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台灣地區主教團聖樂講習會後記

蘇開儀

1996年一月從奧地利畢業回到台灣,就開始從事教學、聖樂創作、執行和本土聖樂(聖樂本地化)研發的工作,至今已十二年,看到的仍是一片有待開墾和澆灌的乾涸。雖然梵二之後有幾位前輩們的墾荒(李振邦神父、劉志明神父和康謳先生等)和近十幾年來主教團聖樂編修小組的努力,也有一些聖樂的創作,但由於缺乏有效地推廣,像缺乏澆灌的小草面對自生自滅的命運。

從專業上雖然知道聖樂創作和推廣的匱乏,但一般教友對聖樂的不甚了解和梵二之後四十年仍缺乏專業人士指導的空窗期,在不明的狀況下渡過了四十餘年,畢竟禮儀中的聖樂不是幾個人在幾年中就可以補起的缺憾。身為教會音樂家,深知自己肩負的責任,夾在專業和業餘的落差中,「我不是要去做領導人(leader),而是做協調人(coordinator)」就成為我常常提醒自己的一句先知語。也常常感激在面對各種挑戰時,先知的話和天主聖言常常帶領護衛著我,一步一步走下去。

來自2006年「聖樂講習會」的構想,因今年三月接下了台灣地區主教團禮儀委員會聖樂組召集人,而於今年八月在台北實現了。八月二至三日全台灣關心教會聖樂五十多位姊妹弟兄齊聚一堂,無論是抱著來上課學習、請益、或是發表心得的心情,都有了這個交流的平台,讓大家從教會的文獻中得到種種疑問的解答,更在天主的愛中走向圓滿。這次講習會的主題和目標非常明顯,身兼主教團禮儀委員會主任委員的台中教區蘇耀文主教在致詞時指出:「此次舉辦聖樂講習會的意義和目地,即是:一、認識何謂適合的「禮儀中的音樂」,二、鼓勵禮儀歌曲的創作,及三、重視本地化聖樂的研發和創作。禮儀是教會信仰生活的高峰與泉源,聖樂是禮儀中不可或缺的一項元素,適當的音樂可以帶領信友們進入祈禱的氣氛、禮儀的神聖氛圍、與天主相遇,藉由唱或是誦念的聖言和聖體聖血得到滋養。相信這一次的講習會必會使大家收穫滿滿。」兩天一夜的講習會中的六講課程包括:「禮儀與音樂」、「教會文獻的研讀」、「禮儀中的歌曲」、「聖樂本地化研究」、「咱的台語聖歌」、「主教團禮儀委員會聖樂組的近、中和遠程計劃」。

擔任第一講「禮儀與音樂」的遣使會潘家駿神父在課程中,從他收集的各國美麗圖片與畫作製成的投影片,來詮釋禮儀和音樂之美,解釋天主的子民們為什麼要詠唱。從創世紀、聖詠的詠唱至默示錄的預像,使學員們不但領會到禮儀的豐富,更由圖片和畫作中感受到天父對我們滿滿的愛情,在禮儀當中的一切行為也就是:天父不斷地向我們說:「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而我們也以音樂和聖言來回應天主「我也愛?,我也愛?,我也愛?!」

第二講「梵二文獻《禮儀憲章》第六章論聖樂和禮儀聖部訓令《聖禮中的音樂》的研讀」,由我帶領大家解讀教會有關聖樂的指導方針和執行原則,並分享服務禮儀的點點滴滴和豐富感人的經驗。在所有聖樂創作的過程中,聖言是創作的泉源和最大的感動,雖然我們稱聖樂為音樂,若不是聖言的美和內蘊的生命,音樂只是表面,甚至是死板的,但就因為音樂所裝飾的聖言是美麗的,而使得音樂有她的意義和價值。

擔任第三講「禮儀中的歌曲-以戴思神父的作品為例」的瑪利亞方濟會陳琦玲修女,介紹和分享最近錄製法國戴思神父專為禮儀譜寫的歌曲,透過戴思神父豐厚的禮儀和神學背景,不但明瞭禮儀歌曲在禮儀中的功能性,甚至每一首歌曲的創作都註明歌詞的出處,和禮儀年中適用的時節和場合,使得選用歌曲者有正確的指引方向。

第四講「聖樂本地化研究」課程中,我談到要重視本地化聖樂的研發和創作。數據顯示,台灣原住民天主教教友比例已超過其它所有族群,而他們的彌撒中雖用母語進行,卻仍唱中文聖歌,因為沒有屬於他們語言的創作。「羅馬禮儀和文化互融」訓令中指出,用母語傳教對信友是有利的。在我近幾年的田野調查和研究中發現,原住民語沒有文字的記載,至今缺乏聖經的翻譯,也沒有積極提升文化教育和音樂的培育,由於漢化(現代化)因素,使得母語漸漸消失,因此用母語傳福音能促進文化的保留,研究發展原住民的特色,更能讓我們學習包容和欣賞天主賜與各民族的優長和差異。

在第五講「咱的台語聖歌」課程中,道明會潘貝頎神父分享了他為台語聖歌填詞的經驗,透過熟悉的民謠曲調學習和體會聖言及具教會意義的歌詞,幫助人更接近天主和認識信仰。但他也鼓勵有譜曲能力的朋友們協助台語聖歌的創作,避免在台語的彌撒中仍須參雜中文的聖歌,使禮儀有未盡統一的缺憾。

第六講「主教團禮儀委員會聖樂組近、中和遠程的計劃」課程中,曾月婷老師分享了前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主禮的拉丁文彌撒紀錄影片,帶入禮儀音樂本地化和鼓勵創作的主題等。在有專業背景和多年研究的講師們帶領下,分享禮儀的精神和與音樂的關係,探討教會音樂所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禮儀歌曲的缺乏」!希望這一次的講習會,藉講解、舉例和研究成果,鼓勵有心為禮儀創作音樂或是歌曲的姊妹弟兄,做聖樂研發和創作的工作。

2008年聖樂講習會落幕了,我的腦海和心中仍激盪著:要如何耕耘這片僵硬的聖樂荒地?除了繼續澆灌前輩們的聖樂不至衰退,也須有新的聖樂創作來滋潤這塊禮儀音樂的園地。除了自身的創作,重視音樂表現和聖樂培育也很重要,無論領唱員、司琴、聖詠團、指揮、禮儀歌曲創作的培育和禮儀,都需有系統性的訓練。教會的傳承需要延續,讓後代子孫認識教會的傳統和信仰的內涵,在服務和創作時不至成為失根的天主子民。近兩年來,我也受邀到基督新教神學院介紹天主教聖樂,他們已開始了尋根的工作。如何積極研發和創作新的合於禮儀的歌曲,來豐富我們的禮儀生命和生活,也正是此次會議所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