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與放

江奇星

人生有兩大必修課,就是「抓」與「放」-抓住該抓住的,放下該放下的。「抓」與「放」說來簡單,但是現實生活中,許多人(包括你我)都可能曾經陷入這迷惘和無明之中。

人生的苦惱根源,也許就是看不透「何時該抓,何時該放」。錯過了機會,就是沒有抓住時機;該放棄時卻執著不放,就是看不透該放棄的。

同樣的,人生另一苦惱根源,就是瞧不清「何者該抓,何者該放」。不愛該愛的人,卻愛上不該愛的人,就是不清楚「何者該抓,何者該放」。

時空和際遇的轉換中,有時原本該抓的卻變成該放的。好比「珍惜」與「執著」,二者皆有「抓」的涵意,但是所謂的珍惜,是指抓住還在手中的,而執著卻是指企圖抓住己不在手中的。人的苦惱,也許就來自執著,不甘心放掉已不在手上的,或者是因為自己不珍惜,因此不甘心放手這沒有好好珍惜的。所以,能「抓」代表一種智慧和能力,但是能「放」,更需要了悟的心靈、豁達的情懷和無比的勇氣。

西諺說的:「如果你同時追捕兩隻兔子,最後一隻也抓不著。」是另一種的抓與放。這哲理告訴我們:人生該有明確的選擇,而且為了追求某一目標,就必須放棄某些東西。也就是聖經所說的:「沒有人能事奉兩個主人:他或是要恨這一個而愛那一個,或是依附這一個而輕忽那一個。你們不能事奉天主而又事奉錢財。」(瑪六24)兩個我們都想要,到後來,可能兩頭都不到岸。

一般而言,塵俗中人多只懂得抓,而且抓得貪心、抓得執著、抓得無明和癡妄。有所了悟的人或那些與世俗保持距離而又靜心默觀的人,才醒覺「放下」的重要。

不少所謂專務靈修的人,只領略到「抓」而忽略了「放」。所謂的抓,很多時候是知識性的抓,例如汲汲於研究聖經或參加各種靈修課程,這些固然重要,但並不構成靈修生活的基礎;除非我們懂得「放下自己」或「放空自己」,即聖經所說的「棄絕自己」,方能建立靈修的基礎。

做到「放下自己」或「放空自己」,才是靈修生活的精髓。這種放下包括了:放下偏見、放下私心、放下憂慮、放下恐懼、放下牽掛、放下怨恨、放下貪念、放下妄念、放下自我…。還要放下無謂的閒聊、無關重要的活動、沒必要的應酬。這些事不但耗掉時間、精力,更消磨靈性的活力,導致靈性生命昏愚遲鈍。

不懂得放下,不能建立靈修生活,因為靈修的起步,不是抓住多少,而是能放下多少。靈修人需要掏空心靈,沒有掏空,天主無法進來,而且愈能掏空,天主愈能深入你的生命中。

能放下,才是新生命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