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匣-

如鹿渴慕溪水As the Deer ◆吳新豪

梵二大公會議後,教會禮儀改革最顯著的地方就是用中文來宣讀聖經、祈禱和唱歌。而聖歌方面,由於很多舊的已經不合用,新的歌數量也很少,於是自由採用別的兄弟教會的聖歌,已變成一個普遍作法。在這些借用的聖歌當中,「如鹿切慕溪水(As the Deer)」應當是最受歡迎和常用的一首。最明顯的理由是,這首讚美短歌有著柔美動人的旋律,歌辭也充滿著對上主的情感:它寫成後到現在二十多年,在基督教版權執照(Christian Copyright Licensing Inc.)中,還常被列為前二十五名最暢銷的歌。

如鹿渴慕溪水As the Deer

如同鹿切切渴慕溪水
我靈亦渴慕追求你
唯有你是我心所愛
我渴望來敬拜你
As the deer panteth for the water
So my soul longeth after thee
You alone are my heart's desire
And I long to worship Thee
[重唱句] 你是我的盾牌力量
我身心靈唯降服於你
唯有你是我心所愛
我渴望來敬拜你
[Ref] You alone are my strength, my shield
To you alone may my spirit yield
You alone are my heart's desire
And I long to worship Thee
你是我朋友是兄弟
又是我的大君王
我愛你超過愛任何人
更超過世上萬物 [重]
You're my Friend and You are my brother
Even though You are a King
I love you more than any other
So much more than anything [R]
我要你勝過世上金銀
只有你能滿足我心
唯有你賜我真實喜樂
你是我眼中瞳仁[重]
I want you more than gold or silver
Only you can satisfy
You alone are the real joy giver
And the apple of my eye. [R]

只是,這首歌比較深刻感動人的地方,是它的作者,以及歌辭的出處 - 聖經。

瑪緹•乃斯特朗(Marty Nystrom)是位擁有大學音樂學位,有工作能力,及充滿熱忱的年輕人。1981年夏天,這位二十四歲的年青人,去達拉斯參加基督傳萬邦(Christ for All Nations Institution)主辦,為期六周的暑期進修班,以提升靈修生活;然而背後藏著的是另一件更在意的事,就是期待邂逅的女孩,能在這段時間裡深深交往認識,最好能決定共度此生。然而此時女孩已另有所屬,瑪緹當然大失所望。

陌生的環境更令他意亂迷茫,同時學院的嚴謹,讓他聯想起母校奧羅•勞伯特大學(Oral Roberts University)時的生活。瑪緹在大學時,曾熱心參與事奉,但心靈卻從未真正渴望過上主,事奉的動機只是為贏得人的贊許....。如果他手上拿的是來回票,應該立時就回家了。

那時有一位室友邀請他參加他們三周的禁食,以清淨心神,好能看清楚自已的遠景。瑪緹回憶說:「禁食一開始,我整個人就被擊碎了,上主開始把我釋放出來:對世上的欲望逐漸淡漠;我心靈與上主親近的渴望則與與日俱增。自我做基督徒以來,我第一次衷心地用聖詠第42:1向上主訴說:「天主,我的靈魂渴慕你,真好像牝鹿渴慕溪水。」禁食的最後幾天,瑪緹坐在宿舍的一台鋼琴旁,奏唱著不同的聖詩和讚美短歌。這首「如鹿切慕溪水」也就在他心頭湧現出來。那天他不斷地重覆唱這首詩歌。別人聽到了,問他說:「為什麼這首歌的前段用聖經舊譯本文字,而後段則用現代的文字?」他的答覆是:「身為寫作者,文句本來應該劃一,但當時我先想到的是聖經的句子,後來,就不自覺地用我自己的文句來回應上主了。」

這首歌直接地引用了聖詠第42篇的前三節:「天主,我的靈魂渴慕你,真好像牝鹿渴慕溪水。......我何時來,能把天主的儀容目睹?」人與天主最確切最深刻的關係就是尊奉、「敬拜」祂為主的時刻;聖詠第五節在說當人覺得天主顯得很遙遠、不可及時的痛苦:「我想起昔日朝覲天主的聖殿時,我的心不免感到憂傷哀悲。」(5)聖詠究竟是激勵人保時信心的,故此接著有:「……期望天主!……因為他是我的救援,是我的天主。」(12)「我對天主說:我的磐石……」(10)

作者在感動中,很不期然地寫出了一個相對應的關係:「你是我朋友是兄弟,又是我的大君王。」他心中一定想起耶穌在最後晚餐時說的話:「我稱你們為朋友,因為凡由我父聽來的一切,我都顯示給你們了。(若15:15)

另外作者也很隨意地用了不少感性的句子:「唯有你是我心所愛,我身心靈唯降服於你,唯有你是我心所愛,我愛你超過愛任何人,更超過世上萬物,我要你勝過世上金銀,只有你能滿足我心,唯有你賜我真實喜樂,你是我眼中瞳仁。」使人好像翻開了舊約〈雅歌〉一樣:這是人被上主的愛所震懾、感動,遂願意全心全靈的還愛於祂。

相信讀者都會高興知道,瑪緹並不是那種由於失意於人間戀愛,而寄情於宗教事工的人。他和太太珍(Jeanne)及兩個孩子住在華盛頓州的肯莫爾(Kenmore)。他寫過的聖歌不下八十首。他曾任教於基督傳萬邦的紐約分校,作過純全音樂(Integrity Music)詩歌推廣部的經理;他指導各地教會如何帶領敬拜讚美等活動,因為他認為這是傳播福音的利器。他足跡遍佈整個北美、西歐、中南非、澳紐及東南亞,也來過寶島台灣,那己是六年前的事了。