收視率直線上升,成為家喻戶曉、人人搶看的節目。

     郎世寧,何許人也?

     去過台北故宮博物院或對中國文化稍有涉獵的朋友,對他並不陌生。他是十七世紀從義大利來到北京,被滿清大帝封為宮廷畫師的耶穌會終身修士。大陸去年播放的連續劇是根據加拿大華人蘇立群的名著「郎世寧傳」改編的故事。該劇由張子恩執導。他將郎修士的個性、畫風、成就、苦惱,唯妙唯肖地呈現在觀眾的眼前,使大家可以見識到這位能綜合中西藝術,兼顧寫真和意境的天才畫家,同時也被他有血有肉的生命情調所感動。這真是一部值得引進供國人觀賞的好節目。

     二十六歲的郎世寧初來北京就遇到了高人指點,這是一位盲人畫家,是八大山人的真傳。後者引導他學習詩詞,並叫他從中體會中國畫內的意境。用郎世寧自己的話說,意境就是胸有成竹。經過詩書的薰陶和多年的臨摹,郎世寧終於體驗到了中國畫的意境,也找到了他胸中的竹子了。這為他未來五十年的宮廷生涯奠下了基礎。

     西洋畫講究的是寫真,中國畫強調的是意境。但最吸引這位畫師的却是人體的美。他用寫真的筆調畫出了中國傳統畫不出來的人體之美。郎世寧在康熙愛女七格格身上看到了西洋畫與中國畫的縮影,並捕捉到了他一直在尋求的美,不知不覺中愛上了這位楚楚動人的格格。他利用各種機會用手中神奇的畫筆,企圖把七格格的美貌素描在紙上。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流言緋語,他把這些素描藏在畫  夾中。十四阿哥為了平定邊疆的叛亂,竟背著康熙爺把妹妹許配給叛軍的首領。七格格出嫁那天,整個皇宮都去看熱鬧,郎世寧獨自一人留在如意宮,沮喪地把七格格的素描一張一張燒掉。七格格把郎世寧心中的美麗帶走了,留給他的是一盆待滅的愛的灰燼。

     郎世寧步武利瑪竇的後塵,入境隨俗,連他的畫也變了樣。他的同會伙伴覺得他愈趨愈遠,好像他只在配合皇室的要求而忘了來中國的傳教使命。這些弟兄因傳教遭遇的挫折,一個個地離開北京,使郎世寧感到無法言宣的孤獨。

     香妃的到來喚起了郎世寧對MILAN的思念。或許因為同是天涯淪落人,來自大清帝國邊陲西疆的香妃,似乎在畫師眼中看到了他老年的落寞和鄉愁。自鳴鐘響起的悠揚鄉音,如來自故鄉深情的呼喚,敲碎了他那顆流浪的心。

     隨著年齡增長,郎世寧更顯孤獨了。義子小弟的提婚,令他痛上加痛。因為小弟要把他相依為命的義女幼敏娶走了。乾隆為這對小情人指婚後,郎世寧終日以酒代茶,在斗室中藉酒精來抹去那份傷心。大概因為以心體心,乾隆似乎了解他的悲情,派太監王榮給他來送幾壺玉酒,郎世寧對王榮說:「你若是個賊就好了,我已經什麼都沒了,你想拿什麼,就請自便吧!」

     這是怎麼的一種對話,呈現了怎樣的一種心情,令觀賞者一掬同情之淚。啊,情感本是藝術的靈魂,缺乏情感的藝術品,就像屍體一般。郎世寧是充滿生命力的畫家,所以他的畫作都栩栩如生,但他為自己的藝術之源,要付出何等的代價啊。

     張子恩的功力實在令人欽佩,他把這位十七世紀的意大利耶穌會會士給導活了!我的朋支徐方濟修士在菲律賓用一週時間看完壓縮版的二十四集DVD光碟,感慨萬千,他寫道:「接下來的一週,郎世寧就像一幅栩栩如生的西洋畫,終日地懸在我腦海的如意館中,有時我會邀他踏出如意館中的悲哀,與我一同呼吸雅典耀大學的書香。我倆兒一起沐浴著午後的陽光,珍惜彼此的陪伴,共同告別那個孤獨的滿清年代。」

附記:本文之寫成深受上述方濟修士之影響及協助,特此銘感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