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鐸與他在新約中的故事

◆張春申

     我們現在教會的羅馬教宗職務與權力之高,難能簡述;這是一大課題。若根據新約聖經來討論,應自四福音至宗徒大事錄以及伯鐸留下的書信出發,因為督基宗教中的羅馬教宗制度建基於此。事實上,教宗稱為伯鐸的繼承人,因此我們先講伯鐸的故事。

     首先應當知道「伯鐸」是耶穌給予一位名叫「西滿」的漁夫的名字,他與安德是兄弟。他原名是西滿。

一、耶穌公開生活時期的伯鐸

    伯鐸是怎樣的人?耶穌賦與他什麼職務呢?在福音資料中,有關伯鐸是否是耶穌的召叫,由於馬爾谷與若望記載的不同,雖然確定伯鐸是耶穌召叫的第一位門徒,只能說他是第一批門徒中的一位。﹙參閱:谷一16-20;若一35-42﹚我們常說伯鐸是宗徒之長,這又根據什麼而定斷呢?這個問題遠在耶穌公開生活階段還看不出,無法斷定真正的理由。況且,伯鐸也不是唯一受到耶穌寵愛的門徒,他只是與雅各伯及若望,偶而也與安德肋,一起受到耶穌另眼看待。伯鐸為宗徒之長的身分以後才能顯出。雖然在馬爾谷福音第八章二十九節,記載了伯鐸曾代表宗徒向耶穌公開宣信說:「你是默西亞」,但八章三十二節卻又表示由於伯鐸的默西亞觀念偏差,卻受到責斥。甚至,以後當耶穌蒙難時,他由於害怕而否認基督。

     無論如何,根據較為嚴謹的批判,伯鐸在耶穌公開生活階段中較受耶穌注意,奠定了他在初期耶路撒冷教會中的角色。

二、原始教會初期的伯鐸

     其實,瑪竇福音十六章十八節反映的,正是原始教會的情形:

 「耶穌對西滿說,你是伯鐸,磐石,在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會。」怎樣說這節記載正反映原始教會的情形呢?因為在那時流行稱一位名叫西滿的門徒為「伯鐸」,意思是磐石。這個名字顯然是耶穌賜給他的。聖經在什麼時候給的?各部福音記載的並不一致,所以無確知。可見對當時的人來說,「名字」具有特殊的重要意義,往往代表他的特性和身分。因此由初期教會稱西滿為「伯鐸」的事實來看,可以確知他在十二宗徒中是非常重要的。況且耶穌復活後,曾經有一次顯現給他。聖神降臨後,他又代表團體公開發言。在宗徒大事錄堙A接著記載他在異像啟示的祈禱後,首先向外邦人傳福音。由以上種種,我們明瞭為什麼伯鐸具有特殊的身分而與眾不同。

     伯鐸的特殊地位,是否說他也有特殊的權力嗎?尤其對其他宗徒也是如此嗎?在新約資料中,我們無法看出。

三、宗徒時代後期的伯鐸

     新約中,除了前面的資料,還有一些關於伯鐸的紀錄,經過聖經學家謹慎研究之後,他們認為有五點值得指出來作為認定宗徒時代後期塑造的伯鐸。

﹙一﹚伯鐸是重要的傳福音者,由路加五章十節可以看出,他原來是漁夫,於是教會把他塑造成「漁人的漁夫」的肖像。因此若望福音二十一章堙A更以捕魚豐收,表示伯鐸在復活的基督的指導下,大有所獲。而路加福音第二十二章第三十二節,耶穌對伯鐸說:「但是,我已為你祈求了,為叫你的信德不至喪失,待你回頭後,要堅固你的弟兄。」此已走向後代教會的首牧職務。

﹙二﹚伯鐸是首牧和磐石,此由若望福音二十一章前半段之捕魚者,轉變為後半段之牧羊人可以見出。這個轉變影射初期教會的情況。因為在第一世紀末,教會拓展之後,除了傳福音的問題外,還增加了培育信徒的信仰,反對異說的牧靈工作。而且由於每個地方教會都需要有人領導,因此伯鐸被視為首要牧人,他的職務是餵養羊群,並被視為模範。最後,他是「磐石」,「在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會」。這已牽涉到權力與管理問題了。

﹙三﹚經過證實,伯鐸是在公元六十年代,在羅馬殉道,他徹底跟隨了耶穌,成了信仰的證人。一般說來,聖經學家視新約中的伯鐸後書是在他死後,託他的名而寫的。其中第五章八至十一節,正是描寫他死前為信仰作證受苦的經驗。

﹙四﹚新約時代也把伯鐸當作領受天主啟示的首要代表––他是十二門徒中,第一位見到復活的主;是三位見到耶穌顯容者之一,享有教會中作證的權威;在宗徒大事錄中,更顯出他有特別的認知、得到超級的保護,及異像的啟示。

﹙五﹚最後一點認同與肯定,教會在信仰層面上,視伯鐸為特定的宣道者。最初是他在耶穌面前,代表全體門徒宣信,又代表門徒發言,領先宣傳福音。因此,新約肯定了天主對他偉大的啟示。在復活的光輝中,他作為磐石,陰間勢力不能戰勝他,到了後期;由於教會中道理的混雜,在伯鐸身上,更顯出他保衛真理、相反錯誤的職權;連保祿的著作,也在他的關懷之下。

     上面,我們已經將新約中,所有關於伯鐸的資料,分配在三個階段說明了。由此可以了解教會是在信仰生活中,根據歷史中的伯鐸,而肯定他在教會內的首牧職務。這一切並非無中生有。原來全部新約以耶穌為中心,並不太注意其他的人。但不可否認的,新約對伯鐸是另眼相待的,把他當作重要的門徒、傳教士、發言人、牧人、殉道者、信仰的保衛者。他的職務是在新約著作中肯定的,因此,我們應該從全部資料來看伯鐸的職務與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