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千島之國的主徒
        棉蘭、瑪郎、坤甸、峇厘島

主徒會印尼會省

Q:當年主徒會為什麼從宣化前往印尼?中間是否經過什麼轉折?

A:談起主徒會為什麼去印尼,可說是艱辛中夾雜奇遇的一段歷程……時序回到二次世界大戰後……。經過八年抗戰,疲憊的中國接著又掀起了共產主義浪潮。主張無神論的共產黨對教會施壓是不足為奇的事,但面臨浩劫的教會不能不有所因應。外籍司鐸洞悉在世道橫流中無法立足,紛紛離開中國轉赴他方或返回本國,但皆為中國本籍的主徒會士何去何從?老一輩的神父堅持不必退卻,部分會士則認為走為上策。修會擬求助於菲律賓、香港、新加坡等地的教會,但似乎各地也都處於自身難保的窘境。

當時一位印尼棉蘭教區義大利神父在中國學習中文,寄宿於主徒會修院。他返回印尼後,提出對主徒會神父之邀。因此第一位前往印尼的會士王若瑟神父,跨出主徒會的福傳步履,他在瑪郎創立聖若瑟中學(Kolose St. Yusup),貢獻良多。接著,在印尼的義大利神父來函告知,印尼西加省坤甸教區需要善言中文的傳教士協助傳教,因該地華人教友甚眾,主徒會神父聞此佳音,即刻束裝直奔南洋。1949年3月28日,六位年輕主徒會神父抵達西加省坤甸市,即:李之仁神父、張安東神父、邊彤麟神父、馬文遠神父、朱煥煜神父,鄒桂神父。

當主徒會先驅的足跡踏上印尼時,他們帶著修會的神恩與使命飄洋過海,又逐漸在這裡落地生根。

Q:抵達印尼後,離鄉背井的會士遇到什麼困難?有沒有發現什麼有利的條件?在物質匱乏的年代如何建立修會的福傳基礎?

A:六位主徒會神父抵達坤甸不久,坤甸總主教派遣其中兩位:鄒桂神父和邊彤麟神父到北海岸山口洋,邦戛,三發等地區傳教,其餘四位神父留在本市協助傳教,同時在教會學校任教。

進入陌生環境的主徒會士細心地觀察研究,很快就發現西加是發展福傳的好地方。西加是華人聚居人口稠密之地,而且信奉天主教的華人眾多,但缺乏精通華語的神父,當時惟有荷蘭籍的羅惠民神父,譚正道神父和年長教友以潮洲話和客家話講道理、念經文。主徒會神父意識到中文教育的迫切需要,乃籌畫創辦華校。學校可視為走進社會的捷徑,而華校是向華人社會各界人士傳教是優先的選擇。會士們相信教育這個方向有利於主徒會傳教事業之未來發展。

在當年有限的條件下,主徒會神父透過報章向當地社會人士傳報這項發展僑教、培育人才而創校的佳音。僑社、家長在紅禍泛濫之際,獲得這樣的訊息覺得適時,也能安定人心,在呈報施汎德主教後,做出了決議,1950年8月1日,主徒會神父創辦的中學誕生,命名坤甸中學,簡稱「坤中」。

由於創辦坤中的費用太大,因此李之仁神父向會祖剛恆毅總主教求援,報告修會在坤甸創辦中學之事。會祖竭盡所能,撥款三千美元。有了這項挹注,加上董事會、社會名流,熱心教育慈善人士的群策群力,坤中就此成立。經費問題解決後,主徒會神父便能更專注於文化教育與福音傳播的使命與理想。基於培育全人的理想,神父們考量只辦初中部還不夠完備,難以達成教育目標及主徒會所負的時代使命,因此1953年購地擴建高中部,1957年高中新校舍巍然矗立坤中前。

除了學校課程規劃外,神父們每年於復活節和聖誕節,為許多入教者付洗,而且在這方面的成績輝煌。此外,為修會也深切瞭解自立更生的必要,於是就地選拔優秀青年加以培育,辨識、領受天主特別的召喚,晉升司鐸,做充分的準備,將來接續本地的傳教事業。1950至1960的十年間,主徒會在西加發展傳教和文化教育,是修會建立基礎的時期。徐保祿神父(已故),張漢文神父,李玉興神父,徐永發神父,吳建文神父,楊賢神父,這六位主徒會神父皆原籍西加。而原籍爪哇、蘇門答臘和費羅列斯有志修道的青年,有的已晉升為神父或修士。1994年鄒桂神父逝世後,主徒會在印尼奠定華人福傳事業的先驅全部交棒給原籍印尼的第二代主徒會神父。

Q:這些年來主徒會在印尼的福傳工作進展如何?修會和其他教會團體、與社會的互動如何?有沒有足夠的資源可以運用?

A:在福傳工作方面,主徒會印尼會省的會士們在不同的時期努力保持動力,維持一貫前進的步調,所以每年接受洗禮的人數有增無減,青年聖召晉鐸的數字也有上升趨勢。在西加(Sui Ambawang)地區,東爪哇沙威蘭(Sawiran),峇里島(Tegal Jaya),印尼主徒會都有設備齊全的避靜院,很多學生、教友團體和社會人士常會安排時間,到避靜院做避靜或規畫一些兼具靈修意義的休閒活動。

印尼會士的重點工作在於發展教育和靈修,還有一部分會士在講華語的地區投入牧靈服務行列。修會做各方的努力,集中精力於教友和社會人士的信仰與社會生活之整合。在地區性的服務方面,雅加達總主教Mgr. Julius Darmaatmaja, SJ派任主徒會會士(張漢文神父)負責協調服務雅加達全體華語教友,所以,在上述地區服務的主徒會會士們直接向主教負責。

在西加創辦的坤甸中學,在會士長期付出中,全心全力朝向天主教辦學的理想目標邁進,在硬體和軟體設施方面不斷做改進,譬如先前僅為二,三層樓高的水泥建築物,如今改建五層樓鋼骨混凝土建築地區物,而有西加最高學府之稱。

主徒會管理的避靜院,不僅接受天主教教友,也歡迎其他宗教的兄弟姊妹退省或舉辦其他活動。時常有學生甚至老年人都來訪,這也提供會士們與外界聯繫的管道。來訪的人越來越多,會士們更視雙方互動的時機為福傳的良機,在介紹天主教信仰的同時,也協助尋找聖召的人做進一步的分辨。

Q:身為主徒會會士,在印尼的會士們如何體現修會的傳承及會祖的精神?

A:定居在印尼的主徒會,在每個會院或修院的會士,都固定安排時間明供聖體,與修會其他會省的會士一樣,在修會「熱愛聖體」的神恩中汲取信仰與工作的能量。就在這樣的經驗中,培養服務的熱忱與愛主愛人的真誠,從祈禱與工作中體認修會的使命,非為榮耀自己,而是侍奉天主,照顧人靈。創辦和經營學校、避靜院,堂區服務等福傳工作,目的是領導更多的人更加認識基督。

會士在工作崗位中,謹記會祖剛恆毅樞機的精神與信念,他是教會革新的先驅,這位忠誠的改革者不為個人利益所駕馭,他的思想開明,在融合信仰與文化方面的努力、在教會信德的堅持上,是會士們的典範。會祖是一位有遠見的領導者,他能堅定地面對每個挑戰和每個困難,這種不屈不撓的勇氣,不僅對會士個人是一種鼓勵,也是面對工作時的一種支撐力,激勵會士依靠基督的力量面對所有的喜樂和挫折,為促進社會大眾的和樂生活而努力。也促使主徒會會士堅守修會的神恩與使命,與全球教會並肩致力於天國的理想。而在邁向理想的過程中,駐守於印尼的主徒會心中最關注的是,不計困難地前往偏遠地區傳播天主的愛。

Q:目前主徒會在印尼的現況,會士的工作如何分配:

A:目前在印尼的會士共有15 位:

徐永發神父Rm. Lodewyik Tshie, CDD:省會長,在巴都

林慶祥神父Rm. Willy Malim Batuah, CDD:沙威蘭避靜院院長

張漢文神父Rm. Hilarius Sutiono, CDD:椰城天主教華語教會總負責人

李玉興神父Rm. Djohan Lianto, CDD:坤甸會院院長

吳建文神父Rm. Joanes Yandhie Buntoro, CDD:峇里島避靜院神師

李志仁神父Rm. Agustinus Lie, CDD:瑪郎剛恆毅會院院長

蘇剛道神父Rm. Romanus Sukamto, CDD:巴都初學院導師

許有祺神父Rm. Yosef Yuki Hartandi, CDD:瑪郎聖若瑟中學董事長

馬雅農神父Rm. Marianus F. Berdikari, CDD:瑪郎聖若瑟中學宿舍舍監

博先勇神父Rm. Laurentius Prasetyo, CDD:在台灣學習華語

楊賢神父Rm. Kanisius Rudy Saleh, CDD:剛恆毅避靜院神師

杜美橋輔理修士Br. Yosef Tumidjo, CDD:坤甸中學董事會秘書

吉揚道輔理修士Br. Maximianus Giyanto, CDD:沙威蘭避靜院理家

安德茂輔理修士Br. Phokas Andreromes, CDD:坤甸中學美術教師

何牧思輔理修士Br. Hermus Hero, CDD:坤甸中學宗教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