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的完美樂章

張思謙/羅馬報導

堂區、教區、政府紀念剛恆毅樞機三重奏

一、堂區的紀念

1、堂區會議序曲

2008年9月12日晚上,加斯提勇聖安德魯的堂區集會,敲出了紀念剛恆毅樞機逝世五十周年的第一個音符。

將近八點半,堂區中心「剛恆毅大廳」只有三四個人,本堂神父有點兒著急,難道宣傳了兩三個星期的集會就這樣被一場大雨沖散了?到了八點半,陸續入場的大概有三十五六人,包括剛樞機的侄媳布魯娜(Bruna Secchi Costantini)女士。可以看出本堂神父鬆了一口氣。

集會開始,首先由紀念活動籌委會總負責人布魯諾蒙席講述剛恆毅樞機的生平與貢獻。剛樞機的多元、先知、國際性,可說是義大利東北的斐烏理地區兩千年來最傑出的教會人物,而布魯諾蒙席也不愧是教授出身,一個小時的如數家珍,讓大家意猶未盡。接著他簡要介紹教區安排的紀念活動系列:紀念活動前後將持續三個月,以10月17日剛恆毅樞機逝世紀念日在主教座堂由香港的陳日君樞機主禮的彌撒揭開序幕,2009年1月18日真福和德理紀念日在第二主教座堂由傳信部長伊萬迪亞斯樞機主禮的閉幕彌撒,活動包括彌撒、論文集錦、藝術展覽、研討會議、中華舞蹈……。主教領導的籌備委員會共籌資三十萬歐元,僅《活動簡介》就印刷了十一萬份,屆時還有多家報紙、電臺、電視臺將作專題報導。

接著由本堂羅若瑟神父和堂區教友領袖介紹堂區所籌畫的系列活動。加斯提勇的聖安德魯堂是剛恆毅的領洗堂區,又有本堂神父的大力推動,紀念活動接二連三,包括大禮彌撒、陵園追悼、小堂新貌、朝聖之旅、新曲發行、音樂晚會等等。當地佐普拉鎮代表也介紹了政府方面負責的紀念活動,包括為整修剛府舊宅奠基、藝術展覽、新書出版等。

最後是參與者興致勃勃地發問與分享。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八十四歲的阿米莉雅,分享了她年輕時在羅馬給剛樞機當廚子的點滴。有關她的採訪報導,曾刊載於2008年7月堂區月訊 Comunità Viva。

2、聖母的頌禱

2008年9月17日,距離剛恆毅樞機逝世紀念日整整一個月前,傍晚七點加斯提勇的聖安德魯堂開始了「聖母巡遊祈禱」。如何進行?

三個星期前,本堂神父向教友們宣佈了這項活動。為增加大家的參與感,我們從聖物店帶來三座兩尺高的聖母態像,請教友們投票,選擇得票最多的為舉行祈禱活動。報名的教友可輪流將聖母像請回家中,每天傍晚在不同的家庭祈禱。一周下來,共徵得了十六個家庭和一所安老院的邀請。

每天的祈禱分三部分:取自當天彌撒讀經的天主聖言-以天主聖言為核心,把聖言帶到家庭中;頌念玫瑰經---積極準備10月玫瑰月的活動;一段剛恆毅樞機的思想或軼事;各個部分之間穿插一些聖母歌曲。希望藉此進入深層的祈禱與反省,使當地人士從靈性層面進一步認識剛恆毅這個人物;也就是說,剛公安息主懷已半個世紀了,他對我們今天的生活能有什麼影響,而值得我們紀念呢?

本堂神父將這項聖母巡遊祈禱的活動交由我主持,由於每天分享的內容不同,又需用義大利語表達,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也需要時間來做準備。然而,這是一個接觸教友的好機會,準備過程中又能多熟悉剛樞機的著作及精神,加上教友們的純樸和善,減低了我不少壓力。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主徒會前輩們將會祖的部分著作翻譯成中文,可從中文摘錄他的思想片斷,修會又將這些中譯本贈送給教區圖書館收藏,可以在會祖家鄉讀到中文譯本,希望有更多人因這些中文圖書而受益。

聖母巡遊祈禱的第一天,大家聚集在「恩寵之母」聖龕前祈禱,這個聖龕建在鄉村路邊,離聖堂一二百米遠,雖不時有車輛經過,但背靠莊稼地,右鄰樹林,還算幽靜。聖龕供奉的「恩寵之母」態像是1957年由Giovanni Boldarin按剛恆毅的作品所複製,聖母表情安詳恬靜,頗有東方女子的風韻。聖龕周邊石子地是兩千禧年時由工匠若翰整修的,至今他一直義務地照顧周圍的花草,讓人總能看到整齊絢麗的花草。

當天一大早空氣清涼,好像到了冬天,傍晚恐怕人們怕室外太冷,不會來聚會祈禱。但太陽出來後,氣溫逐漸回升,傍晚時分有三十二位教友懷著虔敬之心來此祈禱。讀聖經時,自告奮勇的瑪希木讀到一半,想起了去世不久的父親,哽咽地讀不下去,由他的姐姐接續讀經。接下來的家庭祈禱,希望因大家的踴躍祈禱,使家庭和睦,鄰里共融,並增進對剛公的瞭解與愛戴。

歷時一個月的聖母巡遊祈禱就在這樣的氣氛中結束了。每天參與家庭祈禱的人平均在二十位以上,除了各個家庭的家人外,還有鄰里和親友參加。每天四十分鐘的祈禱後,通常主人會端出甜點和酒水,供大家享用。多數人對組織這樣的活動都很欣賞。我在準備每天的資料時,希望能凸顯中華文化,便在每日資料中插入一兩幅中國畫,供大家欣賞及收藏。重視牧靈拜訪又精力充沛的本堂若瑟神父希望我多瞭解當地人,因此每天跟著他在車上準備資料成了我的家常便飯,而他也成為我隨時發問的活字典。

3、家庭禮讚

2008年9月21日是九月的第三個星期日。加斯提勇的聖安德魯堂每年在這個主日慶祝家庭日。這天在彌撒中特別為結婚周年的夫婦們頒發紀念品。家庭日彌撒後,大約有七八十位教友在堂區中心的「剛恆毅大廳」共進午餐。剛恆毅的侄媳布魯娜女士也特地趕來,聆聽在餐後的關於剛公家庭的講座。

主講人是剛公的侄孫女麗莎(Isabella De Biasio),她的母親是剛公弟弟安多尼的女兒。可惜的是,她上午需參加一個堅振彌撒,從德維索(Treviso)趕過來時,已經是兩點多鐘,大廳只剩下三十幾位「忠實聽眾」。麗莎是學校的宗教課教師,在教區和堂區都很活躍。「家庭」這個主題,對她可以說是輕車熟路,她沒有從剛公的家譜開講,而是分享家庭給她的印象及影響。特別談到不苟言笑的媽媽,大概是受到剛家的遺傳影響,然而媽媽無微不至的關愛,使她從小就體驗到家庭的和樂安詳。她非常懷念媽媽的出生地莫爾所(Murlis)寧靜的鄉下生活;偶爾,她也會回到莫爾所陪伴她的舅母布魯娜小住幾日。麗莎能夠活躍在學校、教會和社會,與她的家庭成長背景是分不開的,可見,家庭對孩子的健康成長是多麼重要。

接著,麗莎用投影片介紹了剛公家庭。剛家原籍伍地乃(Udine)省亞而巴村,1845年遷居加斯提勇。1872年父親公斯坦定(Costante, 1848-1916)與母親瑪大肋納(Maddalena, 1848)結婚。生有九子,五男四女。

4、金色的光AUREA LUCE

2008年9月27日在加斯提勇聖堂舉行的新唱片〈金色的光Aurea Luce〉發表會,也是紀念剛恆毅樞機逝世五十周年系列活動的一部分。下午很早工作人員就開始佈置會場,聖堂的音效很好,但準備佈景要花一定的時間。發表會晚上九點開始,地方政府的官員們都到場參加。

紀念活動的總負責人布魯諾蒙席講述剛公的故事時,重點在剛公的人格。剛公為斐烏理地區天主教會兩千年來最傑出的人物,不僅因他的名銜,更重要的是他的先知性思維與開創性的事業。布魯諾蒙席特別提到了剛公在困境中所體現出的智慧與勇氣:不論是在公高底亞主教座堂、一戰時的阿奎來亞、坐鎮斐烏梅主教、第一任宗座駐中國代表,都是棘手的重任,但剛公都沉著地憑藉信仰化險為夷。他在解除殖民化方面,從建立本地教會著手,逐漸解除傳教區的宗教殖民化,推動了幾十年後亞非拉美三大洲在政治、經濟上擺脫歐洲列強殖民統制的進程;在推動東方公教藝術本位化方面,更是貢獻良多。布魯諾蒙席評論說:「剛公的理念,不但在當時、在今天,就是在將來,也具有很大的借鑒性。……可以說,剛公在國際關係史上為東西方架起了一座橋樑。」

半小時的演講後,是歷時一小時的音樂會,由加斯提勇的音樂製作人協會Campus與來自Bologna國際額我略歌詠團(Coro Gregoriano Internazionale di Bologna) 聯辦,推薦他們聯合推出的新唱片。新唱片《金色的光Aurea Luce》完美結合了傳統的額我略歌詠與現代的電子配樂,歷時兩年半完成製作。歌詠團很專業,只可惜少了額我略調中莊嚴穩健的男聲。

熱心教友Enzo 為首的音樂製作人協會Campus擁有四五個成員,屬於加斯提勇村,這個鄉村人口不多,但藝術文化氣息相當濃厚。去年當地一群藝術家成立了一個叫作「水與葡萄」(Fra Acque e Uve)的團體。上個月,佐普拉鎮長安傑羅還為他們樹立的街頭鑲嵌畫剪綵。剛公的侄媳布魯娜是「水與葡萄」這個藝術家團體中一位很有影響力的成員。不知是剛公受家鄉藝術氣息的薰陶,還是這些後人受到剛公藝術的影響,總之,這個地方是個很有藝術氛圍的鄉村,就連普通的住戶也很講究自家花圃和家居的擺設。

5、三堂區的詠唱

2008年10月5日,下午五點半在佐普拉(Zoppola)聖堂,為紀念剛公逝世五十周年,來自三個堂區的三支歌詠團:歐切尼苛(Ocenico Superiore)堂區歌詠團、加斯提勇堂的聖安德魯歌詠團和佐普拉堂擁有九十九年歷史的聖采琪歌詠團,隆重獻唱。

獻唱會由副鎮長主持,主場的聖采琪歌詠團在幽暗的燭光下,悠遠迴旋的開端曲,臨場二百多人頓時鴉雀無聲。布魯諾蒙席在三個歌詠團的表演之間,穿插剛公的故事。布魯諾蒙席心情激動地開始第一講,因為他是在描述一個兒時親自接觸過的同鄉「偶像」。第一講十五分鐘,從剛公的家庭,講到他的聖召。晉鐸後的剛神父,有志當修院教授,但被主教派去作本堂。他隨遇而安,在堂區特別關心青年的成長;並潛心於聖教藝術, 1913年創辦的《聖教藝術》雜誌,至今仍在發行。

接下來的十分鐘,歐切尼苛堂區十九人組成的歌詠團輕盈地呈現了四首歌詠。布魯諾蒙席的第二講,從1915年剛神父離開公高底亞的本堂工作開始,講到他到阿奎來亞聖殿出任本堂;因保護古跡的職責,接觸到不少前來參觀的社會名流;之後在與鄰國的戰爭中任隨軍司鐸,親眼目睹殘酷的戰爭帶來的痛苦;戰後,他立即為一批「戰爭之子」建立了撫養院,直到他升任斐烏梅教區主教。

接著上場聖安德魯歌詠團,可能是他們的本堂若瑟神父的大力推動,或他們的啦啦隊伍人多,歡迎的掌聲不息。在十五分鐘內,這個二十人的合唱團士氣激昂的獻上了四首歌曲。蒙席的第三講,是關於剛總主教在中國的行實與貢獻。剛公接受委派前並沒受過專業的外交訓練,這反而成了他擔任教宗代表的優勢:他不隨從政治的風雨,忠於教宗的派遣,本著「中國交給中國人」的理念,幫助建立地方教會,努力為天主教解脫「洋教」名銜。他召開第一屆中國主教會議,遴選首批國籍主教,成立主徒會、輔仁大學、公教進行會,推廣本位聖教藝術,培養本土教會藝術家等。

輪到聖彩琪歌詠團上場時,借助主場的優勢,雖然只有十六位成員,在管風琴的帶領下,他們的歌詠氣勢磅礴,有排山倒海之勢,在十分鐘內表演了四首歌曲。最後一講的二十分鐘,蒙席講述了剛公1933年從中國回到義大利後,在羅馬的二十五年。在傳信部作秘書長的他視野更寬闊,在傳教區推廣宗教的非殖民化,這一先知性的聲音也影響到幾十年後在政治和經濟上的非殖民化進程。1939年碧岳十二當選教宗後,沿襲了前任教宗的傳教方針,採用剛公所推動的教會本地化和語言本土化策略,為革新教會的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鋪路。1953年剛公榮升樞機,1958年10月17日於羅馬安息主懷。10月21日在羅馬的聖若望斐冷蒂尼大殿舉行殯葬彌撒;10月23日他的遺體運回家鄉加斯提勇。

最後佐普拉鎮長對剛公這一當地人物作了進一步的肯定後,大家在不遠處的堂區中���享用美味的甜點和飲料,做為詠唱的終曲。

6、莫爾所聖堂紀念彌撒

2008年10月11日莫爾所聖堂舉行紀念彌撒。莫爾所(Murlis)村有剛���毅家族的祖產,一個很大的院落,緊鄰一間精美的教堂,旁邊是一個私人花園。二十世紀初,從加斯提勇搬遷到莫爾所,剛樞機的侄兒們大都在那裏出生。可以想像當年也曾熱鬧一時,尤其是當剛樞機回鄉時。不遠處一間獨立的小樓是神父樓,神父樓並沒有神父常住,兼任本堂的保祿神父在住城裏,只週六傍晚來這裏送彌撒。

如今莫爾所剛家偌大的樓房,自從去年底剛樞機的侄子過世,只有八十五歲高齡的侄媳布魯娜獨居,堅定守候著剛家的產業與剛公留下來的藝術作品。她的兒女們都學有所成,在大都市各自擁有家庭。「這裏真的很不方便,二百人的小村落,連買個蘋果或麵包的地方都沒有。我又不開車,每次出門都要請別人來接送……」布魯娜指著花園中心的一片土地,「你看,這兩天地鼠也來搗亂,到處挖洞,我要一個一個地把它們填平。」可能地鼠是怕她老人家一個人太寂寞吧。

在距離剛公逝世紀念日整整一個星期的今天,莫爾所堂區與佐普拉政府安排了這一紀念彌撒。晚上八點鐘的彌撒時間還沒到,容納二���來�����的聖堂已擠得滿滿的的。我想五十年來這樣的壯觀場景是不常見的���有九十九年歷史的聖采琪歌詠團給彌撒增色不少。嘹亮的號角,雄偉的歌聲,將隱沒在夕陽中昏睡已久的這片土地再次喚醒。當天的福音宣講的是國王邀請眾人赴筵。「今天我們也來到祭台前,也是赴天主的筵席,特別為紀念剛公逝世五十周年。來到這裏的有神父,有政府官員,有剛公家人……」 布魯諾蒙席在彌撒中介紹出席的代表。當聽到蒙席代表教會當局對剛樞機的讚賞和對剛公後人關懷的話語,布魯娜熱淚盈眶。

彌撒結束,看到聖堂外一個人探頭往聖堂裏張望,原來是當地政府的藝術文化部門主管林諾先生。他的姐妹都是熱心的加斯提勇堂教友,唯有他不進聖堂。身為當地政府的負責人之一,他又不得不來參與此次活動,所以他選擇站在聖堂的門外。可見,拒絕赴宴的人不僅止於耶穌的年代。

最後,豐盛的自助餐為心靈饗宴後帶來物質的饗宴。

二、教區的紀念活動

公高底亞-伯多諾那教區舉行剛公逝世五十周年紀念活動,教區主教歐維多是籌委會主席,主徒會士應邀參加。

1、大修院的座談會

2008年10月17日,籌備近兩年的剛樞機紀念活動傍晚在公高底亞主教座堂正式開始!難得的大晴天,照在身上的陽光讓人覺得暖洋洋的,回到了春天般的感覺。

活動開始前,主徒會士先參訪伯多諾那的教區大修院。成立於1704年的修院,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剛恆毅於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教區主教出缺的情況下被委任為教區副主教,所以修院的遷移與剛公也有很大的關係。

院長若穌厄蒙席歡迎我們的到來,黃進龍總會長也感謝修院安排這個交流的機會,而且以正式座談的方式進行。座談提出的問題包括了中國福傳所面對的困難、中國教會的歷史與現狀、中國政府與教會的關係等,視我們如中國教會專家;本來雙向的交流,卻沒有我們發問的餘地,他們似乎非常渴望從來自東方的教會人士口中聽到第一手資料。「天主教能為中國人提供些什麼?」似為座談中一個非常正面的問題,也是當下福傳者應思考的問題。

2、主教座堂的彌撒

傍晚六點,大家齊聚公高底亞主教座堂,參加期待已久的開幕禮。公高底亞聖堂因西元304年七十二位殉道聖人在此致命而聞名,第四世紀末期就成為主教府所在地。當年僅有二十五歲的剛恆毅神父就被派來此地當本堂,並在這個地方服務了十四年。在兩千禧年前夕,有關單位特別擴建了教堂前方的廣場,命名為「剛恆毅樞機廣場」。

彌撒由香港的陳日君樞機主教主禮,本教區歐維多主教及來自臨近教區的另外四位主教襄禮,主徒會總會長黃進龍神父及五位會士、當地的八十幾位神父共祭,剛恆毅樞機的晚輩們、公高底亞鎮長及其他政府官員們也有參禮。彌撒開始時歐維多主教誦念10月14日梵蒂岡國務卿發給主教的教宗祝福電報,電文如下:

「在紀念剛恆毅樞機逝世五十周年紀念活動伊始,聖座祝福此次活動。此活動使人們有機會回顧這位出自你們教區的不辱重任的光輝人物:駐華首任宗座代表、傳信部秘書長及羅馬教會的掌璽大臣。以宗座的名義降幅主祭彌撒的陳日君樞機、臨近教區參禮的各位主教、主徒會總會長和會士們,及參與此聖祭的人。」

陳日君樞機在講道中讚賞了剛恆毅樞機的遠見與毅力,為天主教會紮根中國不遺餘力。並指出如果當年的傳教士們都能如剛樞機那樣,貫徹教宗號召建立本地教會,那麼天主教在中國人的心目中將會是另一種形象,教會也會少一些迫害。

公高底亞鎮長致詞時,以聳立在市鎮中心廣場的剛公作品「沼澤工人」為素材,讚揚剛恆毅對和平的宣導。雕像為剛公1914年的作品,引用依撒意亞先知的話:「他們將自己的刀劍鑄成鋤頭,將自己的矛戟煉作鐮刀」(依2:4)。這座雕像已成為公高底亞的地標。

當天彌撒以主徒會贈送教區大幅國畫『剛公恆毅樞機主教像』為壓軸。此畫由名畫家劉河北老師為剛樞機逝世五十周年所繪,畫中的剛公神采奕奕地騎著飛奔的快馬,為上主的福音貫穿東西充當和平使者。

3、藝術文化展覽及新畫冊出版

2008年10月18日,佐普拉地方政府在位於加斯提勇的「民間藝術畫廊」舉辦紀念剛恆毅樞機歷史藝術展,展期從10月18日到12月7日。上午十點畫廊門前熙熙攘攘地聚集了不少人。當地政府主管文化藝術的林諾先生致歡迎詞後,一位當地藝術家講述了剛恆毅對本地藝術的貢獻及對此藝術展之概述,接著由剛樞機的侄媳布魯娜女士剪綵。

展覽分別展出了剛公雕塑作品、本地藝術家為紀念剛公周年作品、與剛公有關的照片文案以及與中華文化藝術相關的作品。佐普拉政府特別贈送當天的參觀者一套兩本畫冊:《藝術家剛恆毅與本地雕塑(1895-1915)》和《佐普拉藝術家紀念剛恆毅樞機藝術展》。其中記述了剛公對當地藝術界的影響,並刊登了剛公的部分代表雕塑作品。書中特別提到剛公1913年所創的《聖教藝術》雜誌。時至今日,此雜誌仍以雙月刊形式在米蘭出版,是義大利僅有的一本關於教會藝術的刊物。

4、論文發表會與展覽會

十一點在加斯提勇聖安德魯堂,佐普拉政府舉辦論文發表會,論文集由佐普拉政府發行,法卜爾教授主編,名為《從加斯提勇到中國 ,剛恆毅樞機的貢獻(1876-1958)》,共收集了十篇論文。發表會中由法卜爾教授為大家講述剛恆毅樞機的生平,伯多諾那省代表、剛樞機的侄孫安多尼、及陳日君樞機也都分別講話。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剛公的侄孫安多尼為介紹了他們夫妻從尼泊爾收養的一個男孩。他說當年剛公把信仰從歐洲帶到了中國,如今他把這個男孩從亞洲帶回義大利。

下午三點半,是公高底亞-伯多諾那教區主辦的歷史藝術展「剛恆毅樞機與中國」的發佈會和開幕禮。地點位於繁華城市中心的包代諾乃省展覽廳。展覽籌備主席歐維多主教、特邀嘉賓陳日君樞機、伯多諾那省省長等政府官員都有出席。歐維多主教宣讀了發自義大利共和國總統的賀電,電文如下:

剛恆毅樞機曾任宗座第一任駐華代表,熟識亞洲的歷史和文化,明瞭如何進行福傳工作,使基督的訊息及其屬靈的意義廣揚天下。

國家元首向尊敬的主教、所有為此紀念活動作出貢獻的人員、及所有在場的人,致親切的問候。」

展覽由教區承辦,共分七個部分,內容涵蓋了從十四世紀遠行中國的傳教士真福和德理到剛恆毅的藝術作品及其生平,從中國民間宗教到義大利對於東方文化的研究,共展出了146件珍貴的物件,包括雕塑、銀器、陶瓷、書畫、著名人物的照片書信等,來自不同的收藏管道,有私人的,有博物館的,還有從梵蒂岡博物館租借來的展品。這一切都昭示了剛樞機這位傑出人物:非凡的藝術家,中國的偉大朋友。

主辦機構推出籌畫已久的精美論文集《剛恆毅樞機和中國,二十世紀教會和世界舞臺的一位主角》,其中收集了十六位學者的論著。之後,為相關人員頒發論文集和為此次紀念活動定製的銅制剛公紀念幣。之後,第一批參觀者來到展廳,在布魯諾蒙席的帶領和講解下參觀展覽。此展覽將開放三個月,免費入場;還專門為中小學生編寫了一套淺顯易懂的資料,鼓勵各個學校組織參觀。

此外,伯多諾那省民間藝術博物館收藏了剛恆毅樞機捐贈給省政府的東方藝術品,為紀念剛公逝世五十周年,也將所收藏與剛公有關的藝術品同步展出。

5、加斯提勇的奠基禮

2008年10月19日這個主日,天氣格外晴朗,這天的活動都將圍繞著加斯提勇這個孕育了剛恆毅樞機的小村莊。上午十點,在位於加斯提勇獨立廣場的剛公舊宅,舉行維修剛公舊宅奠基禮。佐普拉鎮的政府成員、剛公的後人、本堂神父和教友共同參加這個儀式。

當年,剛恆毅的爺爺從義大利伍地乃省的亞而巴村搬遷到加斯提勇,從事建築工作。1876年4月3日,剛恆毅在這個小樓裏出生。這所舊宅長期沒有人居住,已有些破損,枯草在牆頭搖晃。現由佐普拉鎮政府出資,準備利用兩三年時間來修繕,改為博物館。奠基禮首先由負責修繕工程的工程師發表講話,接著佐普拉鎮長致詞。鎮長邀請主徒會總會長黃進龍神父為這一工程祈禱祝福,並為此項工程舉行揭幕禮。

6、紀念活動實況轉播

10月19日上午十一點,教區主教歐維多在加斯提勇的聖安德魯堂舉行彌撒聖祭,由當地「沙漠之聲」廣播電臺作實況轉播。主教以福傳主日的聖經出發,介紹剛恆毅這位令所有鄉親感到光榮與驕傲的同鄉,同時鼓勵大家在各自的崗位上以剛樞機為榜樣,藉紀念剛公的系列活動與教區推動的「新面貌」年,在生活中呈現出一個新面貌。

中午十二點大家來到剛家墓園,進行悼念活動。這個家庭墓園座落於加斯提勇陵園裏端,宏偉壯觀,造型也與周圍的墓園迥然不同,由剛恆毅樞機親自設計,結合了中國和羅馬的墓園建築形式。墓園頂部呈蒙古包型,上面長滿了草木,仿效中國墳墓樣式,悼念者可進到處於半地下的靈堂,這又是羅馬式的地窟墓園樣式。墓園門口左右各豎立一塊墓碑,是主徒會在臺灣製作再運來的。較早的一塊刻於1965年,向後人們訴說了剛公一生的偉大事業。有中文和義大利文兩種文字,雋永中文達783個字。另外一塊是主徒會在1967年時敬立的「剛府佳城」。兩塊墓碑經歷了幾十年的風雨,也見證無數來此悼念的人。在今年剛公逝世五十周年之際,佐普拉政府特請專家把碑文重新添上金粉,打掃一新。

墓園外聳立著修繕一新、掛滿彩旗的聖瑪爾谷小教堂,也趁著今天這個機會,請眾人見證開堂典禮。

中午大家在加斯提勇堂區活動中心剛恆毅大廳共進午餐。大廳正面牆壁上掛著的條幅是1956年堂區教友歡迎剛樞機時所用,自然見景思人。大廳外面,義大利郵政局設立了攤位,展出為此次紀念活動發行的明信片,記載著中國和普世教會一個重要的歷史時刻:1926年,於羅馬的聖伯多祿大殿,在教宗碧岳十一世親自祝聖首批六位中國主教的禮儀中,教宗與剛恆毅總主教共同為新主教覆手祈禱。

下午三點,大家到聖堂後面不遠處的聖菲力浦納利小聖堂,這裏曾開辦過「聖斐理伯納利育嬰堂」,是當年的剛恆毅神父和他的弟弟若望神父服務社會的見證。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剛恆毅神父曾任隨軍司鐸,目睹了戰爭的殘酷。戰爭勝利後的一個月,剛神父在光復區看到很多曾被侵略士兵蹂躪的不幸女子,她們腹中懷著「無辜的闖入者」,面對即將勝利歸來的丈夫,全然不知所措。面對這種緊急狀況,剛神父當機立斷,發起收容「戰爭之子」。雖然當時沒有基金,他懷著一顆愛心,抱著一個信念,相信天主上智的安排決不會放棄這些「上主的兒女」。就這樣,1919年剛神父創建了「聖斐理伯納利育嬰堂」這個愛德機構,前後共收留了110位蒙受羞辱的孕婦,養育了353位「戰爭之子」,為這些小的生命提供了一個安全的避風港。剛恆毅絕非只以口頭訓勉的神父,而是積極行動的愛德先鋒,以基督愛的精神回應社會的需要。在聖堂庭院內樹立著剛公的雕塑作品:赤足的碧岳十世。這是剛公1908年在公高底亞任本堂時的作品,今年剛好滿一百周年。年少的碧岳赤著腳,將皮鞋放在一旁。他經常背著這雙唯一的皮鞋長途跋涉去學校,以免磨損,到了學校再穿上。他的好學、勤儉,是剛公願意讓那些「戰爭之子」模仿的榜樣。聖人提倡孩童早領聖體,也是剛公選擇聖人為這群孩子主保的原因。今天,這裏以聖堂為分界嶺,分別開辦了幼稚園和養老院;生命的接替,見證著剛公這永存的愛與關懷。

下午四點半,加斯提勇聖安德魯堂的音樂會,由四位專業的小提琴家演奏名曲『救主耶穌架上七言』。聆聽救主耶穌臨終前充滿復活希望的叮囑,讓人不禁回想剛樞機一生的志願和努力,回想起他在遺囑中對他所摯愛的友人,特別是他所鍾愛的主徒會士的叮囑:熱愛聖體、效忠聖座。作為遺囑的結語,剛公寫道:「余茲死於至一至聖至公及自宗徒傳下之教會中,生命為余,猶如晚夢,晚夢一過,即將度永福之長生。」

三、羅馬的紀念活動

1、若望斐冷蒂尼大殿追思彌撒

五十年前,也就是1958年10月21日,全世界53位樞機中的39位聚集在這所大殿,為五天前過世的剛恆毅樞機舉行追思彌撒。因為時值教宗碧岳十二世逝世不久,眾樞機齊集梵蒂岡準備遴選教宗。

2008年10月22日傍晚六點在同一個地點,為五十年前逝世的剛毅樞機舉行追思彌撒。偌大的聖殿,只有三位主徒會士、加斯提勇本堂神父,六位來自北部的教友,還有兩三位觀光客。如此的安靜,卻把人從時空中帶回到五十年前的那一天。事異時移,雖然景況不同,但對剛公景仰的心情卻不變。一位五十年前辭世的人,在半世紀後,還能有鄉親專程坐火車從家鄉趕來,還能有人專程從亞洲、從美洲趕來,共獻彌撒大祭,人生何求?

彌撒講道中,這成為我們每一個人反省的重點:生命是天主賜予每一個人的禮物。剛樞機一生面對過各種挑戰,他憑著信仰賦予他的恆心與毅力,勇敢活出了豐富精彩的一生,對教會、對藝術、對東西方文化交流都有所貢獻。我們應該����何善用自己的每一天?

2、伯鐸公學院為福傳祈禱

2008年10月23日傍晚六點一刻,羅馬的聖伯鐸公學院有一台意義獨具的彌撒,特別為福傳祈禱。為什麼在剛恆毅樞機逝世五十周年之際,選擇聖伯鐸公學來奉獻這台紀念彌撒呢?

原來,伯鐸公學的成立與當時任職傳信部秘書剛恆毅總主教息息相關。1940年初,烏干達一位主教致函羅馬「聖伯鐸善會」,希望為他們教區一位神父來羅馬讀書尋求幫助。當時任職傳信部秘書長的剛總主教身兼「聖伯鐸善會」主席,依他的經驗,特別是他在中國福傳十一年間掌握的第一手資料,他認為傳教區逐漸成長,需要創造條件讓一些傳教區的神父來羅馬深造。在給那位主教肯定答覆的同時,他開始籌建一所專為傳教區來羅馬讀書神父使用的公學。

1947年1月,「聖伯鐸公學院」正式獲准成立;次年的聖伯多祿聖保祿宗徒節日,公學舉行開幕禮。公學院大樓的廳堂剛公的半身塑像,讓人們緬懷這位公學創辦人,也謹記他在培育工作中反映的福傳熱忱。在公學院小聖堂下方有一個空的石墓,據說那是剛公為自己準備的。但後來為什麼剛公��遺骸被��置在加斯��勇他家鄉的家族墓園,而未安厝在此,就不得而知了。

我們幾個人提前來到小聖堂,將贈送給公學的會祖畫像懸在聖堂一角,並以鮮花裝飾。伯多祿公學院至今已培養出許多教會傑出人才。目前住宿於公學院的學生司鐸有120多人,傍晚他們將一起共同舉祭和聚餐。

彌撒以英文進行,由黃進龍總會長主祭,主徒會其他會士、加斯提勇的本堂若瑟神父、伯鐸公學管理和學生司鐸,及幾位特別受邀的司鐸共祭。來自加斯提勇的六位教友和方濟傳教獻身團體的女士們,也專程趕來參與此項紀念活動。因為剛樞機是這樣一位充滿福傳熱忱及真知灼見的傳教士,在此深造的神父們又都來自傳教區,所以福傳彌撒經文是最佳選擇。祈願天主聖神使伯鐸公學的每位神父充滿信心和勇氣,積極裝備自我,為天國的福音到天涯海角作見證。

在與全體公學成員共用的晚餐中,黃總會長給伯多祿公學院贈送了剛公逝世五十周年的出版資料。

3、梵蒂岡電臺的特別節目

梵蒂岡電台中文部為紀念剛恆毅樞機,也製作了特別節目,按次播放:

10月17日---電臺播出2600字的專題節目「介紹剛恆毅樞機」。

10月19日---電臺播出600字的新聞節目:「剛恆毅樞機逝世五十周年,義大利教區與地方政府舉行三個月紀念活動」。

10月24日---電臺播出1200字的新聞節目:「剛恆毅樞機逝世五十周年,教會舉行紀念活動」,包括有對紀念活動總負責人布魯諾蒙席的訪談。

10月27日---電臺對主徒會總會長黃進龍神父進行採訪。

四、下一個樂章

歲月勢必流逝,形骸也將衰老,心靈卻總不退化。(摘自《請穿起天主的戎裝》)

公高底亞-伯多諾那教區主教,同時也是剛樞機逝世五十周年籌備會主席的歐維多主教,在與主徒會會士的多次會晤中,都提及教區與主徒會在建設教會上共同合作的可能。全心全力稟承會祖剛恆毅精神的主徒會也期待促進福傳的合作機會,如:

---提供主徒會會士在教區修院就讀的機會,增進雙方的交流與合作

---規畫剛恆毅樞機博物館,長期展示剛樞機藝術作品、文物及相關資訊

---加深對剛樞機的認識與研究,延續他在國際間架設東西方橋樑的文化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