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大戰三巨獸

藏峰

心理學家告訴我們,人心中豢養著三頭巨獸----成就(products)、意義(meaning)與掌控(control)。這些巨獸並非與生俱來的,而是後天的社會價值觀所建構的制約,使人不知不覺的陷入某種盲目的追求,反而喪失了生命終極目標的準星。巨獸吃掉了我們的時間、生命能量與注意力。每個人依不同背景受到不同的巨獸不同程度的糾纏,到近乎原罪的地步。耶穌在若望福音當中常被刻劃成導師的形象,祂用個別對話的方式改變一個人的視野。讓人看到屬神的層面而心嚮往之。其中篇幅最大的是與尼苛德摩、撒瑪黎雅婦女及瑪爾大的對話。我認為這三篇辯論有助於引人抽離出巨獸的魔爪。

(一)成就:耶穌的第一場生命對話是與尼苛德摩講論新生(參若三)。尼苛德摩夜訪耶穌的舉動透露出的訊息是既愛惜羽毛又渴望求知。這個猶太人的首領有一定的地位,對法律與傳統也有相當的鑽研與自律,對於宗教的知識他有一定的自信心。但當他聽了耶穌的演講之後發現了真理的新面貌,主動求問又礙於情面。為他而言地位高於一切,求問耶穌也能是累積成就的一種方式。耶穌為他指出了一個擺脫成就枷鎖的途徑,就是在聖神內重生。這個新途徑是一個內在旅程,它不再是向外追求而是向內釋放。聖保祿說:「我們不知道我們如何祈求才對,而聖神卻親自以無可言喻的嘆息代我們轉求。」(羅八26)要認出這條路的方法就是承認自己的無知,如此聖神才能開啟祂的重生工程。當一個人受困於成就巨獸,會潛意識的呈現出哀傷、嫉妒或焦慮。向聖神開放所產生的望德,能治癒這種潛在的不安。

(二)意義:耶穌的第二場生命對話是與撒瑪黎雅婦女講論活水(參若四)。與尼苛德摩相反的,撒瑪黎雅婦人是在正午去水井汲水。頂著烈日去汲水正是為了避開三姑六婆的閒言閒語,婦人知道自己的身世是八卦的好題材。當耶穌向她要水喝時她也很警覺的畫出警戒線。為一個追求生命意義的人也是如此,隨時在判斷分析事物的價值與定位。耶穌以活水為題抓住了她的注意力,讓她對生命意義的渴望得以飽足。接著耶穌指出她缺乏愛,只有愛的滿足能讓生命有意義。當婦人承認自己對愛的追求的失敗之後,耶穌指出真正能讓人得到恆久愛情的方法是以心神以真理朝拜父。天主是愛,祂也以愛創造了人。聖奧斯定說過:「天主!?造了我是為了?!得不到?我心不寧。」生命的本源就是愛,當人臣服於自己是受造物天主是造物主,漂泊的船就找到了港灣。當一個人受困於意義巨獸時,會潛意識的呈現出害怕、迷惑或恐懼的情緒。向天父朝拜所激發出的愛德,能驅趕這種潛在的不安。

(三)掌控:耶穌的第三場生命對話是與瑪爾大講論復活(參若十一)。瑪爾大是有掌控性格的人,祂邀請耶穌來家作客,卻只想要大展廚藝而意欲將瑪利亞由耶穌身邊搶走,讓耶穌在客廳坐冷板凳也在所不惜。這類人只相信具象的、掌握的住的事物,多默就是個典型的例子。為瑪爾大而言她相信的復活也只是個純理性的概念,是未來式而不是進行式。於是耶穌指出了她的無信,對於經驗法則以外的事物的絕望。教宗本篤十六世說過:「信仰向我們的理智發言….理智是為了真理而創造的」。(天主與世界)在面對超越理智的事物時,理智是必須服從信仰的。面對好掌控者,耶穌把自己介紹給他。一個聽命至死的受苦的僕人,才能在復活時成為萬物的掌權者。當一個人受困於掌控巨獸時,會潛意識的呈現出憤怒、不滿或失落感。從十字架上的耶穌來體會復活,能化解這份潛在的不安。

耶穌的確是生命的導師,惟獨祂有永生的話,我們還投奔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