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歸於天主

◆傅佩榮

     十二月八日是母校恆毅中學創立五十周年的大喜日子。我如果在台北,一定回母校共襄盛舉。還記得母校在三十周年校慶時,曾經頒發三名「傑出校友獎」,就是曹文生、沈清松與我。文生兄當時是陸軍少將,後來升至總政戰部的上將主任;沈清松兄當時在政大哲學系教書,已擔任兩屆系主任;我在台大哲學系,那一年剛剛升教授。

     清松兄在學術界表現突出,在國際上也十分活躍,擔任過國際中國哲學會會長,後來應聘到多倫多大學接替秦家懿教授,擔任中國思想的講座教授。

     我寫這篇文章,是要解釋自己為何無法參加五十周年校慶,同時說明自己過去的一些經歷。當然,本文的題目已經顯示了我的心態:若有一點點榮耀,但願歸於天主。

     二○○八年的下半年,我得到休假機會。台大現在的休假辦法較有彈性,可以選擇「七年休一年」或「三年半休半年」。我的條件符合後者,就毫不考慮先休半年再說。說毫不考慮,其實是由另一方面仔細考慮,那就是大陸正在國學熱,好像更需要我去做什麼呢?也是共襄盛舉。

     我在二○○五年初就出版了五大經典的解讀:論語、孟子、老子、莊子、易經。二○○六年九月我這五本解讀在北京出版。在出版社的安排下,我前往大陸幾所重點大學演講,並與媒體見面,反應尚稱熱烈。當時中央電視台的「百家講壇」已經非常熱火,我也登台試講,看來沒有什麼問題。後來才知道是兩岸關係有些緊張,台灣學者尚未獲准登壇。不過,地方性的電視台比較有彈性,於是我在山東衛視的「新杏壇」講孔子,後來又陸續講了孔門弟子十講、易經與人生九講、孟子二十講,並受邀擔任首席主講人。然後上海電視台的「文化中國」請我去講易經五講、人生困惑問莊子十五講。安徽電視台請我談莊子十二講。反應應該不錯,因為他們最近又力邀我去上台。

     到了二○○七年底,香港鳳凰衛視找我,問我是否願意主講半年「國學天空」,每天八分鐘。我欣然同意,因為他們可以在台北錄影。為求謹慎,我事先占了一卦,結果是「實至名歸」。當時我對「名」還沒有什麼感覺,心想可以藉此發揮自己長期以來的研究心得,對別人又有些幫助,那又何樂不為呢?錄影其實很枯燥乏味,一次二小時要錄十集,一個人面對鏡頭,要裝得很愉快並不容易。我的生活態度向來是「把應該變願意」,既然答應了別人,那就想成是自己樂意去做的事吧!

     我不曾預料的是:鳳凰衛視幾乎是全球華人都在收看的節目。美國洛杉磯電視中文部的史東先生為此越洋採訪我,談了兩集可以在當地播出的內容,後來他還特地打電話來催促我「花錢自己治裝」,因為鳳凰衛視為我準備的唐裝「實在太難看了」。這是一生之中第一次有人要我準備治裝費。我的回答是:節目只做半年,快結束了。

     二○○八年下半年取得台大休假,我在北京呆了較長的時間,終於央視「百家講壇」通過讓我去講「孟子的智慧」了。但是,他們分配給我的錄影時間只有十一月初與十二月初。我所講的內容是十集,必須這兩次都把握住,不然就要拖到二○○九年一月了。因此,當十二月八日母校正在慶祝成立五十周年時,我在寒冷的北京央視錄孟子。錄完已是傍晚,我在心中默念:願母校作育英才,推展樹人大業。

     幾乎是同一個時候,就在十二月初,我接到一個好消息。由《二十一世紀經濟報導》所主辦的第三屆「領馭獎」,主辦單位通知我,說我獲選為「二○○八年文化類風雲人物」,獲獎理由是:影響全球華人的國學大師。說來有些反諷,我這幾年在大陸媒體上常被稱為「大師」,而我也一再表示:一方面尊重記者的好意,同時明確地說自己不算大師。現在居然以此名稱獲獎,真是有些尷尬。十二月十三日晚上在北京嘉里中心大酒店頒獎。我是為了國學受人重視而心懷喜悅,我也為了這不是我申請而是別人主動給我的大獎而心懷感恩。

     我到目前為止,每逢十年總會有些改變。八歲因為學別人說話口吃而自己患了嚴重的口吃,自此有九年無法公開講話。十八歲從恆毅中學畢業,考取輔大哲學系。二十八歲取得台大碩士並且服完兵役,開始在台大擔任講師。三十八歲時,已經先獲得博士學位,並且順利升任教授。四十八歲時,剛好在荷蘭萊頓大學任完「第一屆歐洲漢學講座」。今年五十六歲了,應該發生什麼事呢?結果是在中國獲得文化領域的風雲人物。

     別人怎麼看,這不是我可以判斷的。我自己則是常常覺得時間不夠用,還有好多事等著我去做。當我在努力念書與寫作時,外來的榮耀不但不構成任何干擾,反而是催促我繼續前進的動力。如果真有什麼榮耀,願它歸於天主,願我的母校,我的家人一起分享。我卻覺得自己像一顆過了河的卒子,勇往直前而心懷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