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

林俊雄

出外十幾年了,最近又因國外的學業和工作,三年沒辦法回家探親,思家的心情越來越濃。在這段強烈想家的時期,最常做的就是與母親講長途電話來解思鄉之愁。

有一次在電話中,我問母親會不會後悔,十幾年前答應讓我選擇離家追夢去。母親沈默了五秒鐘,說:「如果我當初反對,沒有放手讓你離開,你今天就不會有這樣的體會。這過程對你對我來說都是成長之學習,你在這過程中遇到的挫折痛苦可想而知,我知道你一向都不輕易向我透露你委屈的一面,但做媽媽的我非常瞭解你。現在已沒有必要去斷定當初你的選擇是否對錯。重要的是看當下的我們是不是過得自在無愧。就看眼前的你和我吧。你看,你現在人在遙遠的國外,但我覺得你離我越來越近,我現在很高興,我有個可以與我談心的兒子。這樣就夠了。」

這幾句簡單的話難得出自於母親的口,那一刻我的眼淚盈框。對我而言,那不只是感動的話,而是最深摯、最豐富的內心表達,是我們母子間最貼心的對話。

母親簡短的幾句話,讓我恍然發現,難怪母親不曾問我什麼時候回家,我知道,她不問並不意味著她不想念兒子,而是不想因這種期待造成我與她之間的壓力。她只享受在我們母子每次電話談心的時刻。

母親的心情讓我更體會聖經「浪子回頭」故事中父親的心情,我想,那是一種對現實「臣服」的態度,就像母親說的「放手」讓我離家。對事物不執著,因為她瞭解到生命很多時候不是按牌理出牌的,她認定計畫常趕不上變化,而放手讓事情自然地進行。當她把自我的部分降到最低,在沒有任何期待下,母親可以在一件小事中看見一個「奇蹟」--看到她擁有了一個可以與她談心的兒子!

臣服或放手需要很大的勇氣,因為放下所抱持的事物後,接踵而來的是不確定的未知感,不知未來會發生什麼結果,肯定是不愉悅的,也是挑戰,這時就需要「勇氣」來接受這個挑戰。然而一旦接受事實,立刻會得到內心掙扎的解脫,獲得征服焦慮後的平安。耶穌說「我已戰勝了世界」,便是臣服於天主旨意的表現,他在完全放下一切的情況下,反而得到了天國。全然接受眼前的一切乃是「平常中見奇蹟」。

臣服的態度也要靠信心,這是個無法欠缺的支撐力。要放下自我,接受眼前的不確定感,沒有對天主和對人的「信心」是辦不到的。天主經中「願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間」,不就是對我們眼前的生命狀態所該有之基本態度嗎?若我們能接受人生的不確定性,反而會看見生命更豐富的一面。就如母親看見她有了一個可以與她談心的兒子那樣的滿足。

「這樣就夠了」,生活中常有這種體認,生命就夠豐富了。能有這種體認,不也是一種幸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